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诱

引诱


“他毕竟是我引诱过来的。”吉尔伽美什想。

也罢……王的生活也怪无聊的——他才不承认寂寞。耀眼如神的青年眨了几下血红色的眼,安然地受着男人的抚吻。这男人可一点不懂什么温柔,不过略带粗糙的大手(毕竟常干粗活)抚摸过他细腻如瓷的皮肤倒是挺有快感,吉尔伽美什因而原谅了男人这一疏失。他任男人的手向下探索进他腿间的密所,一点也不退缩,反而大大咧咧地享受。嗯,这次似乎比上次的技术更好了。看来他真有好好地学。王因此发出一串喉咙中的悦音,十字架的光影颤颤地打在他身下的床单。这男人做爱时从来寡言少语,却似乎乐于让吉尔伽美什不断发出愉悦或催迫的声音,因此言峰绮礼闻声便侧头在吉尔伽美什的耳侧吻了吻,这正是吉尔伽美什的敏感带——王自己对这副身体的敏感度这件事也非常得意——因此又引来王更深沉的愉悦之声。言峰绮礼任这副白皙的躯体在自己的怀里肆意地舒展,他抱着青年,让他的背靠上自己赤裸的胸膛,双手顽稳地探寻着王敏感又渴求的密所。这是自己的英灵渴求自己的时刻,言峰绮礼知道这点,也是双倍的愉悦。因为这正是自己也乐此不疲的。人类的英雄王享尽了尊华和快乐,会沉迷其中,却还是令他稍感意外。不过没关系,言峰绮礼无谓地想,他扭上腰来,张开腿求人的样子,自己果然还是想多看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