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到第五十

第四十一到第五十


第四十一集

41-1

胡八一: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不是凌远?

赵启平:刚才。

胡八一:凭什么?

赵启平:凭你比凌远小!

胡八一:什么小?

赵启平指了指胡八一裤裆。

胡八一怒:你他妈再给老子说一遍!


41-2

于是下班时间的百货商场里出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赵启平迈开大长腿在前面跑:就是小就是小!

胡八一在后面追:赵启平你给我说清楚,老子忍你很久了!

赵启平跑到电梯门口,电梯刚好打开。

赵启平死劲按关门,刚好在胡八一排开人群冲上来的那一刻,电梯啪地关上了。

胡八一:你给我下来!

赵启平透着玻璃窗朝胡八一伸舌头。

胡八一愤恨地砸着电梯门。

赵启平拿出手机给凌远拨电话。


41-3

凌远把玉牌摘下来,放在萧景琰手里:你不是早问过吗?家传的,具体传了多少代我也不知道。

萧景琰抚摸着上面已经模糊的龙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这个玉牌是他在琅琊阁的时候,亲手带到儿子脖子上去的,绝对不会弄错。

这时候凌远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凌远:我去接个电话。

萧景琰看着玉牌,没搭理凌远,凌远看萧景琰这中了邪的样子,有点担心,把他小心翼翼地挪到沙发另一头,然后去接电话。

来电显示:赵启平。

凌远怪异地看了一眼萧景琰,接起电话:喂?

他清楚地听见自己男朋友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凌远,有一个长得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冒充你,想要把我拐走。

凌远看了一眼还在沙发上发愣的萧景琰:真巧,我这里也有。


41-4

李熏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个10层楼全跑了一遍,没有萧景琰。

胡八一打来电话:那个臭小子发现我不是凌远了。

李熏然:他怎么知道的?

胡八一哼哼唧唧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李熏然:你赶紧回来,萧景琰跑丢了。

李熏然挂下电话,心一横,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找凌院长!

李熏然穿行在走廊中,与韦天舒和秦少白交错而过。

韦天舒顿了一下:我刚刚是不是看错了?

秦少白:你也看见小赵了?

韦天舒:换了一身衣服过去了,还活蹦乱跳的。

韦天舒看了看表:这也太快了,这一年没见凌远身体是不是出问题了?回去我得跟他妈说一声,以后多给他炖炖牛鞭啊,海参啊,腰子啊什么的...

秦少白飞了韦天舒一个白眼:你管得真宽。

韦天舒:你懂什么,这是男人的面子!


41-5

赵启平从百货商场后面绕出去,出门叫了辆车回医院。

刚开到大路上没多久,就看见前面胡八一开着路虎也往回奔。

赵启平:司机师傅,别那辆路虎!

司机:年轻人,路怒症要不得。

赵启平心急:那你开到和他并行!

司机摇摇头,加快了速度,终于开到了路虎的左侧,赵启平摇下车窗。

冲着胡八一竖起一根中指。

赵启平:凌远是这个!

赵启平收起中指,竖起小指:你是这个!

胡八一:我艹!

胡八一猛打方向盘,插进了出租车的前面。

赵启平:司机师傅,你看,那辆路虎别我们,我们别回去。

司机:...


41-6

李熏然找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看见萧景琰正在和凌远外加两个保安对峙。

萧景琰:我不想和你们动手,有话好好说。

凌远:你到底是谁。

萧景琰:我是你祖宗。

凌远:这叫好好说话吗?

萧景琰:好,我重新说,我是你祖爷爷。

凌远:...保安,把他抓起来。


41-7

李熏然跑过来:都别动,我是警察!

保安傻了,凌远也傻了。

李熏然:我们找你是有原因的。

凌远:什么原因?

李熏然:进里面说。

凌远:进了里屋就是二打一,你当我傻吗?

李熏然:好,我说了,我们是赵启平的两个亲哥哥。

萧景琰:我叫赵启凸。

李熏然:我叫赵启凹。

凌远:...保安,把他们俩都抓起来。


41-8

赵启平把胡八一别出两个车位,先冲进医院,远远地看见韦天舒和秦少白。

赵启平:韦哥,少白姐,拦住我后面那个妖怪!

然后赵启平风一般地刮过去了。

韦天舒: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韦哥!等等,我没看错吧,小赵刚才又过去了?这次时间比上次还短?凌远真的身体出问题了?

秦少白:他刚才让我们拦谁?

一扭头,韦天舒和秦少白看见凌远穿着一身平时碰都不会碰的那种迷彩休闲装大喊着:“赵启平,你别跑!”也风一样地刮过去了。

韦天舒:...刚刚那个是凌远?


41-9

赵启平赶到凌远办公室,看见两个保安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一抬头,看见两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赵启平:天呐,医学奇迹。

胡八一呼哧带喘地追过来,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凌远瞪圆了眼睛。

五个人两张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凌远:天哪,医学奇迹。


第四十二集

42-1

赵启平觉得头晕。

凌远觉得胃疼。

胡八一揉着脸。

萧景琰摸着脖子。

李熏然说得口干舌燥: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谁有问题?

赵启平举手:你们怎么证明你们的故事是真的?

不愧是医生,一刀到位,一语中的。


42-2

李熏然三人犯了难。

萧景琰看见桌上凌远的拆信刀,抓起来:我扎我自己一刀,要是伤口能好,你们就信我。

李熏然阻止:萧景琰,别冲动!

胡八一思索:这倒是一种办法。

李熏然:胡八一你添什么乱!

胡八一问萧景琰:那扎下去疼不疼?

萧景琰怒视胡八一:废话,我扎你一刀试试!

凌远站起来:你放下刀,想想别的办法。

赵启平煽风点火:反正能恢复,要不扎一下吧。

凌远皱眉看赵启平:扎别人的手你不疼是不是?

赵启平挑眉:扎他的手你就疼了是吗?

凌远:这什么跟什么啊?

萧景琰举起拆信刀:我要扎了!!

突然脚下一阵颤动,橙黄色火焰在远处炸开。

凌远和胡八一同时大喊:爆炸,卧倒!

萧景琰丢开拆信刀,抱着离得最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赵启平,就地一滚,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扇玻璃全部炸碎,几个人全都被爆炸的冲击波给弹到墙面上。

凌远爬起来,从萧景琰怀里把赵启平拉出来:没事吧。

萧景琰一声闷哼,一块玻璃碎片,插在肩头。


42-3

胡八一一把抱起萧景琰,踹开大门:别留在这儿!

几个人鱼贯而出,整个走廊已经乱成一团。

凌远镇定了一下,赶紧组织秩序。

赵启平爬过去,撕开萧景琰的衣服,检查伤口:插得太深了,要动手术。

萧景琰疼得呲牙咧嘴:用不着,直接拔,这不是最好的能证明我是粽子的方法吗?

赵启平:你现在是我的病人,我会用最稳妥最科学的方法治好你。

萧景琰:我说没事就没事,你赶紧拔。

赵启平:我不拔!

萧景琰:你拔不拔?你不拔我——操!李熏然你手怎么他妈这么黑,先打声招呼会死吗?

李熏然丢开带血的玻璃碎片:看你们唧唧歪歪没完了我着急。你这骂人的话跟谁学的?

萧景琰指胡八一:他。

胡八一:喂,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李熏然指着胡八一:以后再找你算账!


42-4

胡八一把萧景琰放到病床上,赵启平和凌远看见萧景琰的后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赵启平:天...天哪,医医医医学奇迹。

萧景琰有气无力:不行了,你们谁借我一口阳气。

李熏然:我来我来。

萧景琰对着李熏然的嘴啪嗒来了一口。

萧景琰翻身:啊,爽。

赵启平:你们真污。


42-5

凌远打了个电话给副院长:第一医院所有医生护士,加班的没加班的都叫过来进行抢救。

韦天舒和秦少白从远处跑过来,看见眼前景象,两人一起倒吸一口冷气,韦天舒扶住身形不稳的秦少白:凌远,这是什么情况。

凌远:...这两个,是赵启平的哥哥。赵启凸和赵启凹。

韦天舒,秦少白:...


42-6

韦天舒突然指着胡八一:难道这位还是凌近吗?

凌远绝望而悲愤地说:三牛,你知道,我是被凌家领养的,现在是时候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世了。我的真名,叫胡八二。

李熏然发现胡八一这一干人有祖传的说谎话不打草稿的神技。


42-7

凌远的这套说辞暂时糊弄过去了。

医生们都忙着去急救,根本没有时间细想凌远和赵启平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家务事。

凌远和赵启平把三人放在办公室,两人分开头去进行抢救了。

赵启平临走之前拽住李熏然。

赵启平:你说你是警察?

李熏然:对啊。

赵启平:你有手铐吗?

李熏然:有啊。

赵启平:加个微信,以后有事找你。

李熏然绝对想不到加了赵启平每天都有冲动想把他拉黑。


42-8

李熏然:所以凌远也不是蔺晨,蔺晨到底去哪儿了呢?

萧景琰一起忧伤地叹了口气。

李熏然手机震动起来,薄靳言来电。

李熏然:薄教授。

薄靳言:我听说你去新市了?

李熏然:是。

薄靳言:我看到新闻你们那里发生爆炸了。

李熏然:是。

薄靳言:这不是一次意外爆炸。

李熏然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

他听见薄靳言在电话另一头,用一贯凉薄的声音说:“这并不是一次意外,有人盯上了我,简瑶,还有你。”


42-9

李熏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薄靳言早上对他说的话。

胡八一打着呼噜翻了个身。

李熏然下定了决心般,坐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钥匙正要走,萧景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拉住他。

萧景琰:去哪儿?

李熏然立刻把手指竖在唇上,指了指门外。

两人跑到走廊上。

李熏然:我要去调查爆炸案。

萧景琰:原因?

李熏然:薄靳言说,这次爆炸案是针对我而来的。

萧景琰:针对你的你还去?你可以等更多的警力来协助你。

李熏然:制造爆炸案的是一个专业的,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如果我去了,我有可能抓到他,如果我不去,或者等下去,他很有可能蛰伏一段时间再次作案,造成更多的伤害。景琰,我不能坐视不管...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

“我是一名警察。”


第四十三集

43-1

萧景琰: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你哪里像我,现在我知道了。

李熏然:正义,耿直?

萧景琰:不,有情有义但是没有脑子。

李熏然无奈的摇头:...竟然还不要脸地说出来了!

 

43-2

李熏然开着车,萧景琰坐在副驾上。

李熏然:你为什么一定要跟过来?

萧景琰:你不能坐视不管,因为你是一名警察。我不能眼见同胞送死而无动于衷,因为我,是一名党员。


43-3

李熏然:我说句煞风景的话你别介意...其实,严格来说你还没正式入党。

萧景琰瞥了李熏然一眼:这时候感动就好了。

李熏然:如果你现在能下车,我更感动。


43-4

李熏然和事故调查组的人接了头,找到着火地点。

现场监控因为有一个死角,还有一个监控坏了,竟然没有找到任何嫌疑人。

李熏然勘查完一遍之后:一共两次爆炸,一次爆炸就在309号仓库,然后,大火引燃了隔壁仓库的化学药品,引发了第二次更大规模的爆炸。

萧景琰:现场没有任何尸体。

李熏然:没有尸体。

萧景琰:他们早就料到会引燃更大规模的爆炸,所以会提早撤离。

李熏然点头。

萧景琰:安装炸药需要多少人。

李熏然:23号监控断线4分钟,工作人员去查看的时候爆炸了。

李熏然看了一下表:所以从这群人潜进仓库,安装完炸药,到爆炸,中间有7分钟的时间。

萧景琰:有组织,有预谋,还有一辆车。

李熏然:肯定有车,动作那么快,应该是一人把车开进来,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去放置炸药,设定时间之后立刻离开,并且以至少150迈的速度冲出现场才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李熏然查了一遍监控录像:没有超速的车。

萧景琰:我们的推断错了?

李熏然:不,这辆车没有离开现场。

李熏然找了一个仓库负责人:这周围有没有人防工事?

负责人:有。

 

43-5

胡八一醒过来,发现李熏然不见了,萧景琰也不见了

自己的车也不见了!

胡八一整个人打了个机灵,给李熏然打电话,打不通,顿时恐惧感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全身。

胡八一洗了一把脸,赶紧去了一趟市局,前后里外都没有李熏然的影子,顾不得警察掉了一地的下巴,胡八一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医院。

电梯全都让给了病人,胡八一直接跑上了凌远的办公室。

一开门,就看见凌远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脸上冷汗津津。

胡八一上气不接下气:李熏然来你们这儿了吗?

凌远眼睛睁开一道缝:药,药...

胡八一摆手:没工夫跟你唱Rap,李熏然呢?

凌远捂着肚子:谁他妈跟你唱Rap,老子让你拿胃药!

 

43-6

赵启平推门进来,看见凌远这架势,推开胡八一,轻手轻脚又十分熟练地把凌远放平了,从门口的衣袋里摸出两粒胃药,给凌远就着热水服下去了。

凌远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李熏然怎么了?

胡八一:人没了,萧景琰也不见了,他们俩把我的车开走了,电话打不通,警局那边没人。

赵启平:说不定去超市了啊。

胡八一:李熏然是谁我不了解他吗?

胡八一内心陷入一片焦灼中,自从昨天接到了一个电话开始,李熏然就一反常态地一直在盘算着什么。

胡八一镇定了一下,捋了捋自己的人脉,给懂行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查李熏然的通话记录。

胡八一按照最后几个电话一个个打了过去,打到了第五个,对方响了很久才接起。

胡八一:我想找李熏然,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对方:你是谁?

胡八一:我是他朋友胡八一。

对方将电话虚挂了一会儿,好像是在问身边人一些什么事,胡八一听见对面是一个女孩的声音,胡八一顿时知道他打给的是谁了。

胡八一:你是薄靳言,薄教授吗?

对方停顿了一下:我是薄靳言,李熏然怎么了?

胡八一:他失踪了。

薄靳言:Damn it!


43-7

李熏然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被铁链锁着。

只有他一个人。

萧景琰...萧景琰!

李熏然完全清醒过来。

李熏然看见萧景琰被铁链绑在另一边,面色青灰,悠悠地转醒。

李熏然:你怎么样?

萧景琰苦笑地看看被绑缚的自己:死不了。

李熏然:连累你了。

萧景琰:没关系,我们会逃出去的。

李熏然:你确定?

萧景琰:我被绑架的经验丰富。

李熏然挑起眉峰。

萧景琰:在位七年,被刺客绑过两次,挟持过一次,被天泉山庄的江湖人士下药绑过一次,微服私访的时候被不长眼的地方贪官下了牢房,绑着绑着就习惯了。

李熏然:所以你有逃出去的方法?

萧景琰:有。

李熏然:什么?

萧景琰:等蔺皇后来救。

要不是被铁链绑着,李熏然想咬他。


43-8

李熏然:我以前听薄靳言说,罪犯,喜欢在受害者身上得到满足感。你猜绑我们的人想要得到什么样的满足感?

萧景琰靠着墙:你没醒过来那会儿。我听见旁边有个女的,好像被什么东西闷着,一直哭。有一个男人,听声音,中气很足,三十多岁,在惨叫。

李熏然看着萧景琰深若幽潭的眼,脚下泛起丝丝凉意。

萧景琰:后来他们没声音了,我想是死了,按照你的说法,他们已经让罪犯得到了满足,所以罪犯不想再继续了,就杀了他们。

萧景琰不再说话了。

李熏然已经明白了萧景琰的意思。

那个穷凶极恶的罪犯,想要看他们恐惧,害怕,痛苦。

只要与罪犯对着干,让罪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他们就能够拖延时间,等待机会。

李熏然想到这里,放松了下来。

他听见牢门外响起几声利落的鼓掌声。


43-9

李局长第一次给胡八一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李局长的声音低沉脆弱,有些沙哑。

李局长:胡八一,我们收到了一段视频。

胡八一不想听他描述,只想知道结果:熏然还好吗。

李局长:目前还好。

胡八一放下心来:萧景琰呢?

李局长:我没有看到他。

胡八一长吸一口气:我要看视频资料。

胡八一报了一个邮箱,过了一会儿视频资料就传过来了。

胡八一看见李熏然被蒙着眼睛,全身上下拴着铁链。

胡八一的指甲陷进肉里。

视频中间被掐断了十秒钟,然后镜头又转向了别的房间。

三个房间,三具尸体,仿佛在昭告下一个就是李熏然。

胡八一狠狠抓住了桌台的棱角,凌远上去扶了一把,胡八一脑子乱哄哄地甩开了凌远,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凌远挡着他:干什么去?

胡八一:找李熏然。

凌远:去哪里找?

胡八一:先找我的车。

凌远对赵启平:启平你留在医院,我和胡八一一起去。

胡八一感激地看了凌远一眼,拉开办公室的门,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顶在了脑袋上。

胡八一被枪口逼着倒退,双手放在身体两侧。

凌远大叫一声:保...

来人从后腰掏出另一把枪对准了赵启平,凌远立刻把“安”字压在了舌头下。

来人指着胡八一的枪往下点了点,指了指沙发:坐那边儿去。

胡八一和凌远一起慢慢后退,坐在了沙发上。

来人左脚一勾,把转椅勾到身后,一屁股坐下来,调整了一个闲适的姿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安局侦查员洪少秋。

来人取下了墨镜,凌远、胡八一和赵启平同时吸了一口气。

那人长着一张和凌远与胡八一相同的面孔,看似懒散却锋利的眼神逐一从面前三人脸上扫过:你们应该对我另一个名字更熟悉,我叫蔺晨。


PS:洪少秋——靳东在《浮出水面》中饰演角色,国安处级侦查员。


第四十四集

44-1

在场谁都说不出话。

过了大概有一分钟,胡八一看着比自己还要清瘦几分的蔺晨,终于挤出来一句话:你,你瘦身成功了?

蔺晨想当场给他一枪子儿。


44-2

蔺晨:谁是胡八一?

胡八一站起来。

蔺晨抬脚就踹过去。

胡八一:你干什么?

蔺晨:老子的墓都让你挖了,还不能踹你了!


44-3

蔺晨:你们谁发的胡八二的通缉令。

胡八一再举手。

蔺晨刚一抬脚。

胡八一:等等,不是我!是李熏然!他是萧景琰的魂魄之一,这两个月萧景琰不务正业不事生产可都是靠熏然和我养的!

蔺晨收脚:老子差点因为你们一纸通缉令魂飞魄散!

胡八一:你家皇上也是始作俑者你找他去!

蔺晨:那萧景琰呢?

胡八一:他和李熏然被人绑架了。

胡八一被蔺晨一脚踹到墙上。


44-4

胡八一胸前一个鞋印,仰躺在地板上。

蔺晨眼角一扫凌远,赵启平合身扑在了凌远身上。

凌远感觉本来就不舒服的胃开始翻江倒海。

赵启平:你要踢踢我,我家老凌有胃病,你别踢他!

蔺晨走过来。

赵启平闭上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半天没动静,赵启平眼睛睁开一道缝,蔺晨坐在他身边,摸着凌远的脉,若有所思。

蔺晨:我所有的病人,最后病入膏肓的,都是自己作的。

赵启平睁大眼睛:你什么意思,我家老凌病入膏肓了?老凌——你不能抛下我啊——

蔺晨:...我的意思是只要他自己不作,这病就没事,还有...

蔺晨叹了一口气。

蔺晨:我在给我的病人看病,你能不能先从他身上下来?

赵启平:不行。

蔺晨摇摇头,放开凌远的腕子:要是景琰也这么黏人多好。

胡八一在墙边呛咳了一下:蔺晨,你气消了没有,我...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44-5

蔺晨:我给阿诚送了终,把人的后事办了,立刻就去了墓里。你大爷的,竟然被你这孙子捷足先登了。

胡八一竟然在这句话里挑不出错。

蔺晨:后来我打算去找景琰,国安局看到了那个胡八二的通缉令,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我就被扣在了局里审问,差点因为阳气不足死在里面。我只能把胡八二这件事认下来了,说是一场误会,当时在卧底,情况紧急没有上报,好在这两年我为祖国出过力,上面没有追究。

胡八一:那,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蔺晨:我出来以后联系了谭宗明,问胡八二这事怎么回事,他跟我说遇上了你,所以我顺着线索找过来了。

蔺晨向沙发后一靠,一副下一秒就能找人拼命的架势。

蔺晨:说吧,谁敢动我琅琊阁主的夫人?


44-6

李熏然看着从牢门外走过来的男人。

瘦高,30多岁,清俊优雅,走路像一条水里游动的带鱼。

脸长。

李熏然见过他。

以前和薄靳言联合办儿童失踪案的时候,他在现场,穿着警服,李熏然以为是局里刚进来的同事,没有在意过。

薄靳言说过他们被盯上了,李熏然没想到竟然那么早。

李熏然:把我抓过来了不打算报个名号?

男人扶住了李熏然的椅子扶手,居高临下地形成一股无形的压迫力:你要死了,知道我的名字没有意义。

李熏然:你怕我?

男人:你被绑在这里我怕你什么?

李熏然:你怕我逃出去,又知道你的名字,就能抓到你。

男人:你这么有自信吗?

李熏然:如果我逃出去,我也可以靠脸找到你。

男人好笑地看着李熏然,仿佛他在说天方夜谭。

李熏然恳切地看着男人:你至少给我一个能叫的名字,不然我叫你什么,喂?

男人思考了一下:我叫谢晗。


44-7

李熏然想这个名字应该是真的还是假的。

李熏然用从薄靳言身上学到的方法给这个男人做了一个基本的侧写。

这个人眉目中都流露着绝对的高傲和自信,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屑于为了一个名字而说谎。

所以谢晗这个名字是真的。

谢晗问:你满意了吗?

李熏然:分尸案现场留下的红字,是你写的吗?

谢晗:是我。那是留给Simon的一封信。

李熏然:你的目的是什么?

谢晗:一开始的目的,是Simon,但是在观察他的时候,我发现了另一个惊喜。

李熏然心跳开始加速,他看着谢晗一步步朝萧景琰走过去。

谢晗非常温柔地问他:萧景琰,你是不老不死的活尸吗?


44-8

李熏然知道大喊没有用,但是他不能看着谢晗对萧景琰施加伤害。

谢晗笑了:你看,你们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想让你们痛苦,你们就得痛苦。

李熏然怒吼:谢晗,你冲我来!

萧景琰一声断喝:李熏然,你闭嘴!

李熏然喘着粗气,瞪着谢晗。

谢晗掏出一把刀,顶在萧景琰脸上。

萧景琰:熏然,闭眼。

谢晗压了压刀,一道血痕出现在萧景琰的侧颊,李熏然目眦欲裂。

萧景琰大吼:我让你闭眼!

谢晗重重一划,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口。

萧景琰疼得眼泪往下掉,但是狠命咬着唇,没喊出声。

谢晗取出一个方帕子,温柔地在萧景琰脸上揉了揉。

萧景琰脸上的伤口恢复如初。

谢晗赞叹:真是个宝贝。

萧景琰有些虚弱地提了提唇角: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长生?秘术不是我施的,我给不了你。

谢晗笑了:不,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作品。


44-9

长生有什么意义呢?

谢晗看着萧景琰想。

过于漫长的生命,是那么得枯燥而无聊。

他更喜欢过有趣的生活,他喜欢操纵别人的生命。

尤其,是萧景琰这样一个超越于时间而存在的,高级的生命。

谢晗看着被绑缚在椅子上的萧景琰,他身后的音箱里播放着他最爱的古典音乐。

刚刚经历过电击的萧景琰眼神有些空茫。

谢晗轻声说:你会变成我的作品,我的工具,你,是我的雕刻。

谢晗将一只怀表放在他的眼前,来回摆动。

萧景琰的意识有些模糊,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在抽离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俯瞰着自己。

谢晗说,你是我的作品。

萧景琰想,蔺晨。

意识清晰了一点。

谢晗说,你是我的工具。

萧景琰更用力地想,蔺晨,蔺晨。

谢晗说,你是雕刻。

萧景琰有些明白过来谢晗想要做什么,他想剥夺自己这一个人格,把自己变成一个只听从于他的傀儡。

萧景琰有些恐慌,他所学到的知识里,并不包括如何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恐慌是崩溃的第一步。

谢晗满意地看到了萧景琰眼神的变化,继续他的催眠。

萧景琰绷紧了神经,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景琰,放松,交给我。

萧景琰:阿诚?

声音说:是我。

萧景琰终于松开了全身的力量,闭上眼睛,将自己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谢晗打了一个响指,萧景琰睁开眼睛。

谢晗:你是谁?

萧景琰:我是雕刻。


PS:谢晗——《他来了,请闭眼》中张鲁一饰演的迷人的反派角色,在戏中的终极目标是把薄靳言变成自己的好基友。


第四十五集

45-1

蔺晨去外面打了几个电话,回来之后对胡八一说:李熏然开着你的车去了爆炸事故现场,从监控里看,你的车还停在那里,但是他们人在哪里不好说,监控被人替换过了。

胡八一:那我们现在就去现场。

两人说走就走,凌远要跟去,蔺晨拦下来,要他们腾出来一间病房,以防万一。

胡八一等在门口,蔺晨开了一辆七座商务过来。

胡八一:你一个人开这么大的车?

蔺晨:有用。

胡八一要拉后座门,蔺晨打掉他的手:去后备箱。

胡八一:你让我钻后备箱,你后面车座给鬼坐的啊?

蔺晨把门拉开一道缝。

车座上一条黑色巨蟒抬起头来,吐了吐蛇信。

胡八一:...蟒蟒?

蔺晨合上门:去后备箱。

胡八一:...是。


45-2

胡八一平躺在后备箱里,过了一会儿,蟒蛇滑了进来,亲昵地蹭了蹭胡八一的下巴。

胡八一被冰冷的鳞片刮得生疼。

蟒蛇挤了挤胡八一。

胡八一:躺你自己的地方去。

蟒蛇继续挤胡八一。

胡八一打蟒蛇肥肥的身子:胖蛇,肥蛇!走开!

蔺晨看了一眼后视镜,勾起一丝笑容:蟒蟒。

蟒蛇听见声音抬头,胡八一感觉身上一松。

蔺晨的声音又传过来:挤死他。

胡八一胸腹一沉,连鼻子都被蛇腹捂了个密不透风。


45-3

不知过了多久,蔺晨终于把车停下来了,打开后备箱,蟒蛇欢快地从里面窜了出来。

胡八一半条命都出去了,摇摇晃晃地倒在草地上。

蔺晨从后腰掏出一把枪,递给胡八一:会用吗?

胡八一利落地拉了一把枪栓。

胡八一:我会用,但是没杀过人。我们需要杀人吗?

蔺晨:需要。

胡八一:我们不是应该把罪犯交给警方吗?

蔺晨轻描淡写地说:上一个伤害景琰的人,被我剁成了肉泥。

胡八一不自觉地握紧了枪。

蔺晨看着胡八一,推了一排弹匣,利落地上膛:这一个,我要把他打成筛子。


45-4

蔺晨找到了胡八一的车。

蔺晨:有备用钥匙吗?

胡八一:没有。

蔺晨倒转手枪,枪托照着窗户直直地砸过去。

胡八一心疼了一下。

蔺晨向车窗里一指,蟒蛇钻了进去,吐着蛇信转了一圈,滑出了车,向着一个方向游去。

胡八一和蔺晨跟着蟒蛇,到了一块荒凉的,杂草丛生的地方,地面上隆起一个土堆,胡八一凑近了一看,土堆上还有一个生锈的铁门,几乎与那块土堆合为一体。

胡八一:这是什么地方?

蔺晨:废弃的防空洞。

蔺晨往前走了两步,脚下碰到一个东西,蔺晨俯下身,捡了起来。

一个弯钩形的爪子,一寸多长,乌黑甑亮,坚硬无比,符身篆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

蔺晨提着那枚摸金符:你的?

胡八一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缕血丝。


45-5

萧景琰拿着谢晗给他的枪,缓缓向李熏然的牢房走去。

李熏然被半吊在空中,只能掂着脚尖着地,腿上一松,手臂就被铁链拉扯地痛苦不堪。

这是谢晗想出来的,最简单却最有效的能够折磨李熏然的方式。

李熏然看见萧景琰,惊喜地绷直了身体,然后他的视线下移,看见了萧景琰手里的枪。

李熏然大喊:萧景琰!

萧景琰仿佛没有听见,木然地举起了枪。

李熏然慌张了起来:我是李熏然!景琰,谢晗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萧景琰扣下扳机,李熏然闭眼。

空枪。

萧景琰看了看枪,幽深的眼睛里淡然无波。

坐在监视镜头前的谢晗笑了。


45-6

蟒蛇钻进了防空洞里,过了一会儿出来了,冲蔺晨摇了摇头,它游向了胡八一,舔了舔那枚摸金符,然后舌头一转扎到了另一个方向。

蔺晨:跟上!

蟒蛇游走了一会儿,停在一个下水道口。

蔺晨搬开井盖,和胡八一对视一眼。

蔺晨:走,下去,抓老鼠去。


45-7

谢晗让手下人拿了一把真枪交给萧景琰。

谢晗:杀了他。

萧景琰走到李熏然身边。

李熏然看着萧景琰的眼睛说:对不起,没能带你找到皇后。

萧景琰愣了一下。

谢晗说:雕刻,动手。

悠扬的古典音乐从扩音器里传出来,萧景琰似乎又进入了被催眠的状态,眼神放空。

李熏然一生中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刻让他感觉这么脆弱,他可以忍受谢晗对他的虐待,甚至对死亡也毫无所惧,但是他不能这么死在萧景琰的枪下,不能看着萧景琰变成谢晗的玩偶。

李熏然颤抖着说:萧景琰,你好好想想自己是谁。

萧景琰嘴唇一抿,压低了身子。

冰冷的嘴唇落在了李熏然的唇角,萧景琰用舌尖顶开了他的唇齿,狂暴地搅动李熏然的口腔。

谢晗的手下要拉开萧景琰。

谢晗喊了一声:别动!

他在监视器中看见李熏然的脸颊以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生命。

谢晗迷醉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太迷人了。

李熏然眼前发黑,萧景琰突然放开了他。

李熏然胸前一凉,萧景琰举枪对着他:站稳了,别晃。

一声枪响。


45-8

谢晗看着监控上毫无生气的李熏然,大喜过望。

他走出了监控室,去检查他的杰作。

他激动得有些手足无措地走向李熏然。

谢晗突然止住了步伐,他觉得哪里不对。

萧景琰低垂着枪口,等待着他的命令。

谢晗的目光钉在了铁链上,连接李熏然手腕的两根铁链,在轻轻颤动。

李熏然没有死!

谢晗勃然大怒,指着萧景琰,对手下说:杀了他!

萧景琰照着谢晗的手下给了一枪,立刻枪口转向对准谢晗。

谢晗闪身出了牢门,迅速回击,萧景琰挡在了李熏然的身前,腿部中了一枪,痛哼一声跪在地上。

谢晗等待着反击的机会,却听见萧景琰的声音传来:你就算子弹全都打中我,我也死不了。你忘了,我是个粽子。

谢晗一咬牙,立刻撤离。

萧景琰缓缓站起来,一颗子弹从他的皮肉里弹了出来,落在地上。

萧景琰:别装死了,这点戏都演不好。

李熏然睁开眼睛:阿诚?

“萧景琰”:是我。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靠!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你这种体验派的戏路我真受不住。


45-9

明诚开枪打碎了铁链,李熏然颓然倒地。

阿诚:能不能走。

李熏然趴在地上:你差点把我命都吸走了,你说我能不能走?

阿诚捡起谢晗手下的枪,填满了子弹,对李熏然说:那你在这里等着。

然后一个人出了房间。

房间外枪声此起彼伏,墙面上闪烁着枪火映出的光芒

李熏然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叮的一声响,一抹翠色掉在地上。

李熏然一看,是一块龙纹翠玉,刚刚明诚塞进来的,为他挡了一颗子弹,功成身退。


第四十六集

46-1

有蟒蛇引路,复杂的地下迷宫就好像对折起来的地图,一根笔一戳,就能从起点直接戳到终点。

两人跟着蟒蛇奔跑起来,终于看见了一扇小门。

胡八一拍了拍,里面传不出回声,厚度可见一斑。

胡八一:封死了,怎么办。

蔺晨拍了拍蟒蛇。

蟒蛇身体一抖,吐出来一个背包。

胡八一看着全是粘液的包裹:你休想让我碰它。

蔺晨:矫情。

蔺晨带上皮手套,把背包一拆,从里面拿出三个小巧的方块,往门上一贴,掏出手机在屏幕上一划,冰花从三个碟状物体中心开始向外蔓延,很快就爬满了整个铁门。

蔺晨看着表,厚实的皮靴往上一踹,一扇高复合合金钢板像个纸壳一样被他踹碎了,落在地上的碎片还冒着寒气。

胡八一眨眨眼:你们国安局的技术这么厉害了?

蔺晨踢开了挡路的碎片:不是国安局,是琅琊阁。


46-2

胡八一:琅琊阁还在?

蔺晨:以前那个不在了,现在这个是我重建的。

蔺晨顿了顿,继续说:反正明楼留给我那么多钱,与其去中东买油田还不如拿出去开科技公司做研发投资。

胡八一有一种感觉,只要抱紧蔺晨的大腿,这辈子就什么都不缺了。

如果现在跪下来叫爹其实从生物学角度出发也没有什么错。


46-3

胡八一:蔺晨,我问你一个问题。

蔺晨:自己的钱自己赚。

胡八一:...你现在花的不是明楼的钱?

蔺晨:他让我花他的钱,这叫爱的供养。你想花我的钱,那叫败家。


46-4

胡八一刚要反驳,远处传来一声枪响。

两人朝着枪声跑去,竟然跑进了一条死路。

蔺晨指着尽头的砖墙:来不及了,拆了这扇墙,直接打过去。

胡八一朝蔺晨摊手:好,给我。

蔺晨:什么?

胡八一:你那些高科技的爆破小玩意?

蔺晨:没了。

胡八一猛地转头:难道我们两个人挖过去吗?

蔺晨回头:蟒蟒。

巨蟒身体一抖,盘旋往后了一段距离,然后猛地向前一冲,巨大的蛇头冲着砖墙砸了过去,轰隆一声,砖墙被戳出一个大洞。

胡八一:你家蟒蟒不仅能当狗还能当挖掘机,这还有蟒蛇的尊严吗?

谢晗的手下听见声音赶来查看情况,看见尽头的一条巨蟒,吓得腿都软了。

巨蟒滑行过去,一口一个,蛇腹顿时鼓了起来。

蔺晨:吃人的时候,它有。


46-5

阿诚锁住一名打手的喉咙,顶着他往前走,对面打过来的子弹都打在了打手身上,打手立毙。

阿诚将死人往前一推,看准了机会,一枪一个,将两侧的人解决掉,在另外几个人开枪之前,阿诚枪口往上一抬,打爆了管道。

水花喷射出来,对方猝不及防地后退,阿诚助跑几步,凌空跃起,双腿卡在对方的头上,腰一拧,借着旋转的惯性打出最后两颗子弹。

两蓬血花从不远处两名黑衣人的胸前爆出,阿诚身下的打手摇晃了一下,重重倒在地上,头软软地垂了下去。

阿诚拨开了被水淋湿的额发,摸了摸自己壮实的身躯:年轻的感觉真好。


46-6

李熏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喘了喘,终于觉得自己能站起来了。

一阵脚步声,李熏然抬头:阿诚?

萧景琰:是我,他回去了。

李熏然:谢晗呢?

萧景琰:没找到,咱们先走。

李熏然点了点头,萧景琰搂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

他们走进一条窄道。

突然前面闪出一个人影,是谢晗。


46-7

谢晗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地败退过。

他引以为傲的催眠术失败了,竟然还被对方坑了一把,这对他的打击比死还难受。

萧景琰的枪指着谢晗的头。

谢晗说:没想到你真的抓到了我。

李熏然放开萧景琰,扶着墙,虚弱地笑了一下:放下武器,你被逮捕了。

谢晗微笑:你没想到为什么能在这里碰到我吗?

谢晗露出了手里一个闪着光的小东西。

李熏然往后退了一步:炸弹?

谢晗:这是我最后一条生路,我当然要做万全之策,只要我按下去,墙体里埋的炸药就会炸塌这里。或者,我出去以后就会按下去,你们可以在这段时间里撤到安全的位置。

李熏然:我不和罪犯做交易。

谢晗:那我现在按下去,嘭——

谢晗做了一个炸裂的手势:这个粽子或许不会死,但是我一定会拉你一起下地狱。

萧景琰踌躇了。

谢晗慢慢向后退,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突然他身后的砖墙炸开,砖土腾飞,从烟土里走出两个人。

长着同一张脸。

其中一个人问:胡八一,是他吗?

那个叫胡八一的看着谢晗,立刻认出了这张长脸:是。

枪声一响,谢晗的脑袋上多了一个血点。

谢晗的身躯倒在地上。

死不瞑目。

开枪的那人上去补了几枪:死透了,没事了。

李熏然很久都没有见过这么简单粗暴的营救方式了。


46-8

萧景琰看着那个开枪的人。

嘴角一勾,微笑浮起,譬如万顷朝霞,又如春山月夜。

萧景琰:蔺晨。

蔺晨:景琰。

萧景琰:皇后。

蔺晨:夫人。

萧景琰:先生。

蔺晨终于没有再对下去了,把枪一丢,张开手臂。

萧景琰像飞鸟一样投进蔺晨的怀里:先生你瘦了。

蔺晨抱住了萧景琰。

时空倒流,恍若隔世。


46-9

李熏然扶着墙,慢慢坐下来。

一个黑亮的东西从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他的怀里。

摸金符。

胡八一:别再丢了。

李熏然挂在脖子上。

胡八一蹲下来把李熏然扛在肩上,摸金符垂下来,在空中一荡一荡。

李熏然闭上眼睛:不会丢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