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苗患白血病群体的第二封公开信-湘江评论

接苗患白血病群体的第二封公开信-湘江评论

Source
screenshots: 1

来源:卫柏兴说医改

  我们是一群白血病患者,来自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这两年,我们在接种新冠疫苗之后,不约而同地患上了白血病。

  2022年5月初,我们在网上发布了《疑接苗患白血病群体的公开信》,公开信发布之后,十几万阅读、400多网友评论,几乎无一例外地提到自身或家人接种疫苗出现白血病。这封公开信流传到微博上,仅一天就上千条评论,大量网友对此评论。

  我们深知发出真实声音的困难,仅在卫柏兴医改平台,这封公开信就被黑客攻击了几十次,反复被删又反复地修复,而流传到微博的公开信仅热搜一天,即被和谐。

  今天是5月27日,我们欣慰地看到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回应了“新冠疫苗后患上白血病质疑”的记者提问。

  这应该是国家层面第一次公开回应,也第一次正视有这个白血病群体的存在。



  今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有记者提问,网上有声音称,接种新冠疫苗后患上了白血病,二者是否有关联?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介绍,接种疫苗后出现一些症状和疾病,其和疫苗接种是否有关,相关的判断需要遵守规范流程,并要有依据。如果有怀疑,要报告给接种单位,由接种单位组成多领域专家组,收集相关资料。

  王华庆表示:疫苗的异常反应要由多学科专家组成的专家组,根据调查的内容进行分析和判断,判断不良反应需要考虑六个方面。首先是时间上的关联;第二是要具备生物学合理性,例如减毒活疫苗一般不给具有免疫缺陷的人接种;第三是关联的强度,通过统计学分析要有显著性差异;第四是异常反应的发生本身也具备规律性,如剂量较大的疫苗导致发热的可能性就更高;第五是关联上的一致性,即打了疫苗的这些人是否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和疾病,症状是否高于基线水平;第六是关联的特异性,即疫苗是否是唯一的因素。

  王华庆建议大家如果接种疫苗后出现身体不适,特别是症状较重时要及时就医,如果怀疑与疫苗有关,会有相应人员开展上述调查。

  今天这则新闻《接种新冠疫苗后患上白血病?中疾控专家回应》,传遍了各大媒体平台,并上了热搜,仅今日头条上的相关评论就有几万条,足见人民群众对此事的关注度。

应该说,王庆华专家的回复,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这种关联性,而是交给了专家组。

  作为喵后的白血病群体,我们有话要说:

  我想,还是重复下我们大致相同的经历:我们在接种疫苗后,我们不同程度上出现头痛、头晕、乏力、呕吐、乏力、腹泻、发烧等症状,后因为病情加重,我们到医院检查,确诊为白血病。

  在接种疫苗前,我们身体健康,没有家族遗传病史,周边不存在污染,也没有从事过放射性工作。我们很多人在接种前进行了体检、献血,身体各项指标良好,我们当中,有有多位儿童一直健康快乐成长,这一切的改变就是因为疫苗接种后。

  我们分布在全国各地,有的来自一二线城市,有的来自县城,有的来自偏远农村,我们处于各个年龄段,来自各行各业。所有的结果都指向了新冠疫苗。

  是的!全国每年都有新发白血病,原因有多种,但现在,我们在接种疫苗后,集体、不约而同地确诊为白血病。不说别的,仅就我们身边,我们所住的医院,还有所在地县区,就存在大量这样的病症。如果说几例是耦合,几十例是耦合,但我们几千病例,这不是一个耦合可以说的过去的。

  王庆华这次发布会回应说,疫苗与白血病关系判断要考虑六个方面,接种时间、生物学合理性、异常规律性、关联强度、关联一致性、关联特异性等。

  我们可以说:至少在时间上、关联强度、关联一致性、关联特性等问题上,我们患白血病与接种疫苗高度关联。

  我们自发统计了上千份案例,包括接种人、接种时间、地点、接种前身体状况、接种后的症状、白血病类型、治疗过程等,有详细的数据和资料,有一定的统计学意义。

  王庆华说,对疫苗副作用问题关联性的认定应该由多学科专家组成专家组。

  是的,我们在确诊白血病后,向当地疾控中心申请鉴定,各地疾控中心组织专家出具了多份鉴定结果,所有结论均无一例外的是:不属于疫苗接种异常,属于耦合症。这些结论无论是北京还是地方县城,所有的结论都是耦合,无一例外的,都是这个结论。

  现在,无论是各地医院血液科白血病人群,还是身边出现的白血病患者,老百姓是真真切切地看到、感受到白血病与疫苗的关联,但是所有专家组给出的鉴定报告都是耦合、耦合、耦合。

  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找疾控中心、找医学会鉴定,都是这个结果。你们能相信吗?几乎同一时间段,注射疫苗出现的几百几千例白血病,都是耦合结论,与疫苗无关。

  作为受害者,我们来自各行各业,其中不乏高级知识分子,我们不认可这样的结论。甚至很多地方的医生对此事心知肚明,但是没人敢说,没人敢出具有关的结论,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我们认为,目前各地专家组出具的鉴定报告存在严重问题,第一,接种疫苗是一项全国性的政策,基于各种因素,地方专家组不敢冒然给出疫苗接种异常或副作用的结论;第二,地方政府官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将受害者、上访者当作维稳对象打压,也希望以“耦合”的结论息事宁人。

  这点各地疾控中心组织的鉴定专家组保持高度的默契,最终的结论高度一致。

  现在,既然国家层面作出表态,“疫苗的异常反应要由多学科专家组成专家组进行调查”,我们认为亟待建立一个高级别的专家组,突破地方行政、地域性的限制,对白血病受害群体进行一个更权威、更准确的调查。

  现今是大数据时代,国家对各类疾病早建有大数据,注射疫苗的时间就是这两年,这段时间,白血病患病人群是否上升、发病率与前几年的数据对照,这些是很容易做到的。哪怕是同一个地区、同一个医院,白血病群体的数据也是公开可查询的。

  我们在求医过程中,所见的景象是:医院的血液科人满为患、住院部的白血病患者暴增,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

  在微博、抖音、小红书,还有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大量求助或诉说自己遭遇的白血病患者大量增长,这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现象。

  我们想说的是,这件事,不是我们这个群体的事,而是关系我们国家民族的大事。我们这个群体中,很多都是小孩,他们是祖国的花朵,祖国的未来,国家不会无视我们下一代、我们的未来吧。

  这些日子,我们见证了太多的人间悲剧、人伦惨剧,孩子因为父母染上白血病求医无门、父母因孩子染白血病一夜愁白了头。很多小孩是家庭的独子,如今染上白血病,孩子痛苦、父母心碎。

  我们当中,有一位陕西妈妈老来得子,但孩子接种疫苗后染上白血病去世,人生最后的希望破灭;有一位山东妈妈,女儿感染白血病后,用儿子的骨髓也未能救回姐姐的命,母亲每天以泪洗面。

  丧子之痛,任何父母都有切身体会。

  如今,我们很多人已经倒下,住院、服药、打针、化疗、还有未知的移植,我们承受着身体上、精神上的巨大痛苦,还有经济上的压力,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家庭的顶梁柱,患上白血病后,我们丧失了劳动能力,医疗费榨干了我们全部的积蓄,不少人举债度日。这场病,对我们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我们还抱着一些希望,社会上一些良知人士在努力帮助我们,尤其是看到今天国家层级发布会的表态,让我们看到更多的希望。

  我们的最后的诉求:1,希望国家正视这个群体的存在,有关部门不要踢皮球、地方政府不要视我们为敌人,对我们维稳打压;2,希望国家成立更高层组的专家组、调查组对我们进行调查,给出权威、客观、公正的结论;3,我们不反对国家疫苗接种政策,但是出了事总得有人为我们负责,所以我们希望年赚900亿的科兴生物提供100亿的人道主义援助基金,对我们患白血病群体进行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