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第十八集

第十六集-第十八集

琉白

第十六集 死局


“如果有一件事明知不可为而为,是不是傻?”

这是靖王已经有了夺嫡念头之后问我的一个问题,我那时就知道,他必然是一个能带我们创造奇迹,开创盛世的皇帝。


——《伴君如逗猫:琅琊阁主回忆录》 作者:蔺晨


蔺晨很少看得起一个人,但是他相当看得起夏江。当然这是在网络层面上的。

夏江他没有狼的耳朵,熊的力量,但是他有鹰的眼睛,豹的速度。

造谣生事是谢玉的拿手好戏,而夏江却并非擅长此道,他比较擅长做一件事——抓重点。

在观点混淆,立场难辨的网络战场上,夏江有一双能够砍头一切营销手段,看破幕后操作人真面目的眼睛。

当誉王找上他的时候,夏江一席黑衣,席地烹茶。

夏江问:誉王殿下,现在醒悟为时未晚,而且,时机恰到好处。

誉王脸色有些灰暗:原来我还没有被一竿子打死。

夏江:殿下想一件事,落到今天的境地,到底源于何事?

誉王:是我识人不清,将梅长苏奉为上宾。

夏江:错了,一切源于太子与殿下的东宫之争。梅长苏是精于布局之人,所以他入金陵以来,所有的事情,有些看似巧合,我想,也未必是巧合。

誉王:夏首尊说的是……

夏江把蔺晨发的知乎答案一推。

夏江:我要从这里查起。


蔺晨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就在他稳步推进私炮房公关计划的时候,后院起了火。

他的琅琊阁服务器被悬镜司的人查了,不是攻击漏洞,也没发声明,悬镜司的夏春直接带人进了琅琊阁,要求查看后台。

蔺晨收到消息的时候,迅速抹了梅长苏的一些重要记录,但是没来得及清其它的,夏春就颇有所得的走人了。

蔺晨没明白悬镜司想要做什么,药王谷那边传来消息,夏秋趁药王谷无国界医生小组出诊的时候,把领头的卫铮给逮捕了。

就算是蔺晨听闻这个消息也有点反应不及,整个信息在脑回路里过了一遍,终于承认自己栽了:

“我,操。”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

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梅长苏与萧景琰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执。

这是一个明显的陷阱,卫铮现在作为数年前赤焰黑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看管起来,但是他的案底必须重新调出,经核查之后才能正式定罪,如果这份案底材料不够,就只能放人。

当无敌夏冬姐面对网友和媒体针对悬镜司无缘无故逮捕无国界医生的质疑时,她将这个信息透露出来时,梅长苏感激,但是他也知道,夏冬已经成为了夏江的一颗棋子。

夏冬不是一个擅长于掩饰的人,夏江已经明显感觉到夏冬对他的态度冷淡下来,他听过谢玉认罪的录音,自以为也对他毫无威胁,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夏冬已经对他产生了怀疑,一个对他不再忠诚的徒弟,他只好能利用则利用,不能利用,就彻底扔掉。

夏江利用夏冬放出案底全才能定罪的话,目的只有一个,诱引真正想救卫铮的人,来销他的案底,他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着最后的大鱼上钩了。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是没有脑子!”

梅长苏忍不住破口大骂。

萧景琰无言以对。

萧景琰试图说服自己,放下,放下,放下卫铮。

他做不到。

他寝食难安,他想,如果长兄还在,看着他如今风光的做大V,却像个懦夫一样弃昔日的战友于不顾,那么他做的这个大V,有意义吗?

他问梅长苏,当初先生找上我,到底是看上了我的什么?是的,如果我夺嫡成功,我可以销了卫铮的案子,我也可以给赤焰翻案,我知道谋定而后动,我知道为了最终的胜利,必要的牺牲是可以的。

但是,我希望牺牲的那个人是我。如果为了我的利益,去牺牲了别人,那我和太子,我和誉王,有区别吗?

今天的忍耐换来的不是明天的帝王之位,而是让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让我变成了我的父皇。

这样的我,先生难道愿意追随吗?

所以,我再问一遍,当初先生找上我,到底是看上了我的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梅长苏久在棋局之中,精于算计,善于攻心,却忘记了下这盘棋的初心。

可是萧景琰没有忘记。

梅长苏突然明白了萧景琰为何如此执着,他为这个人的不通世故而感到失望,同时又因为他怀揣着这样一颗燃烧着热血的心而骄傲。


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

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

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

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逆流而退,

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梅长苏终于明白,卫铮,他们必须救。

他们并不仅仅是在救人,而是在树立一面旗帜,传达一种信念。

这是把萧景琰推上大V顶峰的最关键的一步。

他们要告诉所有人,靖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梅长苏离开了聊天室,冷静了一会儿,开了另一个通道,进入一个更隐秘的空间,在这里,所有人都用暗码沟通,梅长苏有些能看懂一点,有些根本就看不懂。在这个空间里,非法药品,军火在交易,种种怪癖之人在这里暴露着他们内心阴暗的欲望,这里也有思想的火花在燃烧,人们在这里交流知识,传递技术,冲破围墙的阻挠,探索着无尽的世界。

梅长苏庄重的按下键盘上第一个字母,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无数个字母组成一串代码。

“赤焰旧部何在?”


屏幕上闪了一下,像是黑夜中有人划着了一根火柴,然后一根蜡烛亮了起来,照亮了一室黑暗。

紧接着,一串串字符接连在屏幕上显现出来,一行一行的飞快的上移。

最后组成了一个昔日赤焰军的旗帜。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PS:两段诗,援引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第十七集  网络大营救


熬夜加班是导致员工猝死的直接凶手。


——《关于琅琊阁员工健康考察工作的几点意见》 作者:蔺晨


蔺晨听了梅长苏要营救卫铮的理由之后,沉吟良久。

用扇柄敲了敲自己的头:“我不怕别的,我怕你死在电脑前面,你当你还是当年的林殊,这些年熬夜,加班,熬尽心力,上次心律不齐你查了没有?”

梅长苏:“不是有你的护心丹吗?”

蔺晨气不打一处来:“呵呵,等你猝死在这儿,我看谁喂你吃护心丹。”

梅长苏不说话了,但是眼神坚定,必是打定了主意要救卫铮,蔺晨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思索片刻:“琅琊阁不能出手,悬镜司是朝廷部门,如果被查出来和我琅琊阁有瓜葛,攻击朝廷,我就是死罪。”

梅长苏:“我招了赤焰旧部回来。”

蔺晨坐正了:“多少人?”

梅长苏:“不多,两百多人。”

蔺晨:“你们只是找死啊。”

梅长苏:“撕开一个裂口,迅速销毁卫铮的资料,然后就走,时间虽然紧,但是还够。”

蔺晨:“你知不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被夏江逮住,赤焰反案就彻底坐实了。大梁多少赤焰军红客等着这一案翻过来为他们正名,你想放弃?”

梅长苏:“如果赤焰军为了一个名就放弃昔日的战友,那我们不配做赤焰军。赤焰军这个名字在哪儿,蔺晨?”

梅长苏深深的看着林辰。

梅长苏指着自己的胸口:“在这里,赤焰军三个字就是我们的情与义,血与骨。”

蔺晨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不阻止你,但是我必须看着你。”


秦般若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和蔺晨对上。

她不奢望自己能赢,因为这是一个你永远猜不透的男人,你猜不透他有多少后招,猜不透他什么时候防守,什么时候反攻。

但是她没想到,她竟然赢了。

当她看到蔺晨从她查到的梅长苏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蔺晨微笑的经过她时,他说:师妹,好久不见。

秦般若忍不住压抑住过分翘起的嘴角:师哥,你怎么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在我手里?

蔺晨猝不及防的刮了一下她的脸颊:怎么,得意了?师哥告诉你,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秦般若认为他在故布迷阵,却忍不住心惊胆战。

秦般若回想了一遍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是哪里有纰漏吗,哪里出错了……


快到晚上的时候,临近下班,悬镜司的人却没有一个敢走,他们在为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而准备着。

晚上九点的时候,悬镜司的流量陡然加大,往常只有几百兆的流量,突然蹦上的几个G。

夏春唰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来了,撑住!

悬镜司严阵以待,夏春技术组的人全都扑到了电脑前。夏冬从他们身后经过。夏春一挡。

夏冬:“怎么?”

夏春:“师父……”

夏冬:“师父不让我参与,是吗?”

夏春:“师父不是那个意思。冬儿!”

夏冬噙着一丝冷嘲的微笑,离开了,谁都没发现,她在一台电脑的后面的U盘插口上,插进了一个芯片。


“第一组,黎纲,清扫道路。”梅长苏已经开始分配任务,“第二组,跟着甄平,夏冬在里面给我们做内应,应该可以阻断他们的反攻,时间大概是30秒钟,利用这段时间,给我抢攻。”

“收到。”


夏春看着夏冬离开的背影,检查了一下她刚刚经过的几台机器,果然在其中一台的背后发现了芯片。

夏春没做声,继续指挥。


秦般若也没闲着,坐在她身边的,是夏江本人。

夏江:“般若,你要做的事情,夏春的任务,就是尽量延长他们进攻的时间,这时候,你和红袖招的姑娘们,要全力以赴,寻找攻击源,滤掉那些虚假地址,把真正的梅长苏给我揪出来!”

秦般若一挥手:“夏首尊的话,听明白了吗?”

回答她的是齐刷刷的铿锵有力的声音:“收到!”


梅长苏把手指放在键盘上,深呼吸。

这是他许久没有触及的战场,异常怀念,这种怀念甚至勾起了他心中的一丝感伤,但是更多的是,他心中蛰伏已久的血性,他像一头刚被放出的狼,想要扑上去撕咬任何可移动的物体。

梅长苏看着时钟。

整点到了。

“开始。”


整个苏宅键盘咯咯声此起彼伏。数据流汹涌的向悬镜司涌去。

如此大规模的攻击,甚至惊扰到了潜藏在暗网中的黑客们。

他们彼此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任何一个黑客组织愿意为此负责。

但是如此规模,有组织的行为,绝对不是民间几个黑客小打小闹的行为。

黑客们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们心中都有了一个猜测,这个猜测让他们毛骨悚然。


风扇的嗡嗡声开始加大,夏春额头上的汗水冒了出来。

“撑不住了!”

“必须撑下去!”夏春看了一眼时钟,还有一分钟才能撤!

“他们退了!”

夏春惊讶:”什么?”

夏春检查了一下端口,立刻锁定了另一个路由器。

夏春:“保护西面通道!”

夏春只身扑上去顶住了第一波攻击,他咬着牙冷笑:“师父说的没错,这要是个普通的民间黑客组织就见了鬼了,说不定,连超级计算机都有!”


夏春没猜错,梅长苏确实有超级计算机。

当年随着赤焰的沉寂,属于赤焰的超级计算机被查抄了。

而蔺晨说这东西在淘宝上司法拍卖,他低价给买回来了,于是,就这么一直尘封着,到了今时今日,才再启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这台曾经属于赤焰的超级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已经无法与悬镜司匹敌,但是落在好手里,仍然能让悬镜司吃一闷棍。

“倒数十秒,攻击悬镜司的供电系统。”

“收到。”

“降温!”

尽管是初春,天气微寒,但是室内却如同蒸笼一般,窗子全都打开了,甚至有人开始手动给计算机降温,他们这里的电流负荷已经快要过载,如果再加风扇来降温,一定会跳电使整个计划功亏一篑。

黎纲突然大叫一声:“宗主,撕开了裂口。夏春帮我们种的木马起效了!”

“好,进去!”

梅长苏下令。


“查!”秦般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开始滤查攻击源。

“3号是跳板,源头已经断掉了。”

“2号是诱饵,假的。”

“5号持续攻击,反查遭遇阻拦。”

“撤,趁虚而入,继续查。”秦般若喝令。


夏春拔掉了链接在电脑上的芯片,看到远远站立的夏冬脸色白了一白。

夏春说:“冬儿,师父早就料到你会给梅长苏做内应,为兄不明白,为什么。”

夏冬走到他身边:“梅长苏告诉我,赤焰一案,与师父有关联,我本来并不信。但是现在……”一行清泪,从眼角滑出,润湿了胭脂,夏冬抬头看着面目模糊的夏春,“兄长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也早就认可了?”

夏春撇过头:“师父自有打算。”

“什么打算?”夏冬哼了一声,“现在春兄利用完我了,还怕我告密吗?”

夏春叹了一声:“师父放了一个后门将这群人以为悬镜司因为你的木马有了漏洞,引这群人疯狂攻击悬镜司,实际上,卫铮的案底资料不在这里,而这群人,注定要被围死在这里,师父会一个个查清他们的IP地址,抓捕他们。”

夏冬心一凉,跌倒在椅子上。

“坏了!”一名技术员突然惊叫,“他们突然撤退了!”

“怎么会?”夏春赶紧扑过去看:“留住他们!!”


“撤了吗?”梅长苏问。

黎纲和甄平点点头。

“现在怎么做?”

“等,等到悬镜司给我们答案。”梅长苏胜券在握,他按住心脏部位,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他身体有些超负荷。

飞流爬到他身边,露出了担忧的眼神,梅长苏拍拍飞流,安抚住他,闭上眼睛。

早知道,这两年就不该这么宅。


“师父,人撤了。”

接到夏春的信息,夏江一惊。

“这绝对不可能!”

夏春也急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接触中心数据库,人就撤的一干二净。现在全没动静了。”

秦般若那边仿佛印证了夏春的说法,一瞬间,所有线索都断的一干二净。

夏江迅速赶回了悬镜司,发现果然像夏春说的那样,一切都在正常运转。

夏江忽然感觉像是被一桶冰水浇了个透心凉

 “不好!”夏江迅速打开电脑,登入自己的账号,前往大理寺的数据库搜查。

卫铮的案底资料竟然还是好好的待在那里。

“多谢夏首尊引路。”

夏江仿佛听见一声轻笑,像是一缕冷风飘然从耳旁划过,充满了寒意。

“不——”

夏江要扑上去阻挡,然后一股强大的数据流涌进了毫不设防的大理寺的数据库,将夏江瞬间淹没了。

夏江无数次的点鼠标,却再也登不上自己的账号。

“网络异常,请稍后再试。”

夏江气疯了,他将鼠标狠狠的在屏幕上砸出了一个洞。

夏冬在他身后,慢慢的弯起了唇角。

她种的木马,自然不止是阻挡夏春那么简单,真正的目的,是感染这里的电脑,夏江只要用这里的电脑工作,梅长苏第一时间就会知道。


梅长苏等人闯进了大理寺的数据库,立刻找到了属于卫铮的那份案底,将原版有关于卫铮的案底撕了个一干二净,换上了新的,梁帝知道林殊,却从未见过卫铮,所以卫铮是不是赤焰军,全靠这一个案底。

梅长苏做完这一切之后,将所有人带了出来。

梅长苏如释重负的微微一笑,晕了过去。

一双手接住了他的身体,把他交给了身边的黎纲。

“带他走。”蔺晨行云流水的顺势坐在了转椅上,“所有人都撤!”

“少阁主!”甄平担忧的唤了一声。

蔺晨双手按在了键盘上,冷声训斥:“不要打扰我工作。”

众人噤若寒蝉,带着已经晕过去的梅长苏离开。

“不生气!”飞流拿着一块点心,小心的喂给蔺晨,蔺晨嘴唇轻启,叼住了那块马蹄酥。

“还是飞流乖,不让蔺晨哥哥操心。”蔺晨吞下了马蹄酥,向后一靠,敲了几个字符,“能不能帮蔺晨哥哥做一件事?”



第十八集 我是谁


“互联网以数字地址、虚拟身份作为网络世界的通行证,无需像在现实世界中那样提供身份验证,使得每个进人虚拟世界的个体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大梁网络发展史》 作者:蔺晨


我们输了。

我们输了。

秦般若的脑子里回荡着这句话,她万念俱灰,再也提不起来任何力气,就连夏江都不能打倒的敌人,她又有何能力与之抗衡?

“般若姐,有人还在攻击我们!”

“什么?”

秦般若抢到电脑前:“是之前跟踪的对象吗?”

“是。其他人都消失了,只有他还在攻击。可能是在给其他人留撤退时间的,我们需要……”

“查,快点查,最后一个绝对不能漏网了。”


蔺晨碰上了秦般若的人,一触即离,然后放慢步伐,等着对方追过来,偶尔丢过去一个恶意代码,看着对方挡回来,他在轻而易举的扔回去,眼看着对方就要追到门口了。

“飞流。”

飞流笨拙的点了点头,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打,在几秒钟内就组好了一堵防火墙,将所有的攻击都弹了回去。

“琅琊阁从来不养闲人。”

在外人眼里@回忆专用小飞流 只是一个50几万粉丝的萌宠号,但是谁都不知道,蔺晨养的这个萌宠,是大梁的顶级黑客。

在普通人眼中,在梅长苏眼里,甚至在蔺晨眼里,那一串串闪烁的代码,仅仅是符码而已,然而在飞流眼中,它们是活的。

它们在同他说话,将这个世界的秘密,通通告诉了他。

在这个世界中,飞流是唯一的王者。


秦般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这令她越加兴奋。

“我们碰上高手了,姐妹们,如果攻克了这堵墙,这一仗我们就赢了!”

秦般若眼睛雪亮,涂了丹蔻的指甲将自己的皮肤划出了血痕而不自知。

“防火墙出现漏洞!”

秦般若一把将那报信的姑娘拉开,坐在了电脑前,猛烈的敲出一串指令。数据泄洪一样压了过去,防火墙被瞬间冲塌。

秦般若喘了一口气,马不停蹄的放出了木马,病毒,探查对方的一切,这一次,她没有遇到阻碍,她拿到了对方的真实地址,和住户姓名。

梅长苏。

秦般若扬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夏江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秦般若给出的地址,门被撞开,一位蓝衫男子在里面一边喝着热汤,一边吃着饺子,腮帮子被塞的鼓鼓的。

蓝衫男子艰难的把饺子咽了下去,打了个猪肉茴香味道的饱嗝。

“找我有事?”

夏江摸了摸还在发热的超级电脑。

“周末了,还加班啊。”夏江皮笑肉不笑。

蓝衫男子爽朗的扔下筷子:“员工都猝死了,我顶上呗。”

夏江收起笑容:“带走!”


秦般若在外面等着,待她看清了所谓梅长苏的面容,她惊叫一声:“蔺晨?!”

夏江猛的扭头去看那名男子。

男子非常淡然的跟秦般若打了声招呼:“师妹。”

夏江震惊:“你是琅琊少阁主?”

蔺晨:“我是。”

夏江:“那梅长苏呢?”

蔺晨:“我的马甲。”蔺晨很无辜的问,“我做错了什么吗?”

夏江:“你攻击朝廷悬镜司的数据库,偷改了逆犯卫铮的案底,被我们抓了个现行!“

蔺晨:“这位大侠说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夏江继续冷笑:“你可以嘴硬,但是你也硬不了多长时间了。”

夏江捅了捅蔺晨,蔺晨无奈的被人按进悬镜司的囚车里,跟着大部队离开了。


誉王简直觉得如今的自己焕若新生,他以为自己可能还要耗上几年,和靖王一决高下,没想到,靖王竟然自己把把柄送到了他手上。

誉王也恨得咬牙,这个琅琊阁少阁主,当初把自己骗的团团转,说什么要找麒麟才子梅长苏,结果这俩竟然是一个人,蔺晨根本就是想赚两份钱!

誉王在朝堂上见到蔺晨那一刹那,恨不得要撕碎了他。

而蔺晨却像个老熟人一样,见着誉王赞了一声:“誉王殿下,最近发际线高了。”

高湛咳了一声,梁帝到了。

梁帝的视线扫过众人,在蔺晨身上停了停,盯着他,却问夏江:“大周六的,整个大梁都不上班了,夏江,你最好给朕一个合适的理由,告诉朕,你为什么不让朕好好的过个双休日!”

夏江一拜:“臣,告靖王伙同其谋士梅长苏,营救赤焰逆犯卫铮。”

 “梅长苏?就是那个在金陵混的风生水起的麒麟才子?”梁帝看着蔺晨,下巴抬了抬,“你的意思……这位就是梅长苏?”

蔺晨一跪:“草民梅长苏。”

梁帝的表情变的玩味起来。

梁帝:“梅长苏,你怎么说。”

蔺晨拜梁帝:“陛下明鉴,此事草民并不知情。我是谁的谋士,金陵上下其实都知道,誉王当年给了我聘用费,账目我也留着,聊天记录我也留着,我帮誉王殿下做了多少,誉王殿下心知肚明,谢侯爷倒台之后,我还劝誉王殿下去问夏首尊虚实,至于为什么夏首尊突然拽着誉王来告草民,一口咬定我是靖王的谋士,草民也不知道。”

梁帝转到了誉王身上,誉王赶忙辩驳:“父皇,孩儿与这梅长苏早就没有瓜葛,私炮房被炸之后,梅长苏,不,这个蔺晨,早就暴露了他和靖王是一伙的真面目,父皇可以看景琰的活跃度,在私炮房事件中,他的活跃度是平时的四十倍,粉丝增长量更是数万倍,为什么,还不是靠他琅琊阁的大V众星拱月?”

蔺晨一转身:“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琅琊阁为什么挺靖王,誉王没有自知之明吗?”

蔺晨拿出手机:“私炮房爆炸后,靖王在抢险救灾,在第一时间发布现场消息,草民虽然不是朝堂众人,但是也愿意以一己之力为朝廷做点什么,没有别的办法,但是草民手下的大V,转发带动几千万粉丝的力量还是有的。誉王殿下你当时在做什么呢?”

蔺晨翻开誉王的微博,一共只有三条微博,两条在祈福,一条在暗暗指责靖王私自调用兵士抢险救灾,目无法纪。

蔺晨:“但凡誉王殿下您发一条有用的微博,我琅琊阁必会全力支持!”

夏江刚要呵斥,蔺晨的眼刀轻飘飘的递了过去,夏江竟然一时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反而给了蔺晨可趁之机。

蔺晨:“而且,夏首尊既然要告臣与靖王勾结,为何靖王不在场?夏首尊是想趁人不备,直接定罪吗?”

梁帝嗯了一声,靖王不同以往,现在是当红亲王,如果贸然定罪,一定会引起巨大的社会反弹,所以梁帝给高湛使了个眼色:“既然是告发靖王与梅长苏,怎么可以没有景琰,高湛,让景琰进宫,我要听听他怎么说。如果他真与此事有联系,你放心,朕绝不轻饶。”


梅长苏胸口发闷的从床上醒过来,飞流坐在他身边,看他睁开眼睛,赶紧摸他的头,又摸摸自己的,然后放心的笑了出来:“没事!”

梅长苏环视四周,蔺晨竟然不在,梅长苏心里咯噔一声:“你蔺晨哥哥呢?”

飞流一字一顿的说:“进宫。”

梅长苏:“为什么?”

飞流说:“老头。”

梅长苏连忙下地就往外冲,飞流死死的拉住他,梅长苏顾不得解释:“飞流,放开苏哥哥,苏哥哥不能让他替我承担后果!那个老头,他会害死你蔺晨哥哥的。”

飞流干脆整个人坐在地上拉着梅长苏,他没法说一整句话,急的大喊:“故意的!”

梅长苏冷静下来:“你是说,蔺晨,故意让夏江抓住他?”

飞流看梅长苏知晓了他的意思,开心的疯狂点头。

“可是……他怎么能确定能从夏江手里逃脱呢?”


靖王的抢险救灾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看着自己已经刷刷涨到了千万的粉丝数量,萧景琰心花怒放。

这时列战英匆匆的跑过来,步子都没停稳:“殿下,陛下宣您入宫。”

靖王眉心一皱:“为什么?”

这时候的靖王,已经不再是那个孑然一身轻的靖王,他学会了猜测对方的目的,让自己好有准备。

列战英着急的说:“今天早上誉王已经先去了宫里,然后夏首尊据说带了一名犯人也去了。”

“犯人是谁?”

“不知道,不是卫铮。”

靖王开始往最不好的方向想去,他握住拳头,营救失败了吗?

这个失败的后果,他扛得住吗?

靖王整了整袍服,衣冠,镇定下来,昂首走进了马车中,向着他的未来走去。

通向王宫的台阶此时看起来异常漫长,靖王走的很沉重,但是当他踏上最后一阶的时候,他突然轻松了,身上所有的负担全都被他卸去,仿佛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桎梏他的心灵,他在那一刻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向着梁帝走去,他看见了威严的父皇,不怀好意的皇兄,愤怒的夏江,还有那个永远笑的风淡云轻,在九重宝殿如闲庭信步,身在困局却仿佛站在云端,一览众山小的男人。

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