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汉康]一个巴掌拍不响(PWP)

[底特律·汉康]一个巴掌拍不响(PWP)

天唱魔音

※摘要:汉克昨夜醉酒酿下“苦果”,康纳食髓知味,他似乎上了瘾?

※分级:PWP

※警告:公共场所play。


————————


康纳从未想过,人类无聊的重复性活塞运动会带给他如获新生的快乐。他回忆着汉克的抚摸在他身上点起美妙的电流,它们蹿过四肢、指尖、发梢,在突触上打个转,源源不断地钻进处理器最深处。他还记得自己是怎样发出哀鸣的,他的搭档用舌头挑逗口腔内壁,双手在敏感的感受器上点燃火焰。那根抵在股间的凶器用不可小觑的温度和坚挺提醒他,一切才刚刚开始……


“康纳!”汉克的呼声如同五雷轰顶,“你他妈的在干什么?你一动不动坐着有半小时了!”


仿生人眨眨眼睛,他意识到自己正坐在警局里,白天的工作才进行了不到三分之一。


“抱歉,汉克……我刚才走神了。”


坐在他对面的搭档兼情人露出“哈!仿生人也会走神?”的怀疑表情,康纳立刻乖巧地解释道:“或者你可以称呼这种行为的学名‘待机’。”


“噢少来这一套!昨天的案子报告写完了吗?你一定早就做完了,你们仿生人只用挤两下眼睛就能万事大吉!真方便……”


汉克佯怒的面孔与昨晚的记忆数据重叠——那时,在床上,他说汉克的唾液成分中有较高的葡萄糖,这是糖尿病的前兆。他建议对方停止喝酒少吃垃圾食品,于是汉克气急败坏地直接把剩下半根阴茎一捅到底……


康纳的LED灯闪烁着变为黄色,他默默加紧双腿阻止渐渐抬头的阴茎,并试着关闭内存读取引擎。


汉克没有察觉到康纳的异常,他推开椅子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老腰,给他的仿生人搭档发出一道不算是命令的命令:“我去一趟洗手间,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全处理完了。”


“Got it.”康纳继续乖巧地说道,他目送汉克走过拐角直到看不见,才把目光重新放到屏幕上,扫描与事件相关的全部汇报。他新建了一个文档,右手褪去光学皮肤覆盖在电脑上——汉克说得是事实,仿生人的处理器可以瞬间分析、计算、输出一篇逻辑缜密且言辞正规的案件报告,对康纳来说也是光圈一黄,眨一下眼的功夫。


汉克。汉克的吮吻。吻痕。


突如其来的不正当词汇挤开正式用语,霸占了他的逻辑模块。


液循环加速,敏感点,软体不稳,过载,过载,过载。


康纳猛地收回手,他不明白自己出了什么故障,再仔细看时,空白文档上已经填满了足够使敏感词过滤系统爆灯的单词。


他清空文档,为自己做了一次全面深入的检查,发现处理器中出现了一条新的运算路径兴奋度超过常值,它连通内存储器和运算器,一直延伸到控制部件。每当他的传入装置接收到关于汉克的数据,这条路径便会自行调取内存中的性爱信息,快感的记忆像势不可挡的洪水,淹没每一条电路。


康纳认为自己得了类似于人类吸毒的瘾症。过度激活的奖赏系统在脑内发出欣悦的冲动,这种灭顶的陶醉感刻在记忆中无法磨灭,让人心痒痴狂……


和他目前的症状如出一辙。


LED光圈回到平静的蓝色。康纳从座位上站起身,他知道该做什么了。



汉堡店的拥抱只是开始,对于康纳来说觉醒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汉克承认康纳越来越像个人类了,这趋势可以具体到无数个生活上的小细节,例如从某天起他开始听从汉克的建议每晚以躺着的姿势待机,在工作日的早晨假装待机试图翘班(这是模仿宿醉的汉克),或者偶尔关闭舌头上的检测装置享受反式脂肪酸带来的美妙味觉……就在刚刚他还学会上班开小差了(汉克发誓不是自己带坏的)。康纳每多一个小缺点就离人类更近一步,汉克更喜欢不完美的康纳,他的小雀斑和抬头纹都是更接近人类的设计不是吗?


还有一件事他不得不承认,汉克有一丝希望康纳就是自己的儿子,如果柯尔也能长到二十多岁的年纪兴许会比他还气人……不不不,不该抱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他可不会和儿子上床,康纳和他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微妙得如同裤子和皮带。


他按下冲水按钮,为自己的念想默默害臊了一阵。那条年逾20的老古董牛仔裤拉链粗涩得仿佛石头,每次如厕他都要花掉将近一半的时间用来拉裤链。


当他发着誓今天就要一把火烧了这条裤子的时候,卫生间隔间的门自动打开了。


“需要帮忙吗,副队长?”


“康纳?!你他妈的在这儿干什么!”汉克的老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他看到康纳变为素体的右手还握在门把上便立刻明白过来,“未经允许打开别人的厕所门?操,你哪根电线搭错了!”


仿生人不答话,仿佛没有接收到汉克的语言讯息,他甚至没有改变光圈的颜色。康纳保持着自己的招牌乖巧表情向前踏出一步,伸手在汉克的胸口不轻不重地一推,老警察猝不及防坐在了马桶盖上。


“我操你个……”后半句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吞下。康纳带上门顺便锁死,他跨坐到汉克的髋上恰到好处地限制了他的行动力,像只饥渴的肉食类动物,从他口中汲取烈酒与香烟的气息。


“康——嗷!”这一次他咬了汉克的嘴唇。


在隔间昏暗的灯光下汉克看到康纳阴影里的双眼,它们像燃烧的棕色火焰在眼窝中跳跃,耳目昭彰的欲望让他无法忽视。


“汉克,我……”沉沉压在他耻骨上的机体有意磨蹭着相贴之处,喷洒在面颊上的气息像八月里凤凰城的热浪,“我想做。”


“操!这是警局!”汉克喘着粗气说。


康纳开始动手摸索他的皮带。“卫生间没人……”


“随时会有人来!”


仿生人闭上嘴巴开始充分发挥雷厉风行的优点,他熟练地解开汉克的皮带,遇到拉链时略受阻力但这无法让他停下。汉克为自己好不容易拉上的裤链可惜了半晌,但这不是重点,眼下他应该阻止这个小塑料崽子并把他处理器里的水倒掉!


“康纳!你今天怎么回事?早上莫名其妙地发呆,然后又突然……发情?!”


“仿生人不会发情。”回答听上去冷静自持,但那双手已经抚上汉克半勃的阴茎了,“我想在这里和你做爱,一会儿就好。”


一会儿就好?他把做爱说得像可以量化时间的有氧运动。汉克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有点玩过了,把康纳的处理器操坏了……


“听着,康纳……”他握住仿生人作恶的手。“不管你的塑料合金脑瓜子是怎么想的,现在给我立马停手!”康纳灵活地拧了拧手腕从他手里挣脱。“我命令你停下,立刻!”他再次试图牵制对方的双手,但康纳突然从他腿上滑下,分开他的大腿转而把嘴唇贴了上去。“上帝啊……”汉克本想推开他的头,然而手指碰到柔软的发丝后却只想压着那颗脑袋和自己的老二贴得更近。


老警官吐出一口浊气:“强迫别人和你发生性行为是犯罪!”


他腿间的人露出暧昧的笑容:“那么我会让你自愿和我做爱的,副队长。”


康纳拉下汉克的内裤,阴茎迫不及待地弹跳而出,险些拍在他的脸上。完全充血后傲人的尺寸和蜿蜒的血管与昨晚的记忆完全重合,康纳情不自禁张嘴含住了阴茎顶端。内存自动调取性爱数据让模拟快感流入感受系统,乱窜的电信号让他浑身颤抖不已,阴茎早已在西裤上顶出一片深色的濡湿痕迹。


“操……”抓住康纳头发的手猝然收紧。仿生人湿滑温热的舌头缠绕着敏感的器官,汉克发誓自己从未幻想过那个拥有最先进检测装置的舌头会化身一条撒旦的蛇,将他带向堕落的情欲深渊。


“停下吧康纳……”小间里的空气开始变得焦灼,“我说停下!把你那见鬼的舌头收回去!”


“你会和我做爱吗?”


“会!妈的,我同意总行了吧?现在给我站起来,转过去爬在门上!”


康纳乖乖照做,他不明白这个类似嫌犯被捕的姿势有何用意,但能隐隐感到主动权开始从自己手中转移。


“把裤子脱掉。”汉克说。


光圈变黄,康纳迟疑地解开皮带和扣子拉链,不等他往下脱汉克便粗鲁地拽下裤子,左手抓住紧实的臀,把一根食指捅了进去。


仿生人没有痛觉,可是特殊部位遭到侵犯时系统会将其转化为呻吟,并根据力度和挑弄方式生成不同的效果。这也是卡姆斯基被誉为鬼才的原因——他几乎什么都考虑在内,该有的不该有的,必须的和赘余的,然而正是这不尽周到的设计使他的造物们能不断给人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喜。


在昨夜之前汉克都没想过警用型仿生人也能做那档子事,他敢说康纳是最完美的床伴,虽然那次情爱是场来势汹汹的意外,不过他彻彻底底地爽了一回,还不用面对第二天早上一夜情对象的威胁和自我忏悔。


他唯一需要解决的是康纳的性瘾,就目前来看唯一的良方是另一场性爱。


康纳的屁股已经乖顺地吞下汉克的三根手指,他随着指节的深入发出尖锐的气音。指尖不时蹭过敏感的感受器,也许是汉克故意的,每一次都像蜻蜓点水,让他忍不住晃动起臀部。康纳急切地喘息,不够,完全不够,处理器在发出紧急指令让他寻找一个更加粗大坚硬的东西填满自己。


这时汉克抽出了手指,康纳为突然失去填充的空虚发出不满的咕哝。


“你平时的冷静跑到哪去了?”他用肿胀的阴茎头部磨蹭着颤抖的穴口,而那个如饥似渴的屁股尽可能向下摆动努力迎合他的动作,“哈,看来仿生人也不是‘坚不可摧’的,嗯?”


康纳回过头,嘴里发出含糊的低吟。


“你在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


仿生人棕色的瞳孔被蒙上了一层水光,别说冷静,发声器还能继续运作都是超常发挥:“……进来!”


“你也该学学怎么求人,谈判专家。”


“求你——”他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但他能意识到自己需要顺从汉克的指令才能获得想要的东西。


“求我什么?”


“我——求……”他深吸了口气,而那颤抖得仿佛抽泣,“……我请求你,插进来——”


“插进来,然后呢?”


“然后操我!像昨天那样操我,让我过载!”


汉克好像在笑,声音传达给康纳时已经失去了校验的功能,他无法确定汉克在用什么语气调笑他。


“该怎样操你我一清二楚。”


康纳喘息,他几次想伸手扶着粗大的阴茎自己用屁股吞下去,可汉克抓住了他的手腕扼在背后。来不及对新的情形有所预估,他便感觉到后方的硬物缓缓顶入身体。汉克很粗大,真的太粗大了,哪怕弹性极好的塑胶在经历了细致的扩张后也依然紧绷。他为被缓慢填满的感觉发出长长的呻吟,阴茎的滚烫和面颊紧贴的冰凉门板形成鲜明的反差。当汉克碰到深处的敏感区时电信号激增让系统出现短暂的当机。


汉克认为自己没必要给康纳留下适应时间了,这个小混蛋需要尝点苦头,他擅自离岗跑到卫生间强迫——好吧他是自愿的——扯开他的皮带,破坏了好不容易解决的拉锁问题,撩拨他、激将他,和他的理智谈判(他一向擅长谈判)。


汉克本想快点结束,好回去写完那篇该死的报告以此堵上杰弗里挑刺的臭嘴,可是当他看着康纳嫩粉色的小口紧紧吸附着自己的老二,嘴里小声哀叫,什么案件报告什么杰弗里都他妈和理智一起去死吧,谁让这个塑胶小混蛋该死的甜美!


“给我小点声,康纳。”他用惩戒的力道直捣黄龙,行为与命令在仿生人的处理器中形成互相矛盾的信息,让康纳几乎感到痛苦。


而这正是康纳想要的,被掌控、被占有、让欲望像惊涛骇浪一般把自己抛向极乐天堂。软体的不稳定值在不住攀升,可是这和爆炸的快感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接收器捕捉到身后大开大合的戳刺搅起的水声,每一次挺入既快又深,内壁由于性爱路径的激活而变得更加敏感。康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汉克的形状和热度,他的每一下戳刺牵动着黏膜移位,让收缩的甬道箍得更紧。


康纳头顶抵住门板,用大口呼吸来掩饰呻吟,而在他身后汉克的呼吸声沉重又规律,透露出富有攻击力的性感。


性感。这个词汇突然跃然于系统之中,这是一个脱离于中枢管控的自动联想,但此时此刻康纳无比同意——他的搭档虽然邋遢、粗鲁、不修边幅,但在必要关头他能强大得像头雄狮。


“哦是的,我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事儿你尽管直说,我不会蹦到无线电那头揍你。”


这时有人打着电话走进卫生间。小隔间里的空气瞬间凝滞了,汉克首先反应过来,伸手捂住欲求不满的仿生人的嘴。


“连你都看出来了,嗯?”来人走进了他们隔壁间,“那案子本来就是归我的!”


说着还补上一声“呸”,这下不难听出对方是盖文。


“靠,杰弗里凭什么把我的案子拨给安德森!因为他屁股后总跟着一个听话的塑胶白痴吗?真他妈幸运,什么时候上面也给我发一个,我保证会让它物尽其♂用的。”


康纳差点惊叫出声,他体内的粗大突然重新律动了起来。但汉克一改先前的迅猛,他缓慢坚定地推进到最深,重重地碾压在敏感点上直到康纳的指甲几乎扣进木门里才慢慢退出来。


“我猜警用型也有屁眼,敢打赌吗?”盖文恶劣地笑了起来,让他的话听上去比平时还要下流,“汉克·安德森一定操过他的仿生人,那个老酒鬼喝多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汉克僵住了,他知道盖文一向口无遮拦,但非常不幸的是他两句话都说对了。


“连你都觉得他的小跟屁虫有张漂亮的脸蛋儿?”每当盖文不怀好意地发笑时康纳的身体都会绷得更紧,“你仔细观察过他的身材吗?腿长屁股翘,是我喜欢的类型,操起来一定很舒服。”


软体进一步不稳,康纳额角的led圈变红了,他从盖文的话中分析出露骨的色欲,伴随着汉克的顶弄一齐刺激着他的处理器。康纳不喜欢这样,被迫压抑着呻吟承受攻击,还要听着隔壁对自己的色情幻想的污言秽语。有种与疼痛无关的痛苦在他全身扩散开来,让他想要大叫、逃离、躲避。


盖文挂掉电话,开始松开皮带与裤子,狭小的空间得以安静。汉克抓住康纳的后领把他压在门上,凉丝丝的复合材料给他带来一丝慰藉,但重新进入身体的坚挺能够借助新体位更加准确地蹂躏敏感的传感器,惊叫立刻爆发出来。


“嗯……”挺入时康纳甚至听到了响亮的水声,他彻底失去了控制哭叫的能力,“我不行了……放过我!求你……呜——”


“操!谁在那?!”隔壁一通手忙脚乱地提裤子。


汉克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他掰过康纳的脸用吻堵住对方坏事的嘴,下身动作不停,既然事情暴露也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他拨开一丝不苟的西装,用布满枪茧的手掌抚摸康纳的身体,在到达乳尖时坏心眼地掐住揉捏。


康纳开始流出光学组件清洁液,他必需张大嘴巴才能让更多空气流入循环系统给过热的机体降低温度。汉克的舌头趁机钻了进来,他熟稔地勾住康纳不知所措的舌头,把溢出口的呻吟搅乱。


“该死的快回答我!是谁在那?”盖文的拳头锤在隔板上,“这里是公共卫生间!”


硬在半空吐着液体的仿生阴茎终于得到了关照,粗糙的大手像块滚烫的烙铁,由上到下,由下到上摩擦柱身,康纳感到快感在电路中积聚,他渴望释放,渴望更强烈的刺激。


“不管你们刚刚都听到了什么,如果出去后敢透露一个字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想继续理会隔壁那个炸毛的矮子。康纳的内屏上不断弹出温度与液压调节器的警报,软体离爆炸只有一线之隔。汉克的呼吸节奏开始变乱,喉咙里滚动出隐忍的低吼,这些都预示着高潮的逼近。


“操……”盖文听着隔壁如同浑浊沥青般的呻吟喘息和水声,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液。他完全可以想象出里面是怎样一副旖旎的风光,光是听听就足够令他兴奋了。


汉克咬住了康纳柔软的脖颈,他没有收敛力道,因为仿生人不疼,皮肤也不会出现咬痕。可是这一下成了压死骆驼的稻草,电流强度瞬时越过阈值。处理器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叫,所有系统随即下线。过载时突然绞紧的甬道让汉克直接交代在康纳的屁股里。


卫生间的排气装置在头顶发出细小平缓的轰声,汉克抵着康纳,他们趴在门板上平复着呼吸与心跳,享受性爱带来的余韵。康纳重新上线时内屏显示软体温度过高并且缺乏冷凝液,需要及时补充。他动了动身体发觉汉克释放过的阴茎还埋在他体内,额头上的光圈因羞耻而变红了。


“汉克……”他推了推搭档的大腿,“该回去了,我们已经离开太久。”


“原来你还知道我们离开太久了,这他妈都是谁的错?”汉克故意向上顶胯,未干的润滑液和精液被挤出“噗嗤”的声响,滴滴答答落在康纳的深色西装裤子上。


“一个巴掌拍不响,副队长。”仿生人无辜地眨眨眼,光圈转着转着变回了蓝色。


“啪!”汉克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拍在康纳裸露的屁股上,他很满意地看到对方露出一瞬间的惊讶和红色的led灯:“谁说拍不响?”


“‘一个巴掌拍不响’比喻矛盾不是由单方面引起的,你用手掌拍打我的屁股也印证了这个道理,只不过相互作用……”


“你给我闭嘴!”


“只不过相互作用力的另一方不是一个手掌。”


“Fuck you, Connor.”


“求之不得。”


◎后续


结束后汉克发现自己依然要面对拉链粗涩的问题,康纳蘸取了自己的润滑液涂抹在拉链上完美解决了问题,不过被搭档大骂“你真恶心”。


他们溜出卫生间时碰到了蹲守在门口的盖文。看来盖文警官在深挖八卦时也保持了蹲点时的耐心。


盖文表示“哈哈哈果然是你们两个没羞没臊的在搞事我要举报你们”。而康纳则用“举报我们就把你的性取向公之于众”作为谈判筹码堵住了盖文的嘴。


汉克和盖文内心os“法克安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