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記三則。(之三)

短記三則。(之三)


#0105、いちごの日

#部分成人內容

#一期三日

 

擁有人類的肉體後三日月宗近才第一次從鏡中見到雙目中的新月,似乎無論他露出甚麼樣的表情,都能見到那比想像中還顯眼的金打映在瞳孔下緣。

 

總覺得少了甚麼......?

看著鏡中潛沉在紺色中的金弧,三日月想起了主人曾對這雙眼睛說過的讚詞,但他有些無法理解人類覺得它美麗的理由。

不上心的疑惑直到一期一振來到這座本丸後,他才突然意會到所謂的漂亮雙目,大概是對方那雙總是漾著不同色彩的琥珀光。

 

三日月宗近仔細地看。

 

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好久不見、粟田口聰明的太刀意會到因為失憶而張口閉口說不出" 三日月宗近 "的名字時,太刀的溫柔與愧疚混雜著罪惡感在初生的體內滾攪,讓他的金蒙上了一層藕色。

接下來、當自己說著重新開始就好並張著笑容,蒼青色的憂鬱淺淺飄渺在金光之上,然後他苦笑著伸出脫下純白手套的右手。

本丸渡過的和平日子他的金總帶著蔥綠,偶而沉綠,無論對象是粟田口的短刀亦或自己,當他慷慨奉獻給那些早已不存在記憶中的人事物多一份的溫柔時,那片金便成為一片草原。

 

「在想甚麼?」

黑暗之中三日月宗近跨坐在一期一振身上,努力地容納下對方的炙熱後,一動也不動地直盯著對方金蜜色的瞳。三日月的視線與其說在等待身體的適應,那更像是單純認真地注視著眼前環在懷裡的刀。

「沒事、嗯啊...等...」一期一振沒有因為對方停止,只是緩速的抽送在三日月體內的性器,另一手輕撫著對方腰,並爬啃上鎖骨、喉結下顎以及早已吻地腫脹的雙唇。

「嗯啊......啊、啊啊...」

 

三日月眼前的男性軀體僅覆蓋著淡薄的月光,幽暗中向來蔚藍的髮絲顯得群青,兩人逐漸同步並加快的律動以及自己猶如混泥般的意識裡,他看見對方濃稠的金中有自己的月白,和極為罕見的赤紅。

快感奪去越漸稀薄的思考,彷彿一切都進入了緩速的寂靜,僅剩埋沒在淚液中的視覺,三日月看見一期一振張合著唇說著他聽不清楚的話語。

只是更大幅的急進讓他的疑問破碎成片段的單音,雙方吐出的氣息再度成為對方的氧,三日月宗近感受到一期一振的唇尖滑過臉頰,在毫米的距離下,這次他清楚聽到一期有些沙啞地說著。

「您的眼睛裡...有美麗的紅。」

 

那大概是你的顏色。

一片空白的溫暖中三日月宗近只剩下這異常清晰的認知。

然後他捧起一期一振的面容,輕輕地吻上那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