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

生人勿近

湖底月圆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


Eduardo出来时还是晴朗的天空此刻已是乌云蔽日,他皱了皱眉头,下意识舔了下嘴唇,衡量着下一步应该是走进可能下起的大雨的路里,还是……


手机在口袋里发出震动。


Eduardo大拇指滑开锁屏,有一条新信息提示进入。



“你舔唇的样子真诱人。”



Eduardo面无表情地删除了这一条短信,他从半年前开始就开始收到这个短信,刚开始时,对方都会发一些“今天天气不错”,“记得多穿衣服”的问候,他有时也会回一两句,但后来对方开始发一些“你穿那条黑色的CK内裤更性感”“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些”时,Eduardo开始觉得很不舒服,他试过换手机,换号码,但对方总是没过两天就能再次捉到他。


那个人似乎是个女孩子,总是会锲而不舍给Eduardo发一些“我很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之类的表白,Eduardo开始拒绝了几次,但对方仍然没放弃后,Eduardo就不再回应那个人了。



好在那个人还没有神经质到打骚扰电话的程度,否则Eduardo肯定就要求助于警察。


那个人似乎很明白Eduardo的底线在哪里。



Eduardo去了面包店里买了一些新鲜的食物,等他出来时,天上开始掉豆大的雨滴了。




“Gosh!”Eduardo翻了个白眼,他今天没打算走多远,于是没有开车,这下倒是措手不及了。



好在Eduardo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Eduardo梳理了一下头发,“去东海岸线。”



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子拿着高定的Prada护着面包,面包一点事都没有,倒是价值五位数的西装不能要了,但他没心没肺地倒是不心疼。



很快,司机停下了车。



“谢谢。”Eduardo给了钱,抱着面包下了车,没两步就小跑到家门口,匆匆忙忙换下鞋后,连门都没来得及关就把面包放到橱柜里,他对着落地镜换下了Prada,然后拿了一条毛巾,慵懒地躺在床上擦着自己的头发。



然后,Eduardo的视线就落在落地窗外。



“雨下得真大啊。”把窗外的景观树打得发出一圈白色的光晕来。



忽然,Eduardo僵住了。



不会吧。


不可能的吧。



Eduardo屏住了呼吸,从床边站起来,从橱柜里摸出了一个棒球棒。



客厅与卧室隔着一条走廊,Eduardo提着棒球棒打开了走廊一侧卧室的门。



客厅那头没关的门恰好处在一个盲点,但能听到有雨声从那里传来。



我只是说我要去东海岸。




Eduardo向客厅走去。风把窗帘吹得鼓鼓的。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





Eduardo看了过去。


门咧开一个小小的缝,没有水迹延伸屋内。



但Eduardo还是不放心,他依次检查了每个房间,把打开的窗户都关上。




确定安全后,Eduardo长舒下一口气,忍不住笑了笑。




晚饭是一些简单的沙拉,Eduardo一边看着气象数据一边完成的,克里斯蒂九点后打来了电话,Eduardo还跟她说起这件事。



“你肯定是忘记了你自己说过。”克里斯蒂安慰道,“你之前还跟我说你想要陪我过春节的,结果你转头就忘记了。”



“我的错。”Eduardo大笑道。



热恋中的人在电话里好一番浓情蜜意,Eduardo恋恋不舍地结束之后,就回到卧室里躺下了。





半夜里,Eduardo是被一阵瘙痒惊醒的,迷迷糊糊之间,他感觉黑暗之中有什么在舔舐着他。



睡意瞬时被驱散,Eduardo立刻抬手去摸棒球棍。


一个极大的扭力把他的伸手的趋势给遏制住了,Eduardo还没来得及惊讶,灯就被打开了。



毫无防备的光瞬间射入眼底,让Eduardo忍不住抬起胳膊下意识阻挡,又再一次被熟悉的力量遏制了——一根绳索,有点像魔术师们用的那种尼龙绳,可怕的坚固地将他两只手腕牢牢绑在床头柱上。



“你是谁。”Eduardo一边闭着眼睛问一边拼命回想以前学过的若干种挣脱绳索的方式。



“对不起,”一个声音从他的侧面传来,Eduardo适应了一会儿光线后向声源处看去。



一个瘦削的白人男性,大概三十岁左右,留着寸头,眼睛深陷下颌削尖,正微微探头扫视着Eduardo,使得他的正面被顶灯照射出一个可怖的骷髅的图案。



Eduardo的身体在他的指尖下缩了缩,像是温暖的巴西受不了极寒天气,而不得不微微颤抖,他克制自己的恐惧与肉体束缚的不适,快速地把话赶出口,“钱在抽屉里,请自便吧,走之前请放了我或者帮我打个电话——我绝对不会报警的。”




男人摇了摇头,又搓了搓手,“不,Edu,你误会了……不用去解绳子了,这是专门的结,你解不开的。”



Eduardo触电一般收回了做小动作的指尖,他的胸腔起伏着,像得了疾病的人,却又在医生的指示下调整着呼吸。



“你想干嘛?”



床边的闯入者摸了一把寸头,然后就势坐在Eduardo到腿边,“Eduardo,你好,我叫Daniel,我们认识很久了。”



看见Eduardo困惑的眼神,Daniel抬了抬下巴,“短信。”




“是你发的!”Eduardo惊怒交加,一时间脑子里混混沌沌说不出话来。



只是下意识地向远离Daniel的方向缩了缩,浅棕色的眼珠戒备地盯着来人。


这位巴西的贵公子吞了吞口水,放低了声音,像要努力“你想干什么?”



Daniel咧开嘴角,“Edu,Edu……”



“总算是,终于又……”男人低下了头,“……很高兴见到你。”



他凑近Eduardo的耳畔,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你知道吗?”




Eduardo努力地平稳自己的心跳,处理着话中的信息。


“你老不理我,是不是有新朋友了?太让我伤心了……”Daniel漫不经心地起身,摇了摇头,捻起身下人的下巴,手指在Eduardo刮的干干净净的肌肤上摩挲着。




这个人看起来精神不太稳定,我得先缓住他。Eduardo努力沉着地想。




“所以,我忍不住了,就来找你……”Daniel的视线梭巡了一下,在Eduardo的呡得紧紧的唇上停住,“你开心吗?”



“……你比照片上更美,我好想好想成为你的……”他停顿了一下,挑选着词汇,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朋友。”



“等等,Dan……Daniel,”Eduardo勉强牵动下嘴角,“你能先放开我吗?我不会逃跑……你这样绑着……我太疼了,我会做你的朋友,你会成为我最好的朋友Daniel,但是你得先放开我……没人会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



“真的吗?”闯入者眉毛挑动了一下,“既然我们是朋友,那是不是说……”



他拉上了窗帘,把雨幕关在娟鸟和草叶的纹路之外,“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他就这样迈开双腿跨上了床,骑在了Eduardo的腿上,一点询问的意思都没有,抽出自己腰间的皮带,及掀起Eduardo的睡衣。



“宝贝,你的身体和你的脸蛋一样美,”Daniel喟叹了道,“你的体内呢?也会如此吗!”



Eduardo才意识到有被侵犯的危险,挣扎扭动,怒吼,“滚开!别碰我!你敢碰我!警察会抓走你的,你会坐牢的!”



Daniel忍俊不禁地轻松骑在了Eduardo的腰上,听着毫无胜算的威胁,“装不下去了?这就开始了?”



Eduardo感觉到一只探入脐下三寸之地,想要挤进他夹得紧紧的双腿中央,用润滑剂涂抹着不恰当的入口。



他挣扎着,绳索在手腕处勒得通红,但Daniel骑在他身上让他一点也动不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睡裤被拉下,Daniel的膝盖顶进双腿间,在他的生殖器官上满是威胁地撵动了一下。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Eduardo凄厉地尖叫,“我的家人是巴西人!他们一定会开枪杀了你的!一定会!”



Daniel依旧不为所动,他脱掉自己的衣服,精悍的肌肉就显现出来了,深棕的脐毛一路蔓延到裤子里,他抱紧了身下人,一边脱裤子一边说,“我不仅知道你来自巴西,还知道你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呢,不过宝贝啊,这个是你的人生第一次,可能会有点疼,我尽量轻一点,不过我这方面的需求有点大,你多理解一下。”



说完,他脱下裤子,勃起地发紫性器傲人地紧贴着腹部的耻毛,耀武扬威地像把墙直指着Eduardo入口,他伸出两根手指扩张了一会儿,就抬起Eduardo的腿,准备进入。



“Daniel,Daniel……”Eduardo真的慌了,他左右摇着脑袋,一边哭一边祈求,“我们会成为好朋友、恋人的,但你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发誓,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但不是现在,你这样做我是永远不会和你在一起的Daniel,我只会恨你……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自己交给你的,我保证。”



Daniel看着Eduardo。


后者一脸真诚地看着他,甚至挂满泪水的脸庞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微笑的东西,显得既纯真又无害。



Daniel勾了勾嘴角,将嘴附到他耳边,“Edu,你真当我是白痴吗?”



下一秒,庞然大物就挤入了甬道,错愕的神情还保留在他的脸上。


他的手指下意识要抓住什么,但只暴露在空气中徒劳地抓握了一下,就被Daniel紧紧地攥住了。

Daniel开始挺身,试图把自己全部进入到温暖的内腔中,激起身下人应激地蹬了一下腿,他在上方忍不住呻吟喟叹着,“宝贝,你真紧……你夹得我快受不了了……”




Eduardo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快极了,对方正在体内盘旋着扫来扫去,仿佛正在寻找什么。


“别……别动了……”Eduardo感觉自己的肠胃被拧成一团,疼痛和异物入侵的不适感让他反胃。


Daniel闻言挑了挑眉,往里狠狠来回了两下,Eduardo反射地向上窜了一下。



一阵火热的快感倏然让腰眼发软。


Eduardo用胳膊遮着泛红的眼眶,不肯泄露出一点呻吟。


“啊,找到了。”Daniel看着他,说道。“这么害羞啊,宝贝儿。”


然后,他把身下人的双腿大大掰开,沉下身体开始舂捣那一处,像一只永不停歇的机器。


“Edu,Edu……”Daniel摸着巴西小少爷的脚腕,“……你真美好,我第一次见到是就喜欢上你了,可你太幸福了,你的人生太顺畅,有太多人喜欢你了……”


Eduardo昏昏沉沉地,只觉得自己是把扇子,被人握在手里随意地摆来摆去,他晕得想吐,又被快感折磨得想哭,他感觉自己要被钉进床里,唯有紧紧地抓着床柱,得到一点安全的补偿。


“Edu!”Daniel忽然惊奇地笑了,“你勃起了!”


Eduardo羞愧难当地紧紧闭着眼,拼命地把自己从欲望的拉出来。


Daniel开始对着之前寻找到的那一处进攻了,他开玩笑般看着Eduardo勃起的阴茎被抽插摇动着,没着没落地孤独地呆在腹部的位置,其中一滴前液从小口溢出,然后顺着阴茎流下,没入嫣红地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小穴里,随着Daniel的金棕的耻毛摩擦肌肤和不停抽插着洞口的粗壮肉棒,被肌肤之亲打成白色的泡沫。


快感堆积即将爆发之际,Eduardo恐惧地拒绝着,拼命想要蜷缩身体。


但Daniel残忍地制止了,他把Eduardo的在挣扎中凌乱了的额发拨开,按着他的脸庞,直视着他的眼睛,下体以一种极缓却有力的节奏抽插。


然后看着他在他的注视下一点一点地……


高潮。






Eduardo像一只搁浅在沙滩上的鱼一样大口呼吸着,Daniel细细地品味着刚刚尽收眼底的美景,他把耻骨紧贴着小少爷的,掐着手感绝佳的腰肢律动着,耻毛沾着对方的爱液湿哒哒地紧贴着私处,泛着让人心发慌的既痒又痛的快感。


“我的Edu,你上了克里斯蒂,所以你要娶她,”Daniel顺着还在Eduardo敏感的哭泣的阴茎,摸到下面两颗发凉的红丸,“现在我把你上透了,那你就是我的小婊子了。”


“Edu,这个主义听起来真不错,我的小婊子Edu……乖乖在床上等我的Edu……”他到指尖划过Eduardo颤抖着挺立的乳头,指甲轻轻地刮蹭着乳晕,“听说你快结婚了?”


Daniel低下了头,看不清面容。


Eduardo没有说话,他快要被急速的抽插撞碎了,之前聚顶的快感此时又席卷而来,他的阴茎勃起得又急又快,气势却大不如前,一副丢盔弃甲饱经蹂躏的败兵模样。


“让我想想……让我离开我的小婊子是不可能的……不如,你去和克里斯蒂说不结婚了?”Daniel瞧着Eduardo一副着急的样子,勾着唇冷笑了一声,“也不愿意?ok.”


“那你就受着吧。”


Daniel不再怜惜,大幅度地挺弄着,一边干还非要一边羞辱,“让我想想,含住金汤匙出生的小王子,结婚之后,放着貌美如花的妻子在家中独守空闺,一点也不能碰,天天晚上跑到三教九流的小地方……Eduardo,我要在我的黑色地毯上干你……是的,我们不上床……如果我的伙伴到我家里来了,你得像个合格的小婊子一样坐在我的大腿上……你的妻子会气得发抖的,说不定还会红杏出墙……你确定要一段这样的婚姻吗?”



Eduardo抖着,全身潮红,呼吸急促,Daniel又快又急,他蛮横地在他体内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以此来让这个初经人事的小公子铭记他人生中第一个男人。


“你想要跟克里斯蒂生孩子?别做梦了,你是我的小东西,你全身上下都得属于我……包括你这根快什么都射不出的小东西……我会给你带上贞操带的……知道那是什么吗?哦!你怎么会知道呢……一个小笼子……专门关住你用来播种的小可爱的……我真期待新婚之夜克里斯蒂的表情……”


“我得告诉你的妻子,‘抱歉了,不过Eduardo是我的小婊子……他前面这东西这辈子恐怕永远派不到用场了。’Edu……Edu,真不好意思,你这辈子恐怕休想传宗接代了……”Daniel说着,用力抓着Eduardo的肩膀向下按,一股又一股白浊在他的小婊子的小腔道里爆开,弄得湿漉漉黏嗒嗒的。


Daniel抽出发泄后的肉棒,站起身来,看着一片狼籍的Eduardo——任谁看一眼都知道他们经过怎样疯狂的性爱,然后解开了拴着Eduardo的绳索。


“疼不疼啊亲爱的,”Daniel捧着Eduardo仔细呼呼,“抱歉,这家绳子太勒人了,下次咱不用他家的了……”


“还有下次?”Eduardo没好气地瞪着Daniel,“说好只绑一会儿,这一会儿都会儿得快天亮了!”



“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Daniel赶紧摸摸小手搓搓揉揉的,“太入戏了,职业习惯,职业习惯……”


Eduardo忍不住问,“那这次……我演得怎么样?”


“有进步,太有进步了!”Daniel赶紧吹捧,“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不过Edu啊,你可不可以不要老笑场啊……你拿胳膊捂脸好几次我都看到你脸笑好了都……还好我帮你圆回来了……”



Eduardo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


Daniel见状赶紧把美人抱在怀里,“下次轮到实习你的性幻想了,是在图书馆吗?好的,那我明天去准备一些学生证件,你是想在哥伦比亚大学还是麻省理工大学呢?或者你的母校哈佛?”



“哦?你想来一场晨间性爱?”




“可以!当然可以!”




“我们会有无数个清晨,我会日日和你一起醒来。”



“我爱你,我的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