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惊的中共侵犯人权大案 - 广东茂名公检法冤判二十四名孩子的纪实系列

石破天惊的中共侵犯人权大案 - 广东茂名公检法冤判二十四名孩子的纪实系列

会飞的鲸

2021年元旦前夕,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对二十四名年仅二十左右的孩子进行宣判,最高被冤判14年。


事出有因

身居海外的李某在国外A网站上传了某中央领导人的家人信息,惊动了中共高层。引发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大抓捕。

中共成立了部督专案组,由中共中央公安部督办,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区分局经办,出动大批警力。面向全国各地开始了疯狂大抓捕。

自2019年6月14日,疾风劲吹,阴霾满天。几十个孩子经受了前所未有的磨难,几十个家庭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这些处于懵懂阶段的孩子被带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分别关在挤了三十个人的监室内,环境恶劣,臭气熏天,许多孩子患上了皮肤病,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抓,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炮制冤案

本案承办方经过审讯,发现这些孩子中根本没有该网站的实际操控者。这使急于立功的承办领导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向中共中央献媚的机会,于是继续在这些孩子身上寻找线索,终于找到B网站的会员资料。

2019年7月20日,茂名警方按照这个会员资料大肆抓捕,又抓了几十个孩子关在了茂名市第一看守所。经过审讯,仍没找到上传领导信息的人,关键问题是这些孩子根本不是A站的会员。承办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拿这批孩子开刀了。

2019年10月,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恐怕是一生中最痛苦最难忘的梦魇。他们被秘密转移到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在那里他们失去了最起码的尊严,被剥夺了律师会见权,不让家长存钱,就连衣服都不准邮寄,不得与同室的人说案情,不准说自己的名字,只准说代号。当有人提出这是侵犯人权,就会遭到“特殊待遇”。当他们被秘密告知他们是“反华势力、精日分子、汉奸、间谍”时,纷纷哭声一片,他们想不到这些在动漫游戏中电视小说中出现的名称会安在自己头上,求助无门,极度绝望。他们的名字从电脑系统上被删除,他们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孩子去了哪里。许多孩子得了抑郁症。他们在高压手段下,被强制认罪。认定为“恶势力集团犯罪”。


偷梁换柱

办案方在侦查过程中发现居住在上海市的顾杨阳是B网站的实际掌控人,于2019年10月16日抓捕了他,次日他就被放走了,逃往境外。因其母和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关系非同一般,花钱摆平了此事。其母杨晔,是阿里巴巴股东,手眼通天。

俗话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某人收到这笔大款,可谓喜忧参半,见钱眼开的他喜形于色,但偷梁换柱使其大伤脑筋。挑来选去,煞费苦心,终于选定了一个毫无社会背景的普通人家的孩子,曾应顾杨阳之邀为该站写过代码。可怜这个孩子被无辜扣上了恶势力集团首领的帽子。他被秘密关进南海罗村一间屋子里,遭受惨绝人寰的残酷迫害,被吊打、剥夺睡眠、挨饿、威胁恐吓……据说被打得晕过去好几次,又用冷水浇醒。某人在酒后说:“我看的有些不忍心,那孩子在地上抽搐,都他妈快死掉了……他在被逼迫写完几十万字自述材料后,某蠢驴猛打他右臂,当时就不能动了。如果这些小孩子真是涉及政治,省厅会把这好差事交给他妈的茂名?……”


荒诞判决酿出的悲剧

茂名公检法司,为掩饰错误,欺骗了中央上层,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侵犯人权大冤案!稍加分析,您就会发现他们的愚蠢荒诞,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孩子,九名未成年孩子,十名在读学生,五名被抓时不满二十周岁。户籍分布于五湖四海,互不相识,在互联网上聊天,连对方名字都不不知道。就被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所谓头目是个仅仅二十岁的小毛孩子,且家庭贫困。有谁会听他的领导?此网站不为盈利能构成恶势力集团?

更荒诞的是他们担心蠢事曝光,竟然丧尽天良给人家判重刑十四年。让人家青春虚掷,家破人亡。据说这个家庭中的两位八旬老人因此而离世了,母亲生重病几乎不能自理。


关证据:1104专案上报给广东省公安厅的材料中显示顾杨阳是主犯;1104专案上报给公安部十一局的材料中显示就变成了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