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说史# 中国流氓文化史纲

#松林说史# 中国流氓文化史纲


1、荫生阶段:春秋战国时期。 “氓”即流民,如《诗经》中的《氓》:“氓之嗤嗤,抱布贸丝”。此后为儒及侠。即韩非在《五蠹》篇中所说的“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鲁迅认为前者为孔子弟子,后者为墨子弟子,1931年,鲁迅在上海东亚同文书院作题为《流氓与文学》的讲演时,曾对“流氓”一词作过如下界定:“流氓等于无赖子加上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流氓’。”


其实,这一时期的流民几乎包括了当时所有的“士”,如苏秦、张仪、公孙龙、孙武、吴起等诸子百家之徒,然而,春秋战国时代的士并非后世的“流氓”,其特点是“流”,但没有作恶、暴力、为非作歹等不良倾向,恰恰相反,“士”作为当时社会的精英层面,为“士农工商”四个阶层之首。但正如鲁迅所言,“士”中间的成功人士毕竟是少数,大量不得志者慢慢堕落为底层社会的无产者,成为中国流氓阶层中一大组成部分。与此同时,失去土地的农民、无工可做的工匠、经商失败的商贾,渐渐与“士”溶合,形成中国上古时代的流氓。


2、形成阶段:战国末年,以吕布韦为代表的买办阶层开始权力寻租的收买秦国公子异人的活动,实际上是一场兵不血刃的政变(中国林彪曾津津乐道的讲述了这段历史)。吕不韦此举改变春秋战国以来以贵族为主的世袭政体,开始以下层流氓阶层进入中国高层政治的行动并开创全球少有的中央集权政体。少顷,秦王朝因暴政引起中国第一次农民暴动,以刘邦为代表的流氓集团首次成为中国最高领导阶层,自此,不仅中央集权政体从此沿袭下来,而且,以流氓集团作为中国最高统治者的格局渐渐形成一种超稳定结构。


在长达2000多年的大一统中央集权政体下,尽管王朝更迭,但其实质不过是一伙流氓代替另一伙流氓登上了皇帝宝座,从刘邦到朱元璋,中国的流氓政治一直沿袭下来。按马克思的说法,一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意识,是统治阶级的意识。那么,中国的流氓意识便成为中国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流氓文化形态也渐渐成形并成为一种重要的中国文化(以意识形态和行为方式为核心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状态就是文化)。


中国儒学推行的奴才哲学,对中国流氓文化的传播和固化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如是,流氓文化便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形态。正如若干专家指出的那样,中国的皇帝是穿龙袍的流氓,中国的流氓是穿便衣的皇帝,二者的角色不断更换但实质不变。用俗语说,就是换汤不换药。


3、沿袭阶段:明清以降,尽管中国社会形态及政治形态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文化形态并未发生根本性变革,中国流氓文化得以保存下来并以各种形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