【脑洞火葬场】威胁(纷争x死侍、锁链x死侍三角) 上篇

【脑洞火葬场】威胁(纷争x死侍、锁链x死侍三角) 上篇

大师兄救命

【篇名】:威胁

【章节长度、性质】:长篇,三角,主肉或纯诱惑,容貌复原贱

【配对】:主CP纷争x死侍、副CP锁链x死侍

【出场人物】:纷争、死侍、锁链、埃丽(贱贱的女儿)

【时空背景】:漫画向,《死侍V4》后期,因疯帽子造成的事件让贱贱欠纷争人情(纷争借药给贱贱让他去治疗四个人),一直到此刊结尾、《卑鄙死侍》开头才知道要杀的第一个人是就阿内,本脑洞时间线在《卑鄙死侍》前期暗杀锁链的任务结束之后(没真的杀死,弄了将死的老年锁链心脏来替),杀另外三个人之前。脑洞分歧剧情是在此时纷争灵光一现想到了「更有趣」的方法折磨来阿内,于是把贱贱找来,让他执行新的任务(成功的话后面三条人命就算了,反正那只是应景凑上的虚数,漫画里纷争对这三条人命的判定非常宽松,其中还给贱贱二选一的机会,用其他人来替纷争也没发现,真是谜一样的人谜一样的计画…)。

【脑洞创生原因】:曾经跟群内大佬们想搞个可以存放文章的贱受论坛,这篇是当时诸多「吸引人加入论坛的积分文」脑洞之一,所以主肉主刺激。

【忍痛割舍的原因】:碰上净网事件让论坛胎死腹中,虽然一直想写这篇但肉的部份太多写起来伤脑伤肾伤肝,也因为把时间耗在填其他文坑,拖到要出坑前也没能开写,最后只能保肾弃坑,甚为可惜。

【故事大纲】:

 

 继上回纷争把捣乱的韦德丢出飞船后,灵机一动想到一招更有趣、更具可看性、更让他期待、而且更能折磨内森的办法,于是再度把韦德找来,说:「我知道你很喜欢锁链,用谁威胁都没办法让你对他痛下杀手。这样正好,我有新的选择给你,只要能完成,后面三条人命就算了,你也不用杀锁链…前提是你得表现得让我满意。」

 「真的…?哇哦…这真令人激动…」韦德表情死气沉沉,佯装高兴的语调略带讽刺:「嘿,你知道吗?我喜欢你说话的方式,那让我听上去好像还有选择。」

 纷争微笑:「真有意思,所以你觉得自己有选择吗?」

 「…没有。」韦德想起女儿埃丽跟普莱斯顿一家的安危,深深一叹:「好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于是纷争骄傲的说明他的新计划,他要韦德回头跟内森重修旧好,最好住在一起,并发展出超越友谊的互动,接着照三餐诱惑他,但又不准韦德对他产生真感情或跟他发生关系。

 「你认真的?」韦德奇怪问:「只要这么做就不用杀他了吗?」

 「只要你没失败,就暂时不用,我希望你明白『暂时』的意思。」纷争微笑:「如果不希望最后还是得由你亲自了结他,那就给这出剧多提供点娱乐,直到我满意为止。」

 「好的,电视台高层--不管你是什么职位--我会努力让这节目不被腰斩的!」韦德似乎来了兴趣,这可比原本的任务容易许多:「有更明确的规定吗?例如不准进行到哪一步?」

 「不准插入也不准用嘴,用手可以撩但不准帮他打出来。」纷争最后说:「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对他产生真感情,就算真有那意思,也不能让我知道。」

「哇喔,听起来最后一项比较难,因为你说的那些追根究柢只要内特对我的『身体』或『容貌』不感兴趣我就能过关了!我们只需维持过去那种暧昧的兄弟情就行了?嘿,那挺轻松的~」韦德完全恢复了精神:「所以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过去?你不用担心同居地点什么,我跟他有共用的安全屋*,我知道他哪里比较常去,那么就这样?以防你反悔我想我就先走一步…」

 「别走那么急。」纷争这时扬起深深的笑容:「我看起来像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于是容貌复原后的韦德站在纷争面前,用口型无声的骂一句脏话,神情颓丧。

 「是我药的效果超乎预期,还是你原本就长得这么好看?」纷争饶富兴味的打量韦德,不断赞美:「你简直就是按照我的审美长的,如果我喜欢这种类型,锁链的基因里肯定也有着某种类似的喜好。」

 「好吧,你说我多久需要回来喝一次药来着?」韦德借故打断纷争:「以防读者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请说得详细一点。」

 纷争并不在意韦德开的读者玩笑,但仍是解释:「这个药能放慢你的自愈因子,让你维持你这俊美、耐看、英俊、吸睛、完美、动人、惑人、迷人…(略)的外貌,同时足够抑制你体内的癌症,但你得固定回来找我喝维持的药剂,最久一个月,喝完重新计算。」

 「真是了不起的未来科技,所以…等等…」韦德奇问:「没有一次性的治疗?一个月回来一次内森起疑怎么办?我该用什么理由?生理期请假?」

 「以我手边的科技,确实动个大手术能一次解决所有问题,让你永远复原。」纷争说着笑意更深:「但我偏不想这么做,不管你用什么理由诓骗他,最久一个月回来一次,就这么定。」

 「…好吧,挺公平的。」韦德摊手:「那我现在该走了吗?或要去Q部门领神奇小道具?」

 「原订计画是这样没错。」纷争打量着韦德的眼神逐渐染上欲望:「但出于某些私人原因,我想改变一下计画进程。」

 

 简段截说,韦德被纷争留下来侍寝,一连待了好几天。

 「这可比杀内森容易多了。」韦德自我安慰的想:「而且不可否认他技巧还不错,算不幸中的大幸?」

 但最后几天纷争忽然灵感爆发,想玩些角色扮演游戏,韦德:「这个不难,我那还有不少Cos服装。」

 纷争却说:「不,我想要试特殊剧情。」于是花了一个下午写剧本,交给韦德说:「就照这个剧情,我演大学教授,你演棒球校队队长。」

 韦德挑眉接过,翻开第一页的人物介绍,并读出文字:「专攻遗传学的生物科学教授,正在写一篇论文,研究项目叫基因决定智商高低的…」

 纷争补充:「是《基因是否为决定智商高低的主因?》,疑问语气,后面有个问号。」

 「…好吧,那我的角色呢?」韦德继续念下去:「棒球校队队长,学校明星,这门课如果没过就无法取得毕业证书,甚至会因此错过正式在球队工作的机会…抱歉,有其他的剧本呢可以选吗?不是写得不好,只是我有点好奇。」

 「目前只完成这部,但我列了一张待写清单…」纷争说着把桌上写满字的横格小纸条递给韦德。

 韦德接过,只见上面写着类似这样的文字:

★被抓到犯法证据的成功人士私下找法官求情

☆偷窃被卖场保全抓到

☆关系人欠钱被卖去用身体还债

☆成瘾者与药头

★军中的长官与士兵

☆董事长对产销经理

★教宗与修道士

★中世纪的国王与骑士

★失手被擒的敌国特务

☆工头对临时工读生……」


 韦德奇问:「满星跟空星分别代表什么意思?」

 纷争解释:「满星代表服装道具成本高,空星代表服装道具成本低。」

 「…你莫名有这方面的天份,我想…」韦德思考后提出意见:「有没有权力控制关系落差别这么明显的剧情?如果你想节省成本的话我那还有公主装,就当庆祝变种人电影版权回迪士尼?或者性感的海滩救护队?只要有救生衣跟慢动作镜头就足以…」

 「嗯,我想想…」纷争绞尽脑汁的努力思索,最后放弃:「没办法,我没有平等关系那类的灵感,还是原本的剧情让我兴奋。」

 韦德无奈叹气:「好吧,性癖这东西勉强不来,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应该要有个『安全词』,那种一喊就让我们回到权力比较对等,或是支配地位没那么悬殊的关系,避免真的玩太过。例如『红色』?『独角兽』?『墨西哥卷饼』?或直接就喊『安全词』?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不直接这么做,直接喊『安全词』不是比较干脆吗?」

 纷争略一思索后决定:「就叫『老公』吧!」

 「……」于是韦德一次也没用过安全词,不管发生多激烈的状况都仗着缓慢的自愈因子撑到底。

 

 直到纷争玩得尽兴了,才将准备好的监控器材跟防读心装置给韦德(避免韦德因脑伤造成的心灵防御机制失效而被内森读心,自容貌复原以来韦德思绪确实比过去清楚),对他说:「那么一个月之后再见,到时候新的剧本应该完成了。」韦德无奈应诺后快步离开。

 韦德回去整理自己一些随身行李跟纷争亲自挑选的服饰,便带着安装在凯蒂猫周边商品中的摄影机到内森最常出现的安全屋里,将摄影机布置在每个角落,自己则生活于此,就像已经躲在这很长时间。

 不久后内森果然回到安全屋(调查到纷争停在这个时空,预防性的回来观察状况),发现韦德颓丧的坐在客厅时警戒心大起,但见到韦德容貌复原后惊讶问:「你发生什么事了?」

 韦德解释自己因追杀他的任务失败,被纷争注自愈因子抑制剂,在被杀前侥幸逃脱躲在这里,并向内森道歉,自己真的不愿意执行追杀他的任务,如果有其他选项他一定选择其他。

 内森虽然没有马上原谅韦德,但也没赶韦德走,同意让他暂时躲在这,只要别给自己添乱。

 往后的日子韦德依照纷争的任务条件,努力让内森原谅自己并产生感情,过了莫约两三个月(这期间纷争在离他们有段距离的地方租了间高级公寓,韦德找到可暂离的空闲就去找纷争,并固定被推倒玩些新剧本后才喝药赶回来),前期内森还很顾忌韦德,之前弥赛亚事件他曾穿越未来看到韦德受雇纷争,那时韦德虽然在最后反过来帮自己,但毕竟还是有被精神控制的前科,不能掉以轻心。内森防着韦德的同时发现对方精神状态一切正常,也没有被精神连结的迹象,这才慢慢对韦德卸下心房。

后期内森终于重新接纳、原谅韦德,并因为流淌在他们之中,生活中难以避免的暧昧与情愫,恢复过去搭档刊时期那样亲近的关系。

 韦德有好几次想联合内森对付纷争,但碍于房里有摄影机,出门则有纷争给的防读心装置窃听(这是他某次故意测试发现的,一有什么不对纷争会传简讯来提醒他),而内森时常需要忙其他事务,也没那么多机会陪他出去。

 随着时间经过,内森发觉纷争没什么举动或邪恶计画的迹象,打算近期就跳跃离开,于是对韦德说:「我再待几个礼拜就走,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

 韦德努力的想留下内森无果,纷争通过手机告诉韦德:「他说自己时用的词汇是『待』(stay),不是『住』(live)*,如果他跳跃走了就要做好他不会回来的心理准备,这样任务就算失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韦德:「……」

 在纷争的指示下韦德潜入并成功破坏内森的时空跳跃仪器,韦德吐槽:「我们配合的真完美,我愿意付钱让你当我的骇客伙伴*…」,内森醒后虽然第一时间怀疑是韦德破坏他的时空跳跃器,但弄坏的地方实在太过专业,反而意外毁坏的机率比较大,只好无奈的留下来修理仪器。

 往后的生活韦德更卖力的以「温情攻势」留住内森,而内森也颇吃这套,两人确立恋爱关系,房间都搬到一起。

 忙了几个月「重头戏」才终于要开始,韦德在纷争的指示下开始刻意诱惑内森,例如故意开着房间门在房里套着明显比自己身形大很多的内森的衬衫,喊着内森的名字拿东西开发后面,但真的把人引来后却又以没有自愈因子为由拒绝,此后发生多次类似的诱惑事件,把内森撩得很难过后强制煞车,几次擦枪走火真要发生些什么,韦德都会半撒娇半糊弄的硬是没让事情发生,即使他有时自己也有反应(可能被纷争激发了潜能),但也只能强制压下,回纷争那才得以泄火。

这期间有个韦德去纷争那的片段,大概是纷争说韦德很吸引他,虽然他自己不是禁欲的人,但像韦德这么令他欲罢不能的人还是第一个,可惜内森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种感觉(坏笑)

 

 内森虽然感觉可惜但仍尊重韦德,某晚韦德睡觉时说了奇怪的梦话:「唔…长官,别这样…这么做有违军纪…」梦中神情有些痛苦。

 「也许他过去留下过这方面的心灵创伤,我该为了他忍忍。」内森却忍不住想:「但他梦到的场景…之前我可不知道自己喜欢这些题材,被激发的灵感似乎能一个月出一篇小电影剧本…」他哪里知道韦德那晚的「心灵创伤」就是纷争的大作。

 但这样一直撩起再压下也憋得内森做了跟韦德在一起的春梦,半夜醒来发现韦德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抱住自己,而且正往自己身上蹭。

 内森一时意乱情迷,转过身面对韦德,缓慢给韦德脱去身上的睡袍,轻吻韦德的肩膀。

 此时韦德的手机忽然响起,内森很快翻身装睡,韦德则睡眼惺忪的醒来,小声骂了一句脏话,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纷争,转头瞥了眼似乎没被吵醒的内森,悄悄到外头接电话。

 韦德跑到客厅,回拨问:「有什么事?半夜紧急打电话来?」

 另一端传来纷争憋不住笑的语气:「没什么,只是提醒你睡前要记得上厕所。」

 韦德一脸无语,但早已习惯了纷争的不按牌理出牌,打哈欠说:「好吧,听你的,还有其他吩咐吗?」

 纷争笑说:「暂时没事了,祝有个好梦~」

 韦德依言上完厕所后回床继续睡,躺回去前先确定内森没醒,随后朝内森的嘴偷亲一下,回自己的位置睡好。

 内森:「……」

 

 可能是内森这回待得太久,时间足够让多米诺发现并打电话关心,还约内森一起出去执行X战警相关的任务,可能有需要内森帮忙的地方。

 内森正因介意韦德的想法而犹豫中,在旁边听到整通电话的韦德上前来抢过手机,代内森答应:「嘿,多米诺!是我!放心内特一定会去,我会说服他的!嗯?喔不我只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巧遇他所以顺便出来吃饭~你说我吗?不不不,我还有事,我的雇佣任务才进行到一半呢,让他陪你去吧…」讨论完后按掉手机。

 「……」等到韦德将手机还给自己,内森终于问:「你不介意吗?我要去见多米诺这件事,因为任务的关系我可能还得在那待上几天…」

 「不会,没关系!就算你们真有什么也没关系!」韦德回答得很干脆:「我很抱歉我没办法『陪你』这件事,其实你如果真想做些什么,我还可以给你介绍皮条客,说不定会因此获得意外的幸福生活?我的女儿就是这么来的…」说着忍不住温馨轻笑:「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小公主,为了她,要我做什么样的牺牲都没有关系…」

 见韦德似乎对这方面的事情满不在乎,内森在心底轻声叹气,说:「放心,我只是去帮忙任务,不会真做到这步,你也别想太多…」

 「放心,我不会~」韦德抱着内森,踮脚朝他两边脸颊轻吻:「一切小心,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

 确定送走内森后,韦德收到纷争的简讯,大抵是说虽然目前才三个多礼拜,但机会难得,能在他那住上几天。

 韦德深叹口气,依言到纷争那去。

 

 纷争一见韦德就将他一把揽过,不怀好意的笑问:「你还真为他着想,心疼他禁欲太久?」

 「的确是,同样是男人,我知道憋太久的感觉不好受。」韦德摊手:「所以这样违反规则了?」

 「不动感情不能有性行为,你的确做到了…」纷争微笑:「但这样就不好玩了,我希望你能为了取信于他,假意吃点醋,让他不会背着你到外面找其他发泄管道,最好自渎也不允许。」

 「你也太坏心了,这样会把他逼疯的!」韦德一脸无奈:「而且我已经跟他说无所谓了,要怎么回头跟他说我在吃醋?」

 「这不难,你现在不是在我这吗?」纷争解释:「你就待到他任务完回去,等到他主动打电话或传讯息给你,你就回些类似『我没有我原本想象中的大度』、『我还是希望我们只属于彼此』这种话,然后说你独自出来散心,过几天就回去。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会接受的。」

 韦德听着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么肉麻的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纷争指向桌上电脑前一大叠录入到一半的稿纸:「写剧本的时候想到的,因为电压问题平时我只能用这时代的电脑,研究两个礼拜才装好文书软件。」

 「两个礼拜?」韦德愕然:「就算不熟悉我们这时代的科技也研究太久了,你是太有耐心还是太闲?」

 纷争无所谓的笑:「我能忙什么?跳跃时间线拯救世界?」

 「……」韦德扶额:「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了,一点未来人的样子都没有…手机借我,我先给你换个能无线上网的门号…」

 于是韦德从网路到电脑基础软件到电视与电视机上盒都接好了,并开始教纷争一些现代娱乐,眼见纷争探索得非常开心,韦德提醒:「嘿,我知道这些很好玩,我也是电视剧电影游戏漫画的重度成瘾患者,但我还是提醒你别太沉迷好吗?注意身心健康才能活着追到老番完结!」

 纷争嗤之以鼻,自信满满的说:「在未来,我们称这个年代叫『瘾世代』,你们的堕落造成未来许多麻烦,因此在未来我们有个共识,就是训练自己绝对不会被这个时代低劣颓丧的娱乐所迷惑…」

 

 一周后…

 

 「这个太棒了!」这期间纷争大概办了几十个网站的付费会员下载各种资源,买了三台电竞电脑九个萤幕同时运作,有的挂机有的用念力多开玩游戏,待看连续剧与动漫清单缓存几百部,门口还堆有许多动漫周边跟手办,有的拆箱有的未拆箱。韦德此时正在门口替他签收包裹,打开来一看是两把《心灵判官》的正版周边「主宰者DOMINATOR」,不但会说一百种语言,还会随目标状态帅气变形,单价日币8万6千多,即使放在充满黑科技的漫威宇宙也算是相当高级的玩具,韦德却随意放在一旁,喊说:「嘿,纷争宝贝,你的主宰者到了!」

 「先帮我收好,谢了!」纷争房间传来电竞游戏的轰击与「三杀」音效,显然处于战斗中,暂时抽不开身。

「看来未来人对上瘾的定义比较宽松?」韦德无所谓的耸肩,径自回客厅看连续剧。

 半晌后纷争欢呼一声,跟队友道别并结束游戏后兴奋的走到门口拆完剩下的包裹,将《舰娘》与《碧蓝航线》的周边明确区分摆好,拿出刚送来的两台主宰者走到韦德身边的位置坐下,将其中一支递给韦德:「送你,庆祝我赢积分场的礼物~」

 「唔…谢谢…」韦德接过:「你怎么知道今天一定会赢?」

 纷争自傲说:「最高级的电竞设备、最快的网速,以及我本人最聪明的大脑、最强大的变种能力,从我有意识以来我就知道我会赢~」

 「好吧,无法反驳…」韦德想了想忽然问:「所以…你不写剧本了?」

 纷争开三台手机同时肝手游,放在纹有魔法阵纹饰的免线充电器上说:「当然写!但在看了那么多作品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好好吸收、消化、沈淀、酝酿,才能创作出真正的旷世巨作,为了达到这项目的,多方欣赏好作品是必要的,而且…」

 「而且?」

 「我最近忽然对人妻题材起了兴趣,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跟锁链生活的时候…」

 「等等,不,这个不行!」韦德打断:「不能是已婚剧情,这会和我们的安全词搞混!」

 「…说得对,这个以后再讨论吧,话说锁链回去了?」听韦德明显是拒绝的理由,纷争只好换个话题,随手打开电视,调频成摄影机画面,但注意力仍放在三台手机上。

 「他两天前就回去了,而且的确有传讯息问我去哪,我也照你说的回复。」韦德接着说:「所以我想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避免任务失败…话说你把药放哪了?我自己喝一喝回去吧。为了怕你忘记,我得提醒你我已经快一个月没喝药了…」

 「你要回去了?不留下来叫外卖吃晚餐?」纷争听韦德说要回去瞬间清醒,忙放下手机说:「等等,这时候可能也不适合回去?我忽然有这种预感,也许应该先等一下…」说着跳转监视画面,想找些留下韦德的理由。

 韦德挑眉:「预感?能发生什么事不能回去的…」话未说完,看着画面一楞。

 只见画面中内森在房间里拿着韦德的面罩自渎,还一边轻喊着韦德的名字,似乎很沈溺的样子。

韦德:「……」

 纷争:「……」

 「我想我们真的把他憋坏了,某种程度来说,我算是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韦德抹汗说:「虽然对他很抱歉,但我以后绝对不会戴那个面罩…」

 「真让同基因的人羞愧…」纷争有些尴尬,这一周的时间里他从动漫跟连续剧中学到不少这个世代的价值观:「坦白说我已经忘了我刚开始为什么会想看他憋坏,但这算任务损失,面罩我出资给你多订做几个。」

 「不用特别订做,我等等打电话从惩罚者那里调*,他总不可能拿我的面罩做一样的事…?」

 

 两人吃完晚餐,也给韦德喝了药,在送对方回去后,纷争回头看塞满房子的各色周边,瞬间觉得毫无意义,一点都没有韦德在身边时有趣。

 「也许我该听他的建议,出去认识一些人?」纷争心下暗忖:「我过去从来没有注意到,原来身边没人能分享,荣耀或骄傲会变得这么无聊…」

 

 内森用面罩自渎的画面在韦德脑中挥之不去,面对向自己道歉的内森时也因此恍神。等韦德缓过来,已经是两周以后。韦德因此委婉要求不希望内森自渎,至少别给他知道,内森答应了。

 韦德仍依照纷争先前的指示继续诱惑内森,而要求内森禁欲后,内森果然越憋越难过,开始出现一些反常行为,有时在「气氛上」会让韦德感到危险,但对此纷争都没有表示,韦德甚至怀疑纷争是否像之前那样整日盯着摄影机看,还是沉迷于更刺激的电视电玩去了?

其实纷争这段时间多半出门见网友或参加网路聚会,他在网路游戏里认识了一个挺风趣帅气的双性恋,因为说话和神态颇有韦德的影子所以对他挺感兴趣,平时只能看着内森跟韦德在一起亲昵相处秀恩爱,像什么睡前的晚安吻、日常调情、韦德细心给内森刮胡子、鸳鸯浴什么,看着他心里发闷,还不如出去玩好点,抱着这样的心态和对方约出去玩几次,多半有游戏里同帮会的朋友在场,很少独自出去,不过两人挺聊得来。

 在某次又差点擦枪走火,且韦德觉得自己险些被强的状况后,认为真的应该给内森发泄多余体力,于是趁内森去浴室里冲澡冷静时主动脱衣走进去,用身体给他抹肥皂,并引导内森用「素股」*的方式完成发泄。

 一直到半夜纷争才传简讯给韦德:「我看回放的时候看到了,技术上来说这算违规,下回别这样。」韦德看到后无奈一叹,翻身抱住内森,默默心疼对方,在心底向内森道歉。

 

 自那日浴室事件之后,韦德发现纷争大多时间都没在看摄影机,也就不怎么主动诱惑内森或产生肢体接触(总比把内森憋坏好),多在内森的仪器修复工作上帮他的忙,试图让内森转移注意力。但内森却误以为韦德在疏远两人的感情,或对自己的兴趣淡了,反而有些难以接受,很想找机会挽回。韦德对此总是笑着说没事别想太多,接着在内森脸颊亲两下。

 这种禁欲生活痛苦的不是只有内森,韦德也必须强忍这种生活中意乱情迷的擦枪走火,况且上回去纷争那纷争只顾玩游戏跟看电视,加总起来自己已经近两个月没有性生活,这对过去曾被纷争「开发」过一段时间的韦德来说有些煎熬,但他比内森更幸运的是没被下自渎禁令,于是找些小道具就在房间自行解决。

 不幸的是正在沈溺中的韦德没注意到内森的靠近,内森对此有些不满,认为自己在韦德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道具,于是在韦德百口莫辩、不知如何解释、身体也有些欲拒还迎、被内森用念力定住无法反抗的状况下,遭对方强暴,一路被压着做到了深夜。

 过程中韦德因挣扎无果,情急之下把最后的力气用在打翻房间的摄影机(藏在凯蒂猫周边里),但还没毁掉影像跟声音接收就被内森拖回去,所以纷争肯定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事后内森发现韦德打翻的东西里藏有摄影机,并发现这间房子里似乎有相当多摄影机,全都藏在韦德的周边里,但因不知道韦德的目的,只是将其关闭,并未破坏。但见韦德似乎对摄影机开关关闭毫无反应,也不知情,暗想可能是韦德进行雇佣任务的道具之一,只是预设开关打开,平时没有运作需要,仅只是摆在那里。

 自那日事件后韦德心里满是对任务失败的恐惧,完全拒接纷争电话与拒收纷争传来的讯息,不断想是不是该直接向内森摊牌,接着两人准备抵御随时可能进攻此处的纷争,这期间也不时致电确定普莱斯顿一家与女儿埃丽的安全,还跑回自己的公寓把武器搬一半来藏在屋子各个角落,神经兮兮的样子弄得内森万分抱歉,向韦德保证那天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段期间还会自动保持距离,韦德却说:「嘿,那天的事不怪你,我只能说是一连串的偶然和必然,老实说我早猜到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我这么做只是因为…呃…有些缺乏安全感…?唔,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好的事我还需要你跟我并肩作战,毕竟我现在没有即时复原的自愈因子了,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必须仰赖你的战力解决问题…」就这么警惕的戒备了三天,直到三天后纷争真的趁他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从窗户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