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搖滾大義

盤古搖滾大義

匿名者,稿件提供者:滅黃俄

黃俄首領毛澤東曾經說,歷史上每次革命,必定都先從文化輿論上面積累聲勢。現在,這聲勢已經來了,越來越猛烈了,在盤古的怒吼之中,我看到了未來共產黨掉落在地的滾滾人頭。凡主張暴力的革命家們,請你們傾聽盤古的聲音,并且想方設法,讓所有人民聽到盤古的聲音。


1.見過鼓吹暴力的,沒見過這么鼓吹暴力的


知道盤古樂隊后不久,我得到了盤古的《殺殺殺》專輯,坦率地說,首先給我帶來強烈沖擊的是視覺上的。這個專輯的封面上,段信軍光頭赤膊,目露兇光,一手拿著滴血的殺豬刀,一手提著習近平滴血的人頭,血很紅很新鮮,就象剛剛割下來一樣。后來,在youtube上我又見到了《殺殺殺》的mv,段信軍同樣光頭赤膊,拿著刀,瘋狂地上串下跳,象一個即將被憤怒充爆的皮球,揮刀狂吼著砍殺江澤民、習近平等共產頭子們的畫像。千真萬確,很黃很暴力。


我是良民,被幾千年的專制統治馴化,血管里流的是祖先們早已馴良的血,自然見不得這樣的鏡頭。我想,盤古絕對是極端偏激,走火入魔了,這樣的人,精神難免有問題。我雖然動著這樣的念頭,但這樣的心念竟也并不單純,它象閃爍的燈火一樣,得了某種挑撥的啟明,竟帶著興奮跳躍起來,噼啪地燃燒得更明亮了。等我靜下來觀察它時,發現,我其實很期待這樣的事情發生。想象著習近平的頭被造反的人割下來的樣子,不由得幸災樂禍,暗暗狂喜,隱隱然充滿快感。所以,以我的良心起誓,我并不真正馴良。我從來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可以拿著刀,把那個高高在上統治我們十幾億蕓蕓眾生的黃俄首領的頭,鮮血淋漓地割下來,想一想的念頭都沒有。這是因為一種深深植根于我靈魂中的恐懼,象鐵索一樣牢牢縛著它不安分的沖動。靈魂中那種不安分沖動的東西,我想,就是物種普遍所具有的原始自由本能吧。中國人自古以來從小就被灌輸,要敬神畏天,三綱五常,忠君愛國,愛匪黨愛領袖,這種種的教育和馴化,目的其實只有一個,就是閹割,使人將這個專制制度的諸多不平等,當作天然的等級接受下來,從靈魂深處消弭你的抗爭沖動。但是,徹底的閹割是不可能的,可能的只是壓抑和沉睡,嗚呼哀哉,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們社會的集體無意識之中,該有著多少被深深壓抑的本能,時時暗中期待,有斬下習近平頭顱的一天,盡管那集權專制社會中顯露著的集體有意識層面,即那些開足了馬力的意識形態機器,他們的哲學,他們的思想學說,他們的大眾教育,在千方百計壓抑著集體無意識中的這些自由沖動,維護極權的無上地位、極權的穩定。


什么是人的自由沖動?毫無疑問,在專制社會嚴厲的禁錮下,就是暴力的沖動,唯有暴力,才能沖垮禁錮,或者,正因為禁錮,所以才使人更加暴力。翻開盤古的《盤古歌詞三百首》,如同嗜血者找到一個血庫一樣,到處都是暴力沖動,到處都是鮮血狂飆。《干死羅干》,《割丁關根》,《吃李鵬的肉》,《扒朱熔基的皮》,《啃江澤民的骨頭》,《明殺胡錦濤》。單看這些歌詞的標題,就已讓人血脈噴張。吸血,是我所從未想過的事,吸血,本來似乎是李鵬羅干丁關根朱镕基習近平們的專利,與我們馴良的凡人太不相干,但一想到我們也可以象蒼蠅和餓狼一樣,也能笑談渴飲他們血,也能象他們對我們敲骨吸髓一樣敲他們的骨,吸他們的髓,該是何等痛快啊!上帝造人,生來平等,其吸血之性也是平等本具,雖經千年奴化閹割,終不得除滅,在此可謂明證了。共黨統治者們的吸血本性無疑是受保護,被滋養放大,而我等馴良被吸血之人,又何嘗不具備如他們一般的吸血本性,何嘗不時刻在潛意識之中,暗暗地尋找機會,反吸他們的血?以良心起誓,我就有吸共產黨血的本能暴力沖動。因為盤古暴力充血的琴弦,在我的心中產生著極大的共鳴和回旋,將我的無意識領域中潛藏的自由暴力沖動,攪到有意識層面來了,攪醒了。這使我想到水滸。《水滸傳》風靡中國,在于它把我們這個飽受長期專制禁錮摧殘的民族的集體無意識層面的暴力沖動,鮮明生動地揭示出來。人民天性不是羔羊,越殘暴地禁錮,其暴力本性就壓抑的越深,反抗時候發作的就越猛烈。水滸英雄們許多都是殺人不眨眼、甚至殺人吃肉的魔頭,動起性來便是濫殺無辜。李逵的板斧,武松的樸刀,殺了多少法場的看客、官僚的奴仆?全是因為,壓抑的太深。普通人在這種壓抑下,漸漸馴良,如豬羊一般漠然無動于衷,見有反抗者被殺頭,全不知道這是一件關乎自身自由的大事,卻都嬉笑著去看熱鬧。有那些稟賦異常、堅決不曲的靈魂,燃燒起不能泯滅的暴力反抗本能,烈怒熊熊地一路殺過去,殺死皇帝,連帶那些漠然無辜的豬羊,也都慘殺干凈了。讀這樣的故事,中國人靈魂深處卻隱隱地痛快著!盤古之歌弦,實在就是新一部水滸,我民族現時代的暴力潛意識,盡行從其中抒吐而出。


把江澤民剁成肉醬

把習近平剁成肉醬

把習近平江澤民的子女剁成肉醬

把習近平江澤民的子孫剁成肉醬

把習近平江澤民的走狗剁成肉醬

把習近平江澤民的朋友剁成肉醬

把中國共產黨剁成肉醬

把共產黨中國剁成肉醬

把共產黨所有公安警察剁成肉醬

把共產黨所有領導干部剁成肉醬

把中國人民解放軍剁成肉醬

把共產黨的狗崽子們剁成肉醬

剁成肉醬 剁成肉醬 剁成肉醬 剁成肉醬

剁剁剁剁 剁剁剁剁 剁剁剁剁 剁剁剁剁


想象著把這些共匪頭子們連帶其吸血的子子孫孫們剁成肉醬的鏡頭,何其暢快也哉!此乃現時代中國人靈魂深處最潛在的暴力反抗沖動。而盤古鼓吹暴力,從靈魂深處著魔一樣地攪動,就是達到了一種從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唯有如此看,才能領會《殺殺殺》中真正的暴力之美,之酣暢。我想,自由社會中必不存在如此嚴重的暴力,因為如果失去了禁錮,人的靈魂得到了舒展,其力量發散于人的自然生活之中,那么何來暴力呢?真正能馴化人類暴力的,不是專制的文武之道,而是完全的自由生活。暴力源于禁錮,熱脹冷縮的應力可以爆裂水管,拱垮路基,只是因為不得舒展。很多人都說,中國人是一個殘忍嗜血的民族,絕對沒錯,因為中國從堯舜以來,就一直沒有心靈自由的生活,幾千年的禁錮極端殘酷森嚴,其他民族和國家里無法想象,人性不可能不扭曲,不可能不殘暴。它從來就沒有自由舒展,而它又是那么能量強大。所以暴力的根源和全部意義,都要從這點上去尋求理解。現在,中國的深刻禁錮和壓迫仍然在持續地加深著,統治者依舊在全力地閹割人民,使之成為滿足于生存權的豬羊,在改善其生存權的同時,閹割其一切自由權的妄想,對稍有反抗著,即實施極端殘暴的鎮壓,習近平用竹簽和鐵針將高智晟的生殖器都扎爛了,僅僅因為他為法輪功學員主張了一下基本人權。所以,在這樣一個時代,暴力就極有根源,極有意義,在我們的靈魂深處,蘊藏有極大的暴力欲望,要把習近平剁成肉醬。現時代的禁錮和殘暴,已經必然地成為新興暴力的肥沃土壤,而暴力的意義,就將再一次地呈現。那么現在到底是誰在禁錮著我們,暴力又具有什么樣的意義呢?盤古說:


暴力沒有意義

但是用暴力消滅掉了共產黨

就有意義了

一想到能用暴力徹底消滅共產黨

我就感到生活是多么有意義

我就感到人生是多么有目的


論深刻,論簡潔,論優美,都再沒有如此深刻簡潔和優美的暴力理論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它不僅簡單明了地揭示出我們的暴力之源,也回應了那些淺薄無知的唯暴力反對論者的指責,更直接明了地將一個真暴力主義者的生活態度指示出來。只有如此深刻簡潔而優美地理解了暴力的意義,也才理解了盤古搖滾中的暴力之道,盤古之道,一以概之,曰:殺黃俄黨。凡是殺黃俄黨的事,都是盤古所擁護的,凡是可以殺黃俄黨的手段,都是盤古所主張的。黃俄黨是一切禁錮之源,因而也正是一切暴力之源,黃俄黨的滔天罪行,對中國人的極端禁錮,正是中國現代暴力產生,發展,發作的根源,現代中國的暴力必以最終暴力消滅黃俄黨為高潮,由此達致于平息寧靜。盤古如此迷戀暴力,并不是因為暴力自身有什么意義,而是因為,黃俄黨激發著我們的暴力沖動,暴力沖動可以消滅黃俄黨。由此,在盤古看來,暴力不僅僅是一種手段,更是一種生活意義,是為人處事所應有的態度,是一種宗教信仰,現在呢,則正是拿起屠刀,立地成佛的時候。如果全面深入地理解了現時代暴力的意義,就不可能不崇拜暴力,不可能不禮贊暴力,不可能不全身心地、虔誠地奉獻于暴力。盤古在《新地藏王》中唱道:

舊地藏王說 我不入地獄

誰入地獄

新地藏王說 我不殺死共產黨

誰殺死共產黨

在《七十級浮屠》中唱道:

救人一命 勝造七級浮屠

殺死一條共產黨人的狗命

勝造七十級浮屠

在《立地成佛》中唱道:

殺共產黨一千刀

立地成佛

在《我的慈悲》中唱道

我的慈悲早已讓我的淚已成灰

我的慈悲就是讓中國共產黨人在我的刀下做鬼

大徹大悟的盤古,直達暴力的澄明之境,若非大徹大悟,就絕不可能如此明澈而清晰地傳述暴力的宗教意義。暴力宗教,暴力之道,暴力是光,是電,是熱,是真理,是意義,是慈悲,是superstar,世人必靠著暴力而得救。盤古樂隊,便是暴力教的傳道士,他們的詞集,就是新福音,他們的搖滾,就是最好的贊美詩。毫無疑問,一個人若沒有力量,他必可以藉著讀誦盤古歌詞三百首而獲得對暴力的信仰,獲得暴力的力量,就象穆斯林們讀誦可蘭經一樣。上帝已經與世人立下了新的約法,“是要叫世上動刀兵”,規定他們暴力鏟除共產黨,這個新的真理,新的福音,便從盤古樂隊這里,傳到人間來了,盤古是先知先覺者。盤古對暴力的虔誠態度,就是未來每一個暴力教教徒的態度。自由社會里有權否定暴力,因為他們本不受禁錮,不受束縛,凡事訴諸于法律,暴力毫無意義。極權社會里,我們生來即受禁錮,“從物質到精神,從肉體到靈魂”,從不曾自由舒展,從不曾解脫。六祖問:誰在縛你?是共產極權的統治者們在縛你。他們多方誘導洗腦,讓你面對暴力思想時如羔羊一般恐懼發抖,沒有別的緣故,他們就是要讓你就范,作一頭任其宰割的家豬。同志們,現在是解粘去縛的時候了,盤古的聲音,讓你豁然舍去重重束縛,恍然大悟于暴力之本能,唯悟自心,不從他求。盤古號召我們,長出獠牙,回到野豬林。


2.暴力教的福音和預言,作為oracle的盤古

信暴力的人有福了,用暴力的人得救了,盤古就是這么認為的。盤古說:“打倒共產黨,為人民報仇”,“就是要報仇雪恥,報仇雪恨”,“我多么想幫你們報仇,我多么想替你們報仇”,黃俄黨暴力制造了深廣的仇恨,因而也造就了深廣的報仇欲望,人類心靈深處的報仇欲望,實在是一種宗教需求,殺死黃俄黨得滿足,殺死黃俄黨得幸福,便因此而成為福音。暴力能成為一種宗教,乃是因為它可以實施拯救。暴力教民實實在在地看清了他們所身處其中的禁錮之牢獄,必須通過暴力來砸碎,這鐵牢之中的囚徒,也必定只能通過暴力才能得救。砸碎之后、得救之后的生活是什么,那就是人們內心中所仰望的平安和自由,這就是暴力的福音。盤古在《新太平歌詞》中唱道:


殺死公安 幸福平安

打死警察 富貴榮華

搞死便衣 皆大歡喜

處死特務 心滿意足

弄死奸細 一本萬利

整死叛徒 舒舒服服

免費反共 生意興隆

推翻中共 萬民稱頌

盤古樂隊 反共免費


這些淋漓生動而極富成效的歌詞,以廣大勞動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方式,把暴力殺死黃俄黨之后的天國景象,通俗易懂地傳達給人民。這對于長期生活于黃俄黨的黑暗禁錮,長期受黃俄黨各級官僚欺壓的受苦受難者們,無異于一縷新鮮的光明,開人眼目,獲取新生。盤古所傳播的,就是暴力拯救之路,信暴力者得救。耶穌說,凡是求我的,必得著。凡是求諸于暴力的,也必定得著,必定獲救,必定殺死黃俄黨。殺出你的自由,殺出你的民主,殺出你的幸福,殺出你的滿足,一切,必須求之于暴力滅黃。暴力就是耶穌,暴力就是真主,信,望,愛,就是我們對暴力所應具的態度。


盤古在《讓共產黨去見馬克思》中唱道:


假傳萬卷書 真傳一句話

讓共產黨去見馬克思


真理是多么的簡簡單單,佛教的真傳就是一句話:“南無阿彌陀佛”,暴力教的真傳就是一句話:“讓共產黨去見馬克思”。活在專制極權國家的人們,除了暴力,別無選擇,或遲或早,必定山窮水盡,圖窮匕見。因為專制極權的性質就是為所欲為,騎在人民的頭上作威作福,敲骨吸髓,必然不可控制地發展到你再也無法忍受的地步。暫時的忍受,只會加重他們進一步禁錮的強度,總有一天,你不得不選擇暴力。遲選擇,不如早選擇,被動選擇,不如主動選擇,消極選擇,不如積極選擇。反抗極權,暴力是唯一真理,加入暴力教,是唯一歸宿,成為暴力教教民------暴民,是唯一出路。暴民們得著這樣一句真傳,虔誠頂戴,信受奉行,以摩頂放踵、燃指焚身般的大無畏勇氣,搗毀黃俄黨魔穴,這將是未來不久必然出現的歷史畫面。盤古說,“讓我們拿起武器,反抗國家機器”。作為暴力教的oracle,盤古反復預言著:


暴民來了 報應來了

暴民暴民 報應來臨

暴民暴民 殺盡不平

暴民暴民 暴力革命


可以十分肯定的說,未來的革命,將讓黃俄黨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人頭落地。黃俄黨所激發的暴力應力之深廣,其所犯下的血腥罪惡之深重,都是史無前例的。血債有利息,欠的越多,拖的越久,利息就越大。黃俄黨欠下的血債,太多了,拖的也太長了。未來的革命,必將血流成河,積骨成山,全面清算黃俄黨的血腥罪惡。他們的死人,要被鞭尸,掘骨揚灰,他們的活人,要被槍斃,他們活人的活親屬,與黃俄頭子們一同分享人血的親戚朋友,也將被槍斃,監禁。一句話,革命就是他們的末日,上帝的審判終結,等待他們的是永久的地獄。因為專制的罪惡,在黃俄黨這里實在已經歷史性地達到了惡貫滿盈的程度。盤古對于專制的罪惡,是看得極為透徹的。中國專制史上最強盛的朝代,唐朝,在盤古看來也是虛幻的夢象。盤古在《東土大唐的罪惡》的唱詞里說:“一提起東土大唐,幾乎所有現代漢人都覺得那是中國最好的朝代,都條件反射的想恢復大唐榮光,做夢都想回到東土大唐的時代,做夢畢竟是做夢,就算東土大唐是中國人最好的朝代,也無法掩蓋它的罪大惡極”,這是對夢回唐朝這種專制遺民憤青三流樂隊的無情鞭撻,專制的強大,使奴才感到光榮并且無盡回味,卻絲毫掩蓋不了專制的罪惡。盤古借著西游記中的如來之口,細數東土大唐的罪惡,聽來令人毛骨悚然。在我看來,盤古所言這東土大唐的罪惡,實是中國幾千年專制集權下所有罪惡的縮影。專制造成的人性之退化,思想之萎縮,文化之腐朽,是殺人不見血的。被統治者人性退化成豬羊,只為了卑賤地生存下去,易子而食也無所顧惜;統治者人性退化成了豺狼都不如的兇殘,易牙獻其子之肉,他也能甘心食之。中國人心靈隔膜于自由和人性很久了。在黃俄黨當政之后,專制中的專制,極權中的極權,在馬克思加秦始皇的魔頭毛澤東及其現代傳宗者如習近平之流這里達到了頂點,人民寡于自由精神,極易被其驅使和煽動,因此誅殺迫害了難以計數的知識分子,使中國在精神方面的進步努力化為虛有,由此更是造成慘烈的人禍,餓死中國至少三千萬的人口,流毒綿綿,當今的禁錮和殘暴,又在習近平之流的陰毒操作下,進入新的境地。在這些禁錮和殘暴之下,中國的太平和諧時代,就像太平間一樣繼續默然無聲,貪官污吏則如陰魂惡鬼一般橫行于滿世界,暴行天天上演,罪惡日積月累,這些罪惡,使如來都感到厭惡的罪惡,如何不使那暴民心中的暴力之烈火和巖漿,炙熱熊熊?這屠殺一切狗官習近平的力量,就在地下醞釀,中國人的靈魂深處已經厭倦了幾千年的專制罪惡,憤怒了幾千年的專制罪惡,黃俄的專制罪惡,必將被暴民清洗。請看現在這些在痛快地肆無忌憚地積累他們罪惡的那些人:警察們酷刑泛濫,安之若素;稍有權勢金錢者,則可草菅人命,叫囂“給我往死里打,大不了陪二十萬”;國安武警,隨時對你無情鎮壓;監獄里打手們如牛頭馬面,面對暗無天日的折磨習以為常。盤古樂隊預言了這些罪人的未來:

《盤古預言》

對他人使用酷刑的人

自身必定遭受酷刑

草菅他人人命的人

自身必定被草菅

告密出賣他人的人

自身必定被出賣

對他人進行無情鎮壓的人

自身必遭無情鎮壓

送他人進監獄的人

自身必定成為獄底游魂

多少為富不仁的有錢人

必定會被當場擊斃就地正法

還有那些無恥自私卑鄙的小人

必定會被無恥自私卑鄙的處決

我的預言 不期而至

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


他們將在未來的暴力革命中,落得什么樣的下場呢?暴力的下場。冥冥之中,盤古展示歷史畫面,以此預言未來的歷史畫面。我認為,未來真實的歷史畫面,將會比這還要殘酷。


《明朝末年的農民起義》

柏楊先生在獄中所著的中國人史綱里

有一段描寫明朝末年農民起義的文字:

農民們對政府官員痛恨入骨

凡官員被擒,即砍斷四肢

刨開肚子,挖取腸胃

或用亂箭射死,熬成膏油

從這些殘忍的報復行為

可以推斷出官員們平時對

人民的毒害,必千百倍于此

才使得這些善良的農民陷于瘋狂。

https://telegram.me/joinchat/CeGy1zzACcX7yO5PgCCewg


中南海中的袞袞諸公們,又會是怎樣的下場呢?盤古說,“一個不剩,雞犬不留” :


《血洗中南海》

我喜歡武松 武松殺人時最美

我喜歡武松 手中那把滴著血砍卷刃的樸刀

我喜歡武松 血濺鴛鴦樓

我喜歡武松 我要血洗中南海

要一個不剩 要雞犬不留

要解心頭恨 血洗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