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一織小說本《不眠症》試閱

樂一織小說本《不眠症》試閱


群星2

八乙女樂×和泉一織 小說本

《不眠症》試閱


×

——如果可以答應我接下來無論聽見甚麼都當作沒有發生過,我才會回答您。

和泉一織說出這句話的神情十分認真,當然他很明白對方本來就不是會開玩笑的類型,不過聽到這個要求確實讓他產生動搖。八乙女樂提出的其實也不是甚麼問題,只是一份心情的傳遞,他對自稱完美高中生的和泉一織產生興趣,逐步接近,最終在自認伸手就能觸碰的距離下開口,希望能得到更進一步的確認。

然而在接受與拒絕之前,和泉一織給出了前提。

聽見的瞬間想或許是不希望未來相處上感到尷尬才先做預告,但就他自認不會誤差太多的理解,關於待人處世上很懂得斟酌的和泉一織沒明確回答這點讓人感到一種違和感。

八乙女樂對自己的直覺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不然怎麼能抬頭挺胸走到今天。

正是這份直覺才讓他選擇此時此刻告白,然而現實卻與預期有些不同,那種感覺像是明明腳踏實地、世界卻開始傾斜般的怪異。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在和泉一織提出的前提下也甚麼都不會改變。

即使如此還是只能答應這個條件,所以點點頭算是給了反應,接著聽到一聲長吁聲,不知道是明白該面臨的逃不掉還是在做心理準備,也可能兩邊都有。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握緊拳頭,原來自己還是挺緊張的。

「八乙女さん,我也喜歡你。」

意想中的回答,以及,接下來一切似乎又回歸原點。

×

睜開眼睛看見的天花板是乾淨的白色。

八乙女樂迷迷糊糊想著今天怎麼沒有人理會他,腦袋運轉好幾分鐘後才想到其他兩人早上的工作和自己不一樣,九条天一早就去攝影棚準備拍攝代言的新衣,十龍之介則是與姉鷺經紀人補拍一些個人寫真的部分。手機行事曆上寫著下午一點開始收錄影片的配音,基本上就是放半天假。

關於昨天的事情,他醒過來後更確定並非一場夢。和泉一織的那句「我也喜歡你」同時帶給他喜悅與痛苦,他原本想再說點甚麼,但對方的表情明顯就是到此為止,八乙女樂咬牙不想違背自己剛允諾過的事情。還沒能去細思這種進一步退兩步的狀況是出自於甚麼問題,總之現在這個當下沒辦法改變了,趁著兩人要離開這間小會議室前的最後幾分鐘他迅速靠近和泉一織、有些抱歉的無視對方明顯受驚的反應將人抱緊又放開,留下一句「我沒放棄」後轉身離開。

他覺得自己是落荒而逃,也可以說是負傷敗退,反正很遜就對了。

就算躺了整晚也無法理解明明算是互相喜歡,為何還得裝作甚麼也發生過,但他並不想造成和泉一織的困擾,在傾訴好感的同時直直盯著那張乾淨好看的臉龐看,從吃驚變成開心、接著一臉無奈,細微的表情變化一個也沒漏掉。

如果不喜歡必須要更進一步的話,直接拒絕不就好了。無法理解對方的選擇也得不到解釋,這些就表示他其實比自己想像得還不夠格靠近,一想到這點又有些鬱悶。

「回到原點嗎?」

他不介意重複挑戰,不過,策略之類的要重新思考一下。過去總是被調侃好像對戀愛很有經驗,現在還真巴不得立刻就變成有經驗的人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比較好,八乙女樂翻身下床苦惱這種事情有沒有必要尋求隊友協助,但在腦中沙盤推演一次後立刻打消了念頭。

這是他跟和泉一織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況且對方明顯沒有打算張揚。

左思右想也沒方向,索性拿出工作用的資料轉移注意力,一邊想午餐要怎麼解決。這次配音的劇本是有些悲壯的現代奇幻故事,大致上在講合作無間的搭檔彼此隱瞞真實的身分,最後因為不想造成對方困擾選擇自己了結,結局則是誰都沒能實現願望,也沒能理解對方真正想要的只是彼此的幸福。

八乙女樂忍不住皺眉,想著這種類型的故事找上他來飾演好像有些不協調——換個方向想也是一種挑戰,大概翻閱了一下台詞本,幾乎都是些為了對方好而心口不一的發言,真是越看越頭痛。不過當他仔細閱讀整個故事後倒是逐漸理解劇中角色的立場,正因為想珍惜才說不出口,深怕不是朝自己期望的方向改變。

腦中首先出現的是龍和天,如果今天遇上同樣的狀況,那兩人多半也會優先隱瞞吧。即使現在逐漸拉近三個人的距離,也還是有保留的部分,他在三人中是比較直接的類型,比較不能理解悶在心裡的感覺。

想到悶在心裡,八乙女樂的思維又忍不住繞回和泉一織身上。

曾經聽和泉三月說過弟弟太過不讓人操心這點,身為獨生子,很難想像兄弟是甚麼樣的存在。九条天和十龍之介都有弟弟,再加上和泉三月,他認為的哥哥大概就是這樣子了,總是很擔心弟弟能不能好好相處、如果弟弟突然成熟獨立又會感到寂寞,真是充滿煩惱的身份啊。

和泉一織總是能全方面維持著優異的表現,即使身兼偶像與學生兩種身分,也能在時間分配上做得滴水不漏。在掌握整體的步調上相當有實力,只要共事幾次就能明白,大多數的工作人員都對那可說是精算的控場給出高評價。

這樣一個嚴謹又善於計算的人,說出的喜歡絕對不是心血來潮或著開玩笑。

即使才十七歲,他也認為和泉一織在感情上不會多輕率,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是:他告白,對方回答也喜歡自己,然後就結束了。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吧?一般來說不應該是走向成為情侶、更進一步的相處和理解,人生至今為止沒交過女朋友但起碼沒少看過愛情劇,沒有一個是男女主角互相告白後沒有在一起就全劇終的。

八乙女樂拿著資料也沒心思看,認真思考莫非是自己亂七八糟的傳聞太多才導致對方卻步。當初連龍都會誤會自己晚上到處拈花惹草,至今多少還是有關於緋聞和交往對象的報導,他只是認為有些太無聊的傳聞不用每個都特意去澄清,反正事務所會處理,也就沒放在心上。

但和泉一織這種個性認真的人或許會變得無法完全相信他的告白。

感受到何謂大失敗的情緒後八乙女樂掩面發出長嘆,覺得他連甚麼叫做長得看起來像很會玩都不明白就被冠上莫須有罪名實在委屈,我天生就長這樣啊,這不應該怪我老爸嗎。

「這種狀況能問誰啊……?」

當紅男偶像八乙女樂的戀愛煩惱,聽起來就是八卦媒體會喜歡的標題。

演藝圈沒有人會談感情狀況的,誰都知道這是禁止話題,只要有點意思被有心人士聽到傳出去就是天花亂墜。和團員談更不行,八字都還沒一撇就開口肯定會被天從頭頂數落到腳底,最後可能還會補上一句別太靠近七瀨陸以免教壞對方。

真的是沒有辦法了。他能做的只有用真心誠意讓和泉一織明白自己是認真的。

話說回來所謂的喜歡究竟會想做到甚麼程度呢,想要碰觸、擁抱是基本,再進一步的話就是接吻吧,至於更之後的事情——想像力一旦膨脹就無法抑制。二十二歲的確還算年輕,但不代表無知,對於情侶之間能做甚麼事情也是有概念的。八乙女樂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跨過了甚麼界線,腦中出現各種畫面揮之不去,彷彿都能聽見和泉一織的聲音輕輕說「八乙女さん……」,還配上平常那帶著倔強又不好意思的神情。

這份想像伴隨沉重的罪惡感讓他幾乎要跪下,內心慶幸其他兩人不在場,不然還真的沒辦法解釋此時臉上的燥熱從何而來。

我也是男人,對喜歡的對象有這些幻想很正常吧,況且對方還未成年,只是想想不犯法吧。

說服自己振作起來後,總算能繼續好好閱讀工作的劇本,就算煩惱和問題沒有解決,該做的本份也不能怠慢。

×

居酒屋裡面人聲沸騰,這種包廂式的店家很受需要隱私的人歡迎,每次總要提早訂位。

和二階堂大和、和泉三月算是很常一起喝酒的夥伴了,逢坂壯五偶爾也會參與,只是總被嚴厲警告不能喝多,要擔任負責監視團員能否安全回家的人。龍如果有空也會聚聚,但他們兩人一旦喝開就沒人能阻止,回去只會被天罵到頭更痛,所以在外喝酒的時候會格外小心不超過極限。

他們聚在一起多半都是聊最近在做甚麼工作、團員們發生甚麼糗事之類的,二階堂大和還會和他私下交換要小心的女藝人情報,要是一不注意被纏上就麻煩了。

而八乙女樂今天實在很想問關於和泉一織的事情,不過平常並沒太多交流、最近連面也沒見上,突然就問說最近過得怎樣連自己都心虛,何況和泉三月也在,恐怕不會放過自家弟弟為何突然被關切這件事。邊喝邊想的下場就是差點把啤酒灑到身上,走神的模樣被另外兩人關心發生甚麼事情,總不能說在想和泉一織、他連忙把工作拿出來當分心的藉口。

「沒甚麼,只是在想最近接的角色個性,一直不太能掌握。」

「甚麼啊,這種事情問大和さん就好啦,好歹也是演技派偶像喔。」

「那個『好歹』是多餘的吧!」

二階堂大和推了一下眼鏡,看來挺有架式要來聽取他的煩惱加以指導。

「八乙女,我們交情也是不錯,不要客氣,哥能幫你多少是多少。」

「……你是要我付今天的酒錢嗎?」

「我是這種人嗎?」

對這句反問挑高眉毛覺得其中必有詐,當然也有可能二階堂只是心情好說得比較誇張,他姑且還是相信這人真的要幫忙,回想最近揣摩的部分。

「這個角色在劇本中是心思細膩、計畫周詳,但遇上麻煩卻不會主動求助別人的類型,即使有很要好的搭檔,也還是瞞著對方獨自做了很多事情。總覺得我不太能理解他的想法啊。」

和泉三月朝二階堂大和看了一眼,接著開口說這形容實在太像身邊的某人,兩個人一起點點頭弄得他滿頭問號,這類型的人是隨便在身邊就能找到範本的嗎?

「聽起來就是阿壯啊,這故事八成是悲劇結尾吧。」

「咦,我覺得聽起來比較像一織耶,就算有煩惱也不會跟哥哥我說。」

「但阿一至少算好懂的啦,前陣子阿陸發燒的時候他心情挺好就沒多念幾句,只是是發生甚麼好事我也不知道。」

話題開始導向他想知道的方向,八乙女樂趁機詢問怎麼判斷和泉一織心情不錯,得到了兩個人七嘴八舌的混雜情報。像是會在白板上塗鴉、會默默讓四葉環吃布丁之類莫名其妙的線索,結果閒扯一圈又回到他手上的角色,被追問整個作品的劇情後得出感覺很像是和泉一織與逢坂壯五搭檔的路線,然後肯定會走向如同劇本般的結局,如果沒有人願意做打破現狀的一方就會困在死巷中沒有好結果。他原本想問二階堂大和為何感覺經驗豐富是不是親身經歷過,但三個人喝得也有些醉了所以這個問題有沒有問、問了有沒有得到答案記憶也是挺曖昧的,最終只記得結帳的時候刷得是他的卡,好一個順水推舟。

錄音的工作正式上工時有些緊張,但他很快就和現場人員打成一片。

有些橋段被要求重新來過好幾次,也有些場面一次通關,就進度來說並沒有耽擱太多,他在結束後詢問現場監督是依據甚麼來評斷需不需要重錄的,老實說,被要求重來時的那些指示都很模稜兩可,他也只能靠感覺去演繹。

「八乙女之前有出演電視劇吧,我有看喔,你的演技會讓人眼神一亮呢。」

監督笑著和其他人說再見、一邊提了幾部片名,這被肯定的感覺讓他有些欣喜。

「但單純只有聲音的作品,聽眾是看不見任何畫面的,這種時候聲音的演技就很重要,你看不見對方的時候,只能靠聲音去想像對方講這句話的時候是甚麼表情、甚麼狀況。如果一句台詞無法讓人聽出包含在其中的信息,那麼那句台詞就是失敗的。」

這番解釋簡單明瞭讓他立刻頓悟缺少的是甚麼。八乙女樂鄭重的向監督道謝,表示會努力把作品的魅力呈現出來。

由於要準備演唱會的關係,平常又加入練舞及練唱的行程,等到忙了幾天後才發現他心心念念的問題沒有任何進展,加上如果不是刻意安排、他跟和泉一織基本上是不會見到面的。就算手機有對方的聯絡方式,他也不確定現在這種懸在半空的關係能用甚麼理由邀約。

即使再有耐心,也得建立在有明確目標的前提下。

不過在那之前——由於不夠專注在排練中失誤,他正被九条天以讓人不寒而慄的眼神居高臨下死死盯著。

「你這次又是因為約了誰?還是有其他理由?做不好沒關係,能做卻做不到就有關係。」

「天,你先聽聽樂怎麼說嘛。」

十龍之介一如往常的作為緩頰替被告爭取時間,八乙女樂想了想,這裡說出和泉一織的事情不是個好答案,折衷最近的煩惱他決定再次拿出同樣的藉口。

「抱歉,不小心想到最近接演的配音角色,沒辦法很好掌握所以分心了。」

「只有這樣嗎?」

「我哪來那麼多事情可以分心?」

被九条天冰冷的眼神打量一輪後,天朝龍招手,接著兩人面對他跟著坐在練習室地板上。

「把你的問題講出來,解決了再繼續練。」

「一起想辦法吧!」

八乙女樂突然覺得好感動,團員愛都是真實存在的,就把劇情與自己接演角色的部分講解一遍,天聽了只說原來你最近會在房間自言自語是在練習這個啊,龍則說早上叫醒你之前也會聽到夢話呢。他突然又不知道團員愛是甚麼了,為什麼不告訴他這些事啊。

「這種設定上壓抑的角色跟你不太一樣,畢竟你是只會忍耐的類型,不過這樣很好,請你繼續保持。」

「等等,保持甚麼,這樣我要怎麼演。而且壓抑和忍耐有甚麼差別?」

今天不知道第幾次被九条天用低溫的眼神看待,他想自己應該真的很會忍耐,不然早就吵起來了。

「……忍耐是不得不做,壓抑則是能夠做到卻讓自己不去做。」

這是甚麼哲學問題還是啞謎嗎。他沒讓這句話說出口,反而一旁的龍皺起眉一臉嚴肅。

「聽起來很不好,天,你不能太壓抑喔。」

「現在不是在幫樂釐清角色的個性嗎?並沒有在說我的事情。」

看著天和龍他突然覺得心裡挺溫暖的,雖然實際上尚未解決的問題還沒找到說出口的時機,但對自己的關心確實感受到了。想到這裡就充滿了幹勁,八乙女樂率先站起身,氣勢十足的要兩人跟上。

「謝謝你們啦,我好像有點懂了,繼續來排練吧!」

×

每份工作都是必須全力以赴的,等到進度上軌道,也幾乎一個多月沒和其他團的人碰面過了。

在電視台移動中的八乙女樂想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正思考乾脆今晚就發訊息過去把想問的想說的話一口氣解決,迎面就碰上了七瀨陸。

「啊,八乙女さん你好!你今天也來收錄節目嗎?」

「午安啊,七瀨,我是來確認TRIGGER採訪行程的。」

無論何時都相當有活力的七瀨陸彷彿能將能量傳給周遭,讓見到的人心情也開朗起來。他突然想到喝酒已經是好一陣子前的事情,但既然從二階堂那聽說過,還是多少關切一下比較好。

「之前聽說你發燒,現在看起來精神不錯就好。」

「咦?那麼久之前的事怎麼連八乙女さん都知道,很快就痊癒了、沒甚麼問題啦。」

好像感到不好意思,突然放低音量的七瀨陸看起來有些奇怪,一副想開口又有點害怕的樣子。

「……天、天哥哥最近還好嗎?」

「好得很,之前還很有精神的叨念我好久。你和天又吵架了嗎?抱歉啊,那傢伙只是嘴巴不老實,事實上很關心你的。」

這句話趁當事人不在的時候刻意強調,他想九条天比誰都在乎七瀨陸這件事情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實在不懂有甚麼要否定的必要。看著有些沮喪的陸,八乙女樂忍不住伸手拍了兩下頭,這舉動很快讓對方打起了精神,還繼續追加疑問。

「八乙女さん是為什麼會被天哥哥念呢?」

「呃……這個,也不是甚麼大事,我最近不是有接一個配音的作品嗎……」

原本想隨口帶過,但看到望向自己那純真雙眼就想好好解釋一下,不知道是第幾次和別人說明劇情與角色個性的事,七瀨陸聽完反而露出難過的神情。

「明明那麼在乎對方,到最後卻沒有心意相通,這樣太悲傷了。」

「只是劇本這樣寫啦,可能是用的方法不對或是沒有機會好好談吧,你別哭啊。」

要是被看到就不好了,他可不想被當作在欺負對手團主唱,趕緊安慰眼角開始泛淚的陸,第一次收到這種反應一下不知所措,等到小鳥遊紡出現後看見救星般的打聲招呼就趕緊轉身離開。

心意相通這詞默默地印入腦海,也讓他再次思考究竟想要和泉一織做出甚麼樣的決定才滿意。

細細回想還未深入交流前的時期,和泉一織總給他一種勉強自己成熟又的確不幼稚、介於兩者之間的神秘感,按耐不住好奇心的逐步接近想掀開布幕一窺真面目,才察覺到十七歲終究只是十七歲。

他喜歡十七歲的和泉一織對外的嚴謹端正,也喜歡十七歲的和泉一織對內的彆扭與裝模作樣。

八乙女樂認為自己想要的是被當成特別的存在。

不需要是眼底的流星、也不用捧在手心,想成為的只是當感到寂寞時,能夠牽起手的那個人。

「我不會放棄的。」

這份宣言也是預告,他拿出手機,迅速確認接下來的行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