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苏美璇的秘密(第一章)

童星苏美璇的秘密(第一章)

sumeixuan1018

我叫苏美璇,今年上五年级。



我是一个小小模特儿、歌手,还当过非常6+1嘉宾呢。别看我才10岁,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呢!一天不挨肏就全身难受——作为一个极品骚货,除了这些之外最关键的是我拥有一个健康稳定、成熟发展的挨肏环境,同时我还要为了更好的挨肏而坚持保养身体、苦练性技……


健康是最主要的,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和橡胶做爱,所以每个肏我的男人都必须干净安全,不会把疾病传染给我;稳定自然也少不了,很多男人都是今天强明天弱、三天有空三天闲的,像我这样天天都需要享受高潮的美女就需要未雨绸缪、合理安排;至于成熟当然不是指年龄,而是指丰富的性交经验,插小B洞、肛交、群交样样能玩,知道怎么带给女人极限的快感;至于发展,嘻嘻,当然就是不断有健康成熟的男性加入进来啦。


小美的衣服性感吗?


青春年少的我还拥有女人无法比拟的条件——还带着婴儿肥的圆润身体,乌黑油亮的长发,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气的小鼻子,樱桃小嘴,白玉一样无暇的娇嫩皮肤。


我目前只有一米五四的身高,不过你可不能小看我是个小学生哦。等脱光之后,你才会发现我的小乳房又圆又翘,已经开始发育啦。我的小细腰盈盈一握,大腿肉乎乎的,屁股也弹性十足哦。我的馒头小屄和屁眼粉嫩晶莹,婉如没被开发过的处女一样,最高记录承受过两根18cm以上尺寸并入一洞的艰巨任务……那可真是让我难忘,只说起来就让我湿了!


我小时候学过舞蹈,最近两年还学习唱歌——原因自然是为了叫床的时候能让你更加销魂、更爽!



现在,就请你把鸡巴撸硬,然后来看小美淫乱又没有节操的日常生活吧……(小心别射在屏幕上面了哟)


放学回家,刚打开房门,就听见一声悠长而高亢的呻吟夹杂在连串的肉体撞击声中,把房间内外隔离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声音持续着,沙哑中略带几分癫狂,似是欢愉、又似痛苦,听在有经验的男人耳中就会变成让人精神亢奋的灵丹妙药——那是女人在性爱高潮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妈妈又在和男人做爱!


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吧。因为妈妈是个喜欢和别的男人做爱的大bitch,所以我小小年纪,也成了个“会走路的飞机杯洋娃娃”


我连忙关上门,手上的书包却不由自主跌落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而我已经顾不得这些,因为我必须竭力夹紧双腿,才能让股间那突如其来的热流不至于带走身体中全部的力气。


肉体撞击的声音嘎然而止。


“谁啊?”妈妈犹自喘息着,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是我。”我连忙答道。


“小美啊……你回来的正好,快进屋里来吧。”我应声推开门,一幅不堪入目的淫靡画面映入眼底,只听妈妈继续说道:“没事,是我女儿……哎呦,小伟你轻点……”


房间里烟雾缭绕,充斥着香烟和精液的味道,几个男人的目光撇过来,在我身上色迷迷地打量着。我习以为常地回望一个个过去,四男一女——女的当然就是我妈妈王冰。



妈妈此刻像狗一样跪趴在床上,高高撅起丰满白腻的大屁股,身下和背后各有一个男人正将他们又粗又长、沾满淫液的大鸡巴重新塞回我妈的阴道和屁眼里。


妈妈背对着我,用左手撑住身体,右手后伸扒开自己的屁眼,同时不忘回头朝我问道:“小美,你放学啦?呆会有啥安排没?”


“还不知道呢,熊哥和小德都没来电话……”我顺口回答着,一边继续扫视全场。首先看见坐在电脑前的杨哥,他是我家楼下的邻居,今年26岁。这段时间因为老婆怀孕,憋的看见女人就眼冒绿光。而且他的鸡巴又长又硬,耐力也好,是妈妈最喜爱的男人之一。


床头正坐着抽烟的男人是刘叔,我们小区的保安经理。今年虽然四十多岁了,但鸡巴粗、体力好、性欲强,肏屄时候最喜欢看着女人在他胯下欲仙欲死的样子。


此刻他的鸡巴软软垂下,显然已经射过一次,但一双色眼还是不停瞄着妈妈那被肏到洞开的地方。


噗哧!噗哧!噗哧……


眨眼间那两个男人已经把鸡巴插好,固定住姿势夹着我妈狠狠肏弄起来。两根大鸡巴抽插的速度都很快,而且很自如,不断根据自身感觉调整着角度……我立刻看出这两个男人显然经常这样肏我妈,而且都是肏女人的高手,他们配合的太默契了。


通常的3P性交有三种状况,排除那些体验猎奇的初哥后,第二种情况就是挨肏的女人太骚了,一对一的条件根本满足不了她。这时候两个男人一起上,就能提供翻倍的刺激,如果再加入些节奏、技巧上的配合,往往能带给女人几倍的快感。


3P的最后一种情况则是女人不够用,只好把身上每个能插入的洞洞都利用起来……这时就要考验男人的技术和女人是素质了:因为毕竟是群交,女人起码要承受两倍以上的刺激,并直到男人满足;而男人在尽量帮女性节省体力的同时,还要考虑不减少自己的快感。


我妈身上的两个男人完美演绎了这一点,让人感觉他们肏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具极品人形玩偶,被正确高效地使用着——虽然是3P,但假设其中一个男人忽然撤出的话,另一个人的动作甚至不需要中断,该怎么肏还是怎么肏。而且他们的抽插非常准确、凶狠、舒服,虽然是各肏各的各自为战,但他们的动作都没有给对方造成干扰,两根鸡巴除了隔着一层肉壁狠狠增加摩擦外,完全只管享受自己肏进去的这个洞。


技术这么娴熟的男搭子可不多见,所以虽然看不到脸,我还是猜出这两人的身份是隔壁住着的父子——平躺在我妈身下的男孩叫小伟,是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居、玩伴,也是我的正牌男朋友——之所以特殊声明这一点是因为我在学校里还有一个男朋友小德,也就是所谓的“备胎”,这样万一有天小伟不肯娶我或者不等娶我就挂了,起码我还有第二选择。


正骑在我妈背上在干屁眼的男人自然就是小伟他爸、我的未来准公公,他们父子两人虽然都是天赋异禀,但小伟显然比他爸还差了一筹。


事实上小伟的肏屄技术完全是他爸教出来的——我和小伟偷尝禁果的时候本来是瞒着家里人的,结果我妈一直没看出来,反而是不经常在家的小伟爸爸一眼就识破了真相……


于是从我破苞后的第三个月开始,先是不得不撅着屁股和他爸领回家的女人一起挨肏,让小伟他爸示范各种肏屄技巧给儿子看。后来自然而然就是交换,父子连桥,3P、群P……等到我妈也加入这个队伍,都是一年半以后的事了。



“小美,既然还没安排就先上来肏会吧?”小伟他爸弯腰用上身压着我妈的后背,只剩屁股飞快起落,将大鸡巴直上直下地狠狠凿进我妈直肠里。这姿势等于让我妈驮着他那150多斤的重量,压得我妈眼珠都红了,张大嘴巴像狗一样喘着粗气。


小伟他爸回头看着我笑道:“可把我累坏了,就等着你回来能歇会呢。”


我舔着嘴唇,一边爬上床一边道:“叔叔你是自己要歇会,还是你的鸡巴要歇会啊?”


“鸡巴不用歇,人可得歇会啦。”小伟他爸直起身子把手伸进我衣服里捏住乳房用力揉搓着,同时胯下发力前顶,粗大龟头将我妈的屁眼撑开,鸡巴好像撞锤一样不断撞击进去,肏的我妈屁眼都合不拢:“过来看叔叔是怎么肏你妈的!


看好我这频率、节奏和角度,呆会你好在上面原封不动替你妈肏回来!”


“还有我呢!”小伟也在下面使劲,大鸡巴齐根插进我妈的阴道里,肏出连串的“啪啪”肉响,长时间流淌的淫水凝固成乳白色泡沫,又被新的淫水溶解,就像在他们的阴毛上撒了一把盐:“今天阿姨这角度找的好,又省劲又爽……先让我爸缓缓,等会咱仨也试试。”


我的奶子被小伟他爸捏住,半边身子都酥了,裤裆里顿时湿了一片,手软的连衣服都脱不下来。忽然觉得屁股一凉,原来是杨哥放下鼠标走过来拽掉了我的裤子。


“我先来给小美热热身。”杨哥用手撸着鸡巴,从后面顶住我的屄口蹭了蹭,叫道:“呦,小丫头都这么湿了,一看就是在外面没吃饱哈。”


随着杨哥插入,酥软的身体好像被充电般复活了。杨哥鸡巴虽然不是很粗,但绝对是我见过最长的,而且硬的像钢筋一样,轻易就能顶开我的子宫口。这种刺激每次都让我忍不住呻吟一声,表达着被鸡巴贯穿的喜悦和充实。


杨哥站在床边用双手掐住我的细腰开始抽送,一边开始说起习惯的开场白:“小丫头,我给你当会临时老公,有啥不满意的地方要多多担待哈……”


小伟在一旁忍不住问道:“杨哥,为啥每次肏屄之前你都得交代这么一句? 多扫兴啊?”


我也摇摆着小屁股插口道:“就是,每次听了都觉得怪怪的……”


小伟爸爸嘿嘿怪笑道:“要怪你们不会玩……小美配合着入戏点,看小杨还怎么说?”

杨哥的动作立刻一顿。


我也明白了小伟爸爸的意思,立刻换上自己最稚嫩的嗓音大叫道:“老公不要啊……人家还没成年呢,怎么可以跟你做这种事情!”


杨哥立刻停下动作,长长的鸡巴却留在我体内,似乎不知该继续抽插还是该马上拔出来。


小伟爸爸学着杨哥的语气淫笑道:“没事,老公多肏你几次,把你肏的和成年人一样不就得了!”


我主动前后套弄起杨哥的鸡巴,沉吟着说道:“那也不行!和成年人一样又不等于成年人,我妈知道了会生气的!”


小伟爸爸桀桀笑道:“你看你妈就在旁边,她不是也没管你嘛?”



“咦,妈妈,你也在陪临时老公肏屄啊……”我假装刚刚发现近在咫尺的妈妈,一惊一乍的叫道:“可是你怎么有两个临时老公呢?”


我演的太入戏了,这问题让我妈微微一愣,不知该怎么回答。


事实上经过小伟父子的调教,妈妈无论在对性的渴求程度,还是自身的淫荡程度都远远超过了我,但是对性的开放程度却依旧保持着老一代人的思想。具体一点描述——就是她宁可欲火焚身,憋得五内俱焚,也不愿意去勾搭陌生男人来做爱!


至于屋子里这四位,小伟父子和杨哥其实都是我勾搭上手然后介绍给我妈的。


而刘叔则是被小伟爸爸领来的——没办法,他的一对儿双胞胎女儿和老婆都让小伟父子给肏了,于是我和我妈就得当成补偿,也给他肏肏。当然还有其他男人,我会在以后慢慢介绍。


总之,我妈就是那种一根筋的女人,说到体位花样,怎么肏都可以。她回答不上来我的问题,倒不是因为脸皮不够厚,而是完全没把小伟父子和临时老公联系起来。


关键时刻还得靠小伟爸爸暖场,他答道:“小美啊,其实我和小伟也想给你当一会儿临时老公,这不是看你一直没回来,就先拿你妈练习练习嘛。”


我惊叫道:“啊?那我不就有三个临时老公了!”


小伟爸爸晒道:“不喜欢的话,你把我们当成临时老爸也可以……”


我笑道:“嘻嘻,我看行……老爸,你们在练习什么啊?”


小伟爸爸一侧身,大鸡巴在我妈直肠里重重起落着,淫笑道:“我在练习怎么肏你妈呢……你看,等会我也把鸡巴这样插进你的屁眼里肏,让你的屁眼也像这样合不拢,好不好?”


我立刻摇头:“那不行!人家的屁屁比我妈小,被肏完该夹不住屎了。”


小伟爸爸笑道:“这好办,爸有好几个办法帮你解决。”


淫声浪语中,我感觉身后杨哥的鸡巴已经比正常状态下还要硬出一倍,肏的我连话都说不连贯了,颤声问道:“什……么……办……法?”


小伟爸爸做思考状,怪笑道:“嗯……我们可以牺牲一下休息时间,轮流用鸡巴塞住你的屁眼,这样屎就出不来了。”


我嗔道:“呸,人家还得上学呢!换个办法!”


小伟爸爸无奈道:“那就要看你自己努力了……你把小屄里的水多整出来点,等会爸爸先在你屄里沾满水再肏后面,就不容易把屁眼肏坏了。”


我想了想问道:“似乎还行……万一我的水不够呢?”


“这不是还有你妈帮你嘛!”小伟爸爸狠狠一挺腰,大鸡巴齐根插进我妈的肛门里,“扑、扑”留在外面的两颗卵蛋好像网球一样先后撞在我妈阴道口和肛门中间的空白地区。小伟在下面十分默契地一抽,把我妈的屄口让了出来。


“哗啦……”


没等积攒的淫水喷出,小伟他爸飞快抽出鸡巴往下移动,用龟头抵住我妈的屄口,就着我妈积攒了半晌的浪液给鸡巴洗了个“淋浴”,然后扭头朝我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和你妈两台造水机,不够的话还有口水嘛……爸够疼你不?为了不把你屁眼肏坏多用心思啊!”


我忍不住气道:“你不肏,就不会坏了!”


小伟他爸哈哈笑道:“那可不行,那我不是白拿你妈练习了吗!?”


听着我的激情表演,杨哥已经彻底进入状态开始冲锋了,肚皮接连拍在我屁股蛋上,发出一串“啪啪”声。我赶紧调整位置把屁股往后凑,同时放松身体把主动权交给他……


屋子里去掉刘叔,剩下三个男人随便谁都能把我肏出两三次高潮来,所以每当他们起兴的时候我都会立刻认输,免得自讨苦吃——我所谓认输当然不是像条死鱼一样的挺尸,恰恰相反,我还要努力摆出最方便男人抽插的姿势,让他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肏我。


深度、角度、速度……我都完全配合。因为只有这样男人才会在最短时间内爽够,然后选择射出来结束战斗,或者休息一下换个姿势。


当然还需要加上叫床声。根据情况合理选择求饶、加油或者惨嚎等助兴叫喊,绝对比使劲扭屁股有用!我就试过同样是早上刚睡醒陪小伟肏屄,最多叫上半个小时他就能射,可如果闷声挨肏的话,往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把他的精液挤出来……所以我一向不吝啬各种叫床:“啊……杨哥,临时老公,你今天太猛了……


哎呦,你这是帮我热身呢?还是要干死我啊……啊……太爽了,人家不要你当临时老公,你给我当亲老公吧……嗷嗷,只要你每天都这么肏我,我给你当小三都行啊啊……又插到我花心了……”



杨哥身子一颤,连忙用手掐住自己的鸡巴根,从我小屄里抽出来,皱眉道:“死丫头真会叫,差点就射你里面了……”


我屄里一凉,感觉空落落的,顿时软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骂道:“想射你就射呗,我又不是不会吃药……干嘛抽出来啊……浪费!”


“不能射,我跟媳妇说今晚加班……保留弹药多肏一会。”杨哥捏着鸡巴根解释道:“等会你要是不出去了我再射,不然你一走,光剩王姐就不够玩了。”


“切!不行就把刘婶和她俩女儿叫来呗,四个女人还不够你们祸害的?”我翻个身,把脑袋枕在刘叔大腿上,小嘴正对着他勃起一般的鸡巴,甜甜叫道:“刘叔歇的咋样?侄女给你裹硬了,来整我一发?”


“还得等会。”刘叔伸出手搓着我的奶子,淫笑道:“我怕摆不平你个小骚货。”


“绝对能摆平,杨哥都把我干的差不多了,谁上来一会就能把我肏的尿出来……”我笑嘻嘻地劈开腿,伸出指头拨弄自己还湿乎乎的两片阴唇,撒娇道:“你看,差一点屄就干肿了,大腿还打颤呢!”


刘叔撇嘴道:“少扯,你那小屄天天都是肿的!”


我忘了声明一点,那就是刘叔的性欲虽然很强,但性能力实在很一般,也就是三、五分钟。不过他肏起来特别猛,鸡巴插进去一下是一下,就像要把整个人都塞进女人屄里似的……短短几分钟,往往能把我折腾的好像被暴肏了半小时一样。


“来,老刘,我帮你一把。”小伟他爸在我屁股蛋上拍了一记,笑道:“我下你上,一起干,咱俩让小丫头抽一会。”


刘叔闻言立刻眼冒亮光地凑了过来。


小伟他爸翻过身和儿子并肩仰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朝天耸立着,朝我笑道:“丫头,还不过来?让临时老爸试试刚才的练习成果……”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小伟他爸既然要干“抽”我,我唯一奢望的只能是多保留点体力,别抽的太厉害。眼看刘叔已经跃跃欲试地撸起了鸡巴,我只好嘟着嘴爬过去,屁股一抬,将小伟他爸的大鸡巴坐进体内,然后反手掰开屁屁,等待两人狂风骤雨般的抽插。


另一边杨哥已经接替了小伟爸爸的位置,蹲在我妈身后不紧不慢地肏干着她的屁眼,同时也没忘了他的经典开场白:“大姐,我来给你也当会临时老公哈……”


我妈福至心灵地应道:“不对,你刚才不是我临时女婿吗,应该叫我丈母娘!


哎呦……小美这孩子是怎么把你的大鸡巴装下的,太长了……快给我演示演示你是怎么肏她的?”


这时刘叔也把鸡巴捅进了我的肛门里,让我和妈妈都变成跪在床上承受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的局面。比较起来,我妈的身材无疑更加丰满,大奶子大屁股,被肏起来美肉乱颤,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韵律。而我则胜在青春年少,女孩的小屄和屁眼粉红娇嫩,皮肤吹弹得破,让干我的人特有成就感。


他们四人刚要发动,我扔在床上的电话响了,是熊哥。


“小丫头,我的兄弟们都想你了……过来吧。”


“嘻嘻,干爹,怎么光是你的兄弟们想我啊?你呢?”


“我?我下面不是也有一个兄弟嘛……他也想你啦,哈哈。”


“那好,我这就去安慰你的小兄弟……”



我放下电话,小伟父子、杨哥和刘叔四人同时一挺身,就好像裁判扣动了发令枪,让四根鸡巴沿着肉洞形成的跑道疯狂地奔跑起来……如潮般的快感立刻席卷了身体。


别看小伟他爸和刘叔两人都已经四十岁上下,但肏屄时候猛劲绝对是场中最狠的。小伟爸爸鸡巴跟驴一样,整根肏进来的时候能让我肚子都鼓起来,不费劲就顶得我小身子一抛一抛,还能好整以暇地凑在我耳边逗我:“丫头,你可得注意了……我看小伟最近总愿意肏你妈,没怎么肏你啊……当心他不要你啦。”


我搂住小伟他爸的脖子抬高屁股,尽量让他和刘叔都有足够的施展空间。刘叔的“暴风骤雨五分钟”真不是盖得,大腿根“啪啪”怕着我的屁股蛋,肏的我连答话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自从鸡巴插进屁眼开始就一直是冲锋状态,不到一分钟就把我肏尿了。


“小丫头今天不抗肏啊,失禁的真快……”小伟他爸立刻停下动作招呼道:“换姿势换姿势,老刘,你的菜来了!小美,好好表演哈……”


“叔叔讨厌,人家从来不表演!”我飞快入戏,翻过身来背对着小伟他爸,让他把怪物一样的鸡巴插进我屁眼里,然后俩腿一劈,水淋淋的粉嫩小屄朝天暴露着,对刘叔眨眨眼睛,腻声叫道:“刘叔,人家还小,受不了你肏的那么狠,饶了我吧……”


这句话无疑是对老家伙最有效的春药,刘叔的眼睛立刻红了,往前一扑双手扛起我的两腿,大鸡巴恶狠狠地朝前插来。


“嗷……刘叔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双倍快感一瞬间击溃了我的神经,我立刻大叫起来。小伟他爸等刘叔插入后才开始动作,先用双手扶住我的后腰把我的身子抬高,他的鸡巴也不再是随意肏弄,而是跟着刘叔的节奏一起狠顶我的屁眼。


我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因为双腿被抬起小屄的高度与视线平齐,让我正好能看见刘叔的鸡巴根不断没入我体内,感觉就像看着一根长矛“噗哧噗哧”地刺进来……剧烈的快感让我再次失禁了,晶莹的尿液从尿道口喷涌而出,有些撞在刘叔的肚皮上又洒落回来,还有一些沿着我的大腿根淌下去,在肛门附近汇聚成小伟他爸的润滑剂。


“噢噢……叔……叔……太爽了!啊,你把我干尿了……尿了尿了……啊!”


刘叔像刹不住闸的机床般狠狠冲撞着,一边肏一边同样瞪着眼睛不肯放过我的每一个表情与动作——他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意识里小伟爸爸已经不存在,胯下女孩正被他独自肏的欲仙欲死,被他征服,任他予取予求。


事实上我的确被肏到了高潮,不过对久经考验的我来说,这种程度的高潮只能算是开胃菜而已,普通人绝对想不出我在性爱上有多么强的承受力和恢复力。


扯开嗓子嗷嗷叫了一阵,终于把刘叔的精液挤出来……剩下小伟父子、杨哥和我妈四个人咋玩我就不管了。


简单清理一下身体,穿上衣服赶赴新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