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勉强在一起(罚贱+CDP三角抢人剧情系列《上篇》)

【脑洞火葬场】勉强在一起(罚贱+CDP三角抢人剧情系列《上篇》)

大师兄救命


  这是两篇始末并在一起的故事,背景跟故事有些微关连,故分为上下篇。


《上篇》


【篇名】:勉强在一起

【章节长度、性质】:中篇以下主剧情,酸爽向(?)

【配对】:主CP为锁链x死侍(视角而言)、副CP为惩罚者x死侍

【出场人物】:多米诺、锁链、死侍、惩罚者、金钢狼(作用类似「随机共同友人」,狼叔算是上述所有人的老熟人了,故借用),雷霆特攻队部分旧成员。

【时空背景】:漫画向,无特定时空,在《雷霆特攻队V2》队伍解散之后,所以文中才会有「召回」事件。

【脑洞创生原因】:看一部鲜血四溢血浆乱撒的小镇矿道血腥杀人B级片忽然脑洞想到的,但跟本文剧情没有任何关联。

【忍痛割舍的原因】:这篇本来就只是脑着自己开心而已、没时间写。

【故事大纲】:

 

 多米诺意外身亡,理论上在极端概率之下也难以发生,但它确实发生了,这回连内森也无力挽回。

 内森与多米诺非常相爱,但又因许多原因无法相守,虽然如此他仍在许多安全屋和武器库里都贴有多米诺的照片,这件事常跟他借安全屋蹭的韦德最知道了。

「你还好吗?伙计?」赶到第一现场后韦德关心问,他也为多米诺感到不舍,毕竟他和多米诺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但他知道内森已经尽力,所以不多问什么。

「嗯…」内森当下虽勉强点头应声,之后的日子却日益寡言颓丧,不仅对自己不足以拯救爱人的能力感到失望,同时也对自己是否有能力拯救世人而感到怀疑。身心俱疲的他无力再跳跃任何时空,只是停留在现世,随意选了个地处隐蔽的安全屋住下,变得深居简出、寡言少语,时常呆坐着怔怔出神,也不愿和亲友多有联系。

一直挂记着内森的韦德直接找个理由搬来和内森同住,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或找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尝试转移内森的注意力,虽然更多时候只是平白消耗时间,但时间总会冲淡一切,他想这对内森或许也有帮助,难得内森哪里都不去,作为老搭档的他也跟着哪里都不去。

罗根见这段时间韦德陪着内森跟进跟出,甚至连居所都搬到一起,有些看不过的说:「多米诺才刚去世,你们就这么高调,这说不太过去吧…」

「嘿,你说什么呢?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韦德抢着解释,说自己是遭遇某些生活上的困难才不得不请内森暂时收留,并反问:「江湖落难难道还让人选时辰(?)还是你希望我继续搞臭你的帐户*?」

「行了好了我不该误会的,你们爱干嘛干嘛吧…」罗根撇过头挥手,但又马上回头认真问:「你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像家人一样的哥们!对吧内特?」韦德回过头给内森一个「放心哥们,你的形象我维护!」的表情。

 「……」内森点头证实韦德所说。

 

 此后无论他们关系发展得如何亲密,韦德始终对外这么解释,而内森也总是点头证实,自从多米诺去世后,他对所谓的承诺与恋爱关系显得毫不重视,就连接受韦德的交往提议,也仅只是因为韦德在身边待得久了,是否确立关系似乎都无所谓(但答应下来韦德看起来比较开心)。

 凑合着一起约会过生日、凑合着一起同居,一起互相扶持、凑合着一起计画旅游、勉强的过着某种内森忘记内容的纪念日、勉强触碰那手感不好的肌肤,在双方似乎都有些尴尬的情况下,勉强给彼此解决生理问题。

日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了,过着也就这么习惯了。内森习惯韦德为他安排的一切,习惯韦德努力的找新话题与苦思的惊喜,习惯自己仅只是有所回应后对方的狂喜,习惯了自己在怀念逝去的爱人时对方的温情陪伴,习惯了对方习惯自己的不温不火,习惯了对方习惯自己的沉默出神,习惯了彼此间对感情疏远的默认,习惯了逐渐分开的房间,习惯了无人陪伴入眠,习惯了仅只剩表面薄弱的交往关系,而生活中不再有任何一丝关乎爱情的甜蜜,逐渐只剩亲人相处似的温馨。

 

 「…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想出这种蠢方法帮助你走出伤痛,内特,喜欢或爱的对象终究不可能彻底转移的吧?我是说,你对我来说很特别,你值得我特别的对待你!但这种关系真的太奇怪了,我们似乎没有一方乐在其中,对整件事情也都没有帮助…」韦德边吃晚餐边跟自己闲聊,就跟同住以来所有的晚餐时间没什么不同,内森出神看着眼前丰盛的餐点,也许今天是什么纪念日?也或许不是?

 「即使不当什么地下情人,我们仍然可以是家人,我很在乎你,内特!你一定能走出来的,我会在旁陪伴你、帮助你!」韦德热情的握住内森的手,内森才终于被拉回心神,对上韦德透着鼓励的笑容,虽然不确定他刚刚说了什么,但仍是无所谓的回答:「就依你吧。」

 「太好了,谢谢你,内特!」韦德解脱似的笑了,拿起桌上乘着好菜的餐盘递到内森面前:「你放心,未来我不会对你有任何不同,我们的关系还是像以往那样!试点这个吧,这个很好吃!」

第二天韦德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丝毫改变,事实上周围的一切都完全没有改变的迹象,依然是依照习惯的样貌凑合着过,所以他想,也许韦德说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久后韦德答应了红浩克的雷霆特攻队重召,他不断激动重述,这可是个让数个极有本事的队友帮他出任务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听韦德说那个队伍里头有他曾经一个暧昧对象,本来在多次出任务与数次纽约暗巷巧遇下在感情上算是擦出点火花,但不用说,结果肯定无疾而终,否则韦德现在也不会跟自己在一起,因此内森并不如何在意。

自那之后韦德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虽然是做别人的任务,但心情似乎很愉悦。刚开始韦德还会想办法提早完成任务回家,但从某次忽然通知内森自己得在外过夜处理任务后,韦德因任务而不回家的状况越来越频繁,甚至有几次背回不属于自己的双刀*。虽然从每次都很惨烈的战损上来看并不是在说谎,韦德对待内森依然像家人一样关心,但内森心里总觉得有些异样,尤其在看到弗兰克亲自驱车接送韦德时两人互动的神态,胸口莫名发堵。

 

许久后终于换韦德抽到属于他自己的任务(内容对内森暂时保密),虽然可以每天回家,但内森明显感觉到韦德的疲惫跟丧气,甚至有些记忆力衰退的迹象,韦德每次回家似乎都对家中事物陌生不已,常常忘记东西放哪,需要多花很多时间努力回想、费力寻找,内森有些担心是不是脑伤复发,但韦德总是说没事,让他放心。

 某天内森在家里待得闷,又不想独自跟现世其他人有什么交流,索性久违的跳跃时空,到其他近似的时间线散散心。

 这个时间线的多米诺仍然因同样的事件死亡,虽然离脱离危险仅有一步之遥,但多米诺仍是遇难身亡,内森看着心中难受,但又不忍离开,停留在周围徘徊,替她发些救难讯号让这个时空的亲友能及早发现她的尸首。

 过没几分钟内森听到脚步声,默默退往一旁藏好,却听到了熟悉的声线:「找到了,在这里!虽然没来得及但能看得出她『差一点』就能逃脱了…」

 内森认出韦德的声音,身旁似乎有同伴,于是凝神细听,判断他们来这的目的。

 「如果这样逃…再抓到这个竿子…到这后再使用这种神盾局特制秘密喷雾就能够撑到这里…」韦德边念边记录,语气欣喜:「太好了,感觉就快能找到方法了!老天啊好像找了好几年才达到这样的进度,也真是辛苦你陪我一起…」

 「把穿越时间线过的日子加总起来,确实这样辛苦好几年了。」韦德身边的弗兰克语气透着不满:「我们也因为这样在一起好多年,比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但你却还跟他同住在屋簷下…」

 「嘿,我以为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了!」韦德忙说:「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应该说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我跟他说过只当家人,他也接受了!更何况我对你的感情还有跟你做过的事完全没有比对他少!尤其你很在意的那件事,我跟他交往的时候那根本算不上真有什么,而我们自从你抽签出的『指定和死侍单独完成的秘密任务三天』那次起我们什么也没少做,你回报任务的时候还说我表现得很完美,任意撤回售后评价可是会降低用户信用的(?)!」

 「但除了这件事以外…」弗兰克叹气说些在意韦德跟内森那种同居生活、家庭温暖的感觉,韦德听完忍不住笑:「哈哈你吃醋的表情还是一脸硬汉(?),完成这项任务之后我就是你的了,以后你什么事不能让我做?打扫做饭洗衣穿女仆装我都可以喔♥!最近的线索都很有用,我相信再过不久这事情就能完美解决了…」说着勾着弗兰克的手缓步离开。

 

 「……」内森楞神许久,最后想:「也许是平行时空的他们?」虽说这样猜想最合理,但心里仍感觉不舒服,想起他们的对话,胸口蓦地空洞,浑身发冷。

 内森回去后不安的等待韦德回家,韦德一进家门内森马上迎上前去,将人搂进怀中,不顾怀中人的推搡直接捧脸拥吻,并开始给对方解衣。

 「内特,等等!你在做什么?」韦德忙推开内森,说:「我们不该做这种事!这跟其中一方天主教信仰无关…也跟基督信仰无关*…只是以我们的关系单纯的不适合!」

 「为什么不?」内森胸中空洞感几乎要将他吞噬,浑身冷得微微打颤:「我们不是在交往吗?之前也不是没走到这步,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结束了这段关系…」

 韦德注意到内森的异样,关心问:「内特,你还好吗?是什么时间癌让你错乱了?我们之前说好只维持像家人的关系,你也同意了…」

 「我们约定过这件事?」内森完全摸不清头绪:「什么时候?」

 韦德捂着头想:「大概是两三年前,唔,不是,可能是去年…抱歉,我的记忆有点错乱了…但我确定我们谈过这件事,还是在我回队伍以前!」

 「…我不可能会答应这种事,肯定是你记错了。」内森说着又上前亲吻,半强迫的占有韦德,这次状况可比过去他们尝试性的过程更激烈,过程中内森不时要韦德别离开他,留在他身边这样过下去就好。韦德则是把内森这种带着剧烈情绪的不安反应当成是对逝去的多米诺的怀念,他也只能无奈安慰内森:「别担心,内特,一切就快结束了,真的…」

 

 此后韦德一回家,就免不了被内森强行索要,有时甚至直接在客厅沙发就被推倒。

而疲惫的韦德都会先下意识抗拒,然后在看见内森不安悲伤的眼神时,决定放弃挣扎,出言安慰内森,并且无奈乏力的让内森对自己为所欲为。这样的反应让内森有种错觉,觉得韦德在重新接受自己,他还能挽回过去那些他严重疏忽、不甚重视,但现在却又至关重要的关系。

 

 后来韦德一样得早出晚归偶尔过上几夜,但韦德的任务似乎已完成,他现在是去完成别人的任务,而总是令内森讨厌的弗兰克亲自驱车接送,于是某天他故意「拖住」韦德,让弗兰克在门外干等。

 韦德好不容易出门上车后,弗兰克很快就将车开离他们家门前,问:「任务已经完成我们也都退队了,为什么还不能跟我走?」

「现在还不是时候,多米诺忌日快到了,我想作为重生礼物送他,你知道关于跳跃时空的人都有点一点『时间仪式情结』,我是这么猜的…」韦德说着却深深叹气:「但这几天我也不太想待在家里,也许是忌日快到了,他最近好激动…」说着下意识摸自己的颈子,制服下的吻痕不知道自愈完成没有,那是稍早前内森强按着自己留下的。

弗兰克眼尖,语气冰冷问:「他又碰你了?」

韦德只好如实以告,弗兰克忽然将车停在荒郊野外,命令韦德:「到后座去。」

韦德看着弗兰克解开安全带奇怪问:「怎么了?要做什么?」

「消毒。」弗兰克说完就欺身搂过韦德后颈,掀起对方面罩深深吻去。

 

 

 韦德准备办一场盛大的派对,地点就在自己跟内森同住的安全屋。

 为了布置跟准备派对用具、食物,韦德轮流请了不少人来帮忙,几乎将自己跟内森的独处时间降到最少,而当内森问起时,却又故意向内森保密派对内容。

 这个派对的准备期繁复且麻烦,韦德时常为此熬夜少睡,但在有他人帮忙的情况下很少能真的睡着,一直到请弗兰克来帮忙折纸花。

 弗兰克看着桌上五颜六色的色纸:「…认真的?」韦德解释自己暂时不敢跟内森独处,又说弗兰克因为精神力强能整晚不睡保持警觉,能让他有机会休息片刻。

 「…唉。」弗兰克无奈叹气:「好吧,你在这睡会。」自己低头研究纸花的折法。

 内森见韦德累瘫睡着,本想把他扶他进房间,韦德却勉强醒来说他还可以继续,让内森先去休息。自己坐回弗兰克身边把花折得乱七八糟,还要弗兰克在旁帮忙,而在听到内森离去的脚步声后直接靠着弗兰克肩头继续睡。(此处有段侧面写弗兰克表现比想象中大方,因为已经被内森的问题影响好几年,也不差这一下子了)

 终于到了多米诺忌日这天,韦德在这之前特别准备了节目跟邀请共同朋友,将场面布置得很甜蜜。虽然这么做有点任性甚至是缺乏礼貌,但在这个特别且颇具意义的日子里,内森一度以为韦德是想对外公开跟自己的关系。

 这段时间他曾问过韦德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韦德总是说:「你对我来说很特别,你值得我特别的对待你!」有个回答很多种意思,而内森总是选择最令他安心的那种。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当着所有受邀亲友的面,韦德和弗兰克居然站在自己眼前,由韦德兴奋的递上一张写着五位号码的卡片,激动说:「这是平行宇宙时间线的编号---以防你想亲自跳跃过去确认所有经过!这可是我和他穿越好几万个平行时空好不容易找到的,让多米诺活下来的方法!送给你,内特,挽回她吧!」

 内森在众目睽睽下错愕接受,尴尬看着韦德与弗兰克退到一旁亲密亲吻,一面回头过来向自己说一些鼓励的话,并说他已经打包好要搬出去了,内森不用担心多个人当电灯泡的问题。

 在这派对上韦德顺便公布与弗兰克的关系,直到这一刻,过去不相信韦德说他和内森仅是伙伴关系的亲友此时也不得不信,该付私下赌金的私下付赌金,该祝福的纷纷祝福。

 韦德走得很快,几乎是活动进行到一半就把东西打包上弗兰克的战斗货车,只是派对结束后仍留下来帮自己打扫房子,顺便聊聊天。

聊天中韦德仍是鼓励自己,就像过往那般闲聊着,只是此刻话题变成要找遇到同样事件的、相似时空的多米诺非常艰难,说自己之前跳跃时空调整时间线的工作真是辛苦又伟大。

「…什么时候决定的?」

「嗯?什么事什么时候?」

「帮我找多米…」内森拿着卡片的手难抑发颤。

「一开始就是了!抱歉还让你委屈跟我在一起,我只是想没有多米诺,最少我还能在旁边顾着你!」韦德在内森回答前笑着说:「还是老话,不用说谢谢、对不起、我为你骄傲这些。我说过了,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值得我对你这样!」最后韦德像任务圆满成功一样,望着被收拾整齐的屋子,开心的给内森一个家人一样的晚安吻:「我知道你很激动但也得睡饱了才有力气找她,你要好好保重!」温柔的语气就像过去好几晚的叮嘱一样,但下一刻,韦德已经踏出房门,上车跟久候的弗兰克离去了。

 

内森手里攥着卡片,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消化今晚甚至是过去几年的事情,等他决定跳跃去找多米诺时,已经是好几个月后。

内森仿效着那个时空的方法救下多米诺(既然把人救活那也没有必要再把人弄死),但时间线发展上韦德似乎只跟弗兰克发展感情,看到自己还是老样子的一口一个老伙计、哥们

内森默默的拆下所有安全屋、武器库里多米诺的照片,心里担心如果韦德偶然蹭安全屋会看到,但可惜韦德在那之后从未来借过安全屋(弗兰克的安全屋够多了)。

内森开始尝试在生活中习惯面对的是多米诺而不是韦德,最后无疾而终,表面上仍因为与过去一样的因素无法长相守,但心中说不上什么原因,他比较喜欢独自一人待在这座远离人烟的僻静安全屋里。

他逐渐习惯了空荡荡的屋子和伴随沉默而来的孤寂冷清,习惯在感受到孤独后心中隐约刺痛,习惯在路上巧遇,看到对方并不属于自己时,恍惚觉得难受。

他开始习惯绕远路,无论是纽约对方常出现的街道或是有他活跃的时空,习惯没有回头的机会,习惯完全放下这个时空发生过的所有事,习惯接受无可挽回的遗憾,随后勉强的再度成为孤单的时空旅人,勉强的去探查时间线里其他的可能,最后在找到微弱却充满可能性的时间断点后,勉强的,重新开始。

 

 

【上篇完】

 

《上篇》备注:

◎搞臭帐户:贱贱跟鹰眼的刊里提到,自己的帐户记在狼叔名下,也给狼叔的信用捣了不少乱。

◎雷霆特攻队出任务的模式:成员抽签看要执行谁的任务,互助模式,在轮到自己前必须帮别人执行任务,自己的任务完成后可以自行决定要不要待下去。

◎双刀:其实是罚叔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罚叔也用双刀而跟我一样惊讶。漫画《雷霆特攻队》后期罚叔出任务的时候背着一副双刀,但只有收刀的镜头没看到实际使用(大多用枪突突突),配合整个队上的色系罚贱两个简直红黑色双刀组,情侣装似的(?)站一块。

◎这跟任何一方天主教信仰/基督信仰无关:天主教禁止婚前性行为,中世纪开始基督信仰体系则是倾向反同性恋(不过在当时男女夫妻做一样的事,如口交、肛交也是要受一样的刑罚,但因修道院分布越来越广,为了收敛修女、修道士与各自生活同性间不守清规,所以特别处罚。后来则是因为黑死病与诸多无解疾病让活在恐惧中的疯狂人民杀害那些被怀疑会引起疾病的族群,如女巫或被诬陷为女巫的女人、犹太人、痲疯病患、同性恋…等,但碍于篇幅更深一步就不说了,有兴趣的自行找资料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