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s

Dream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弯了腰,双眸流出了照灼的泪水,他被这疼痛折磨得摇摇晃晃,不知临近的是天堂还是地狱,他一手抓住,不让那扇门闭合,灼灼的光化成了人形。绮礼受着它的邀吻,吻的交尾流出了清纯淫荡的丝。男人握住光芒化作的腰肢,吻得更深、更激烈,膝盖顶入怀中人的腿间,厮磨中颤颤立起的阴茎抵在了他的腹部。


“再深点,绮礼……啊……”他听见耳边传来湿润的喘息。


“如你所愿。”男人回答。早已不知不觉中他们纠缠在地,粗大的淫物被精巧的小嘴含住,努力又乖顺地在弯下腰肢的时候微微开敞,任男人的影子覆住自己,一插而入的时候两个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喘息。绮礼边抚着身下人温滑白皙的颈部,边在低头在那副柔软的身体留下一个又一个欲痕。最后吻到了颈边,他们下体的交合激烈到了顶点,淫乱的白浊一股又一股吐出,只让柔韧如蛇的躯体扭得更加饥渴。不够,还不够,还要吃更多,要向身上的男人求更多淫荡的吻,吻在身体,吻在温深紧窒的内部,水与乳交融不知谁在吻谁。“绮礼……”他说,光影的错乱投下巨大的俯瞰,男人的唇已经触到颈边。他的脸颊已布满精致的泪水,男人临近的呼吸让烧遍身体的情欲蒸得如霞云,他回过头亲吻他的发, 呼吸柔嫩,灵魂契合,一切的一切只剩下最后的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