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来临何处是庇护所 县乡治安已经彻底失控——米脂血案

灾难来临何处是庇护所 县乡治安已经彻底失控——米脂血案

翻墙者 摘自《小民之心》

各位朋友好,这里是小民之心。

发生在陕西米脂的恶性伤害学生的大案已经过去五天了。官方的媒体似乎在有意淡化这个震惊世界的血案,不仅没有任何案件背景信息的流出,而且,不多的几篇报道居然还有被删除的。

直到今天,外界了解的信息也很有限,只知道杀人凶手是为陕西米脂县赵家山村的赵某,1990年1月生,曾经在米脂三中读过书。

在网络时代,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由此可见,当地控制得非常严密。网上有消息说,事发后,当地立即进行全面维稳。除受害者的直系亲属被各级官方派人以陪伴安慰的名义全程看守外,且去当地的记者们也都被当地部门统一般安置在了宾馆里。面对这样一个凶杀案,当地却如此防范受害者和记者,控制信息的扩散,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这只能会增加外界的怀疑。

对于外界最关心的这个恶性杀人案的作案动机,当地警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告诉外界——杀人凶手在上学时曾受到过同学的欺负,因此记恨学生,多年后持匕首杀人。但是,当局的这个说法,立刻就遭到了外界的质疑。

网上检索了一下,米脂第三中学只有初中,并没有高中。嫌疑人今年大约28岁,离开学校应该已经10多年了。凶手当年受过同学的欺负,这有可能。但是,毕业十多年以后采取这样的方式报复,去杀害那些和他毫无关系的学弟、学妹。这逻辑上有问题。警方的这个说法,是缺乏说服力的。反过来说,当地警方急忙发表这样一个明显有问题的说法,这反而说明,这背后可能有一个当局不希望外界知道的原因。

凶犯这样滥杀无辜,他的目的显然是报复社会,给当地政府制造难堪。一般来说,这种严重的反社会的案件中,凶犯都是遭遇到了比较重大的人生挫折,或者遭遇到了极端不公正的待遇,而又无处申告。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作为一个只有28岁的青年人,疑凶并没有遭遇什么重大挫折。因此,我们可以推测,疑凶在死前遭受到了什么让他感受极端不公正的待遇。而从当地政府警方的过度反应中可以看出,这种可能性显然不能排除。

目前,除了一些经济非常发达或者资源非常丰富的个别县,绝大多数县和县级市财政都严重依赖转移支付,也就是说由上级政府给予财政 补助。同时县可能又是中共干部密度最大的地方。一个不大的县可能有几十个县级干部,几百个科级干部,由财政供养的人有数千人甚至上万人。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生存,拼命搜刮百姓,因而县乡地区往往也是各种社会矛盾最尖锐的地方,也是治理环境最复杂的地方,大多都存在着各式各样的严重问题。只不过平时不为外界所关注,一旦出现重大事件,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时,很有可能暴露出很多被平时隐藏的问题。这可能正是每次出现重大事件时,所有地方政府都是采取控制媒体,严密维稳的主要因素。

关于县乡地区的政治生态,前些年一部名为《中县干部》的学术著作,对此有过深刻的解读。县乡地区基本上已经是一潭死水。原有的社会阶层早已固化,家族政治对基层权力的垄断,导致了权力的家族化、私有化。低层百姓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而且越是乡、县,越是依赖人际关系。缺乏社会关系的基层百姓在遭受欺凌之后,很难得到司法救助。更没有正常的渠道加以抗争。除了上访之外,几乎无路可走。底层百姓对待不公,除了忍受,就是诉诸暴力。整个社会完全成了丛林社会,弱肉强食。百姓们没有一个正常的选择空间。长此以往,危险不必多说,积累的社会矛盾很难不激化。

事实上,这些年不断出现的报复社会的恶性案件,特别是杀学生、杀儿童的重大案件,几乎都发生在这些远离大城市的县、乡地区。

比如:

2010年4月,广东的县级市雷州市,一名男子冲进校园,持刀砍伤18名学生和一名教师;

2012年12月,河南光山县,一名男子持刀砍伤了22名小学生;

2014年9月,广西灵山县平山镇,一名中年男子砍杀了四名正在上学路上的小学生。

从这些血淋淋的事例我们可以知道,县乡区域的治安状况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中国的苛捐杂税其重为世界所罕见,有学者将其定义为“死亡税率”。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有许多政府机构却要依靠非法手段或者不正当的方式筹集经费。最常见的就是警方以各种名目罚款,由于警察长期需要通过罚款来弥补工资福利的不足,所以必须培养资源,保持可持续性,其结果必然是纵容不正当的生意,甚至是犯罪活动。而罚款的本质,实际上就是收保护费。关于警方借执法行动创收的传闻很多,但是,真正见诸于公开的、正式出版的文字资料却并不多见。

黄海博士的论文《灰地——红镇混混研究》,有难得一见的警察创收的文字记录。这篇论文,他给出了一个县公安局和派出所相当具体的创收数字。

县公安局只负责这个派出所60%的工资发放,其余40%的工资、福利必须依靠派出所自己以罚款来维持。而这60%的工资发放的前提是,这个只有六名警察的派出所,每年必须完成上缴县公安局20万的创收任务。以至于这个派出所一直处在“以违法养执法”的状态。该论文研究的是2007年以前的记录,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一些地方的基层警察,几乎完全要依靠罚款来维持。而那时,正是GDP高速增长,也是地方政府收入最宽裕的时期。


从最近媒体曝光一些事例可以推断,基层公安机关“以违法养执法”的状态,直到今天,恐怕都没有什么改变。

县乡区域公安经费严重不足,人员严重不足,已经是多年的问题了。特别是随着农村地区的衰败,治安混乱,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由于官民矛盾的逐渐激化。政府会调用越来越多的警力去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因此百姓们得到的保护就越来越少。出现米脂这么惨烈的重大刑事案件,19名学生受伤,9名学生死亡,这是最惨痛的说明。当地政府对民众的保护根本就毫不在意。要不是这样,在学生上下学的时刻,哪怕只有一个警察在巡逻,这样的恶性案件也很难发生,至少也不会有如此惨重的人员伤亡。

米脂这个地方很多人可能都非常熟悉,有道是“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历史上,米脂是出美人的地方,据说中国的四大美女之一——貂蝉的故乡就在米脂。对于学生们来说,米脂的另一个著名的人物就是李自成了,可以说,当年李自成的出现葬送了大明王朝。而李自成的出现,它的根本原因就是当地的百姓在灾难面前无路可走。

根据报道,凶手的家乡赵家山村是一个贫苦的地方,许多年轻人在外地做着体力活根本挣不来钱,这些农村出来的青年受教育程度偏低,只得从事一些收入很低的工作,根本看不到前途,甚至无法生存。而且由于中国特色的户籍制度造成了城乡隔离,在农村地区产生了大量的留守少年,他们不幸的成长经历大多都给他们留下了严重的心灵上的创伤,不少人都有反社会的倾向。当局为了保护中心城市,为了防范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大规模地驱逐低端人口离开城市。大量的农村青少年失学、失业,更是加重了县乡地区的治安问题。

县乡地区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高层肯定非常清楚,但是现实的政治又决定了他们无计可施,当然他们也不无心施救。无论发生任何问题,他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控制舆论,转移问题的焦点。至于谁来承担责任,如何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惨案,从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每次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他们绝不会在制度上寻找原因,而是把问题归咎于个人因素,几乎都是凶手有精神问题等等原因,更可恶的是,在百姓遭受如此严重伤害的情况下,当局却总是把丧事当喜事办。

这次米脂血案发生后,官方媒体不去追寻事件的原因,反而以民众积极鲜血的事实去鼓吹什么正能量,实在令人不齿。在官方媒体,它的表现出的冷漠和冷血的背后,实际上反映出的,是这个政权的冷血。

对于居住在县乡区域的人们来说,遇到这样恶性杀人案件的可能性或许只有万分之一。 但是一旦遭遇,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这是百分之百的灾难。

中国有句俗话:“小乱住城,大乱住乡”。所谓大乱,一般是指大规模的战争和重大的社会动荡。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选择比较偏僻的乡村躲避灾难,这当然是针对传统的社会而言。而所谓小乱,应该是指社会溃败,匪盗横行。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大城市,也就是政府控制力比较强的地方寻求庇护。

今天的中国,说它是小乱绝对没有夸大。然而,对于那些生活在县乡、小城镇的,地方的广大民众而言,他们只有听天由命了。就是他们意识到了灾难的来临,作为低端人口,大城市从来都不属于他们,绝对不会给他们提供庇护所。

几千年以来,乡村一直是中国的根本,每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人总是选择逃往边远的乡村。然而,今天的乡村社会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毁坏,质朴的民风早已成为过去,乡村的秩序已经完全破坏。今天无论是生活在农村的人们,还是生活在城市的人们,一旦灾难来临,我们实际上都已经无路可逃。

好,关于这个话题,今天我们就说到这里。小民之心谢谢各位,再见。

本段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uNOsHuc2LM&index=42&list=PLdW5MqRapUiWdV0mM2mLxz6TOoEGTfYvS

翻墙者按:小民实在太过冷酷,他冷酷地指出了现实:乡村已经毁坏,中国社会已经到了“小乱住城,大乱住乡”中的“小乱”的状态,由于城市大门紧闭,身处广阔乡村的百姓无处可逃。

高层对待事件的处理手段就是“控制舆论,转移问题的焦点”、“ 绝不会在制度上寻找原因,而是把问题归咎于个人因素”、“ 总是把丧事当喜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