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曾节明 于2017.2.傍晚于丁酉壬寅癸未于寒雨纽约州

很少有人看到:欧洲丧失活力、走向衰败,并非世界大战的结果,而是社会主义的结果。

英帝国瓦解,的确是丘吉尔背弃英国平衡传统,一意与德国死磕的结果,但英国本岛的衰败,却不是大战的结果,而是社会主义的结果。


“一战”打出了一个共产极权的苏俄,“二战”则打出了两种社会主义,席卷了半个地球:

一是极端的社会主义(马克思牌),即共产极权国家,如苏、中、朝...;

一是议会式的社会主义(伯恩斯坦牌),“二战”后的北欧、西欧,及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议会式社会主义国家。

SM思潮有两大特点:高税收高福利;抛弃宗教、民族、传统,这不仅丧失社会活力,也为绿教的征服敞开了大门。


为什么“二战”会打出半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这是因为美、英勾结苏联,彻底消灭德国、日本的政治力量,令SM主义成为西方的主流思潮,并导致了自由欧洲的“白左”化。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英既然勾结苏联以彻底消灭德、日政府,则必要为己正名,怎么正名?

则唯有附和斯大林一伙,把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说得十恶不赦、一无是处,说成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势力;

则唯有对纳粹和日本军国邪恶残暴万倍的共产IS睁眼闭眼,采取双重标准...以至于今天的西方世界,举着斯大林、毛泽东像游行安然无恙,犹太老贼基辛格公然喜欢毛泽东,未见厚非(连薄非都没有),而穿的衣服、符号标记象一点纳粹,就会麻大烦!谁举着希特勒像游行试试看!


在美国,前纳粹分子多年后被查出遣返的见怪不怪,可谁听说过有前共产党员的美国公民被遣返的?


意识形态之双重标准之外,美、英彻底毁灭德、日,令西方世界丧失了制约苏联极左势力的政治缓冲带:

本来,东欧有德国来制衡苏俄,东亚有日本来制衡共产:当年日本占据的中国东北,成了民国防范赤化的防火墙,因为没有东北,中共无法背靠苏联。

德、日政府被彻底消灭,令极左势力空前膨胀,水涨船高,同源于马克思,且以极左为图腾的西方左派,当然就全面走强了。


某种意义上说,英国今天身陷社会主义和“绿化”的危境,美国陷于“白左”困境,都是自食其果。



曾节明 于2017.2.傍晚于丁酉壬寅癸未于寒雨纽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