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せになりたい僕ら

幸せになりたい僕ら


今天的我仍舊用著殺死萬的雙手自刎。

 

千躺在沙發上面,安穩地呼吸。他的呼吸跟唱歌的時候不太一樣,千的呼吸習慣緩慢些,輕輕地讓空氣進入身體,在體內打轉一圈再吐出,吸進去的不多,可是當他唱歌的時候,會大口地對空氣渴求,永遠都不夠一般,激烈地讓氧氣都擴散在自己的體內。

他沉默地盯著天花板,一邊用手背把眼淚抹去。

「千,怎麼又不開燈了?」百用自己的鑰匙打開千家的大門,隨手幫他把客廳的燈給開了。

一瞬間的光亮讓千瞇起眼睛。

「我在密謀要把萬殺掉的事,所以這種事情還是關燈做比較好。」

「欸--!達令怎麼又生萬大哥的氣了!跟我說說!」百坐到千的旁邊,拍拍自己的大腿讓千緩緩移動,把自己的頭枕上去。

「我剛剛又夢到把萬殺掉了。」

「這樣啊……這次是用什麼?」百傾聽著,用手順過千的長髮,從瀏海順著往後梳,一陣一陣安撫讓千感到安心。

「手。我把萬壓倒在地上,勒著他的脖子。萬沒有掙扎,那副無所謂的樣子真是讓人來氣。我一邊哭一邊把他殺了。我有留給你的遺書,讓你處理我跟萬的身後事,接著我就上吊了。」

「我從以前就覺得千真的很恐怖呢,以浪漫的方式。」

「可是你最喜歡我吧?」

「超喜歡喔!但如果你把萬大哥殺掉然後自殺我還是會生你的氣喔。」

「萬讓我好痛苦。」千嘆了一口氣。

「他不在千不也會很痛苦嗎?因為我是你的達令所以我都知道喔。」百燦爛地笑著:「你前幾天不是跟萬大哥去喝酒嗎?然後呢?」

「沒什麼然後的吧?」

「欸--!我以為你有跟他說想要跟他交往的事情!」

「有啊。被嘲笑了,我自己也覺得很好笑,所以沒怎樣。」千坐起身來,抓了抓自己的頭:「你餓了嗎?我去做飯。」

「聽得我都不餓了!什麼狀況啦你們讓小百好困惑!」

千聳聳肩:「我不知道。」

千是真的不知道。

他在腦海裏面已經把萬殺過幾百萬次了。從消失的那一天起,無數次,他夢到過自己把萬推向充滿來車的馬路上,也夢到過拿刀子捅他,還有用農藥毒殺他。千篇一律,他的夢都是開心的重逢、氣氛蒸騰出殺意、最後他哭著把對方殺死再想辦法自殺。

他的夢醒時分往往帶著淚痕。

然而他終於跟這個朝思暮想的人重逢了,他說不出話,幾乎只能從嘴裡擠出幾句詢問,他們交換了聯絡方式,他還是留著以前萬的帳號。萬已經沒有在用了,他傳過去的句子永遠不會出現已讀兩個字,千心知肚明,不過他仍舊會往那個帳號傳一些不知所云的句子,像是痛苦的時候、思念的時候、恨的時候、愛的時候。

他跟萬的關係儘管沒有見面還是默默成長著,彷彿千曾經放棄的景觀植物,放在陽台便自己蔓延出一片綠意,他不去打理都不行。

「百,我跟萬是沒辦法變成家人的,跟你不一樣。」千穿上圍裙對坐在沙發上的百說。

「我知道啊,我已經沒有在介意萬大哥的事了。我只希望你們好好的談戀愛,我現在已經很幸福了。」

「我也很幸福啊,萬現在也很幸福。我是不是可以就這樣算了呢?畢竟我已經知道萬在一個觸手可及的地方了,我……你在笑什麼?」

「呵呵,沒什麼。只有遇到萬大哥千才會有這樣子的表情呢。怎麼連這樣像少女的達令都超級帥!」百的笑容跟太陽同個模樣,他改變自己的姿勢,盤腿坐在沙發上:「千總是喜歡裝壞人,明明從來沒有做過壞事,能夠讓你撒嬌任性的人只有萬大哥吧?」

「我也有對百撒嬌喔。」

「但你才不會對我任性呢,打電話說現在就想見面啦、一次傳十幾條RC給我啊、一直吵著想要我的照片什麼的。」

「那是因為我的手機都是百的照片了!」

「不要狡辯了啦!」百對千吐了吐舌頭:「千對萬大哥的感情太複雜了,小百一點也不想要變得跟你們一樣。」

千笑了笑,準備開始為百跟自己做晚飯。

對千而言,百就像是呼吸一樣必須,將他把泥沼中掬起,用笑容帶他往更好的地方走去,很輕鬆,輕柔地讓他活了下去。萬卻是唱歌,他要用盡所有的力氣,呼吸都顧不得般大口喘氣,他全部的心思都在與萬維持連結上面,他愛得很痛苦、很辛苦,同時很喜悅,連那份苦楚都一併愛著。人可以不要唱歌,卻不能不呼吸,他也是人,唯一不同的是,於他而言唱歌等同於靈魂。

人可以不要有靈魂嗎?

當時萬會離開是因為他把萬當成了靈魂,那是錯誤的。他錯了,萬也錯了,他們之間的未完成歸咎起來責任不僅在一方身上,每個錯誤的決定都牽引了下一個決定,這次兩人輾轉又到了新的關係上。

他現在明白了,如果當時的他把自己的歌看得更重些,萬就不會離開了,他們會一起走下去的,因為萬很愛自己,而他也隱約明白這個人的愛是瞻前顧後的,他就是不該讓萬知道自己的心思,讓他知道自己沒有萬會活不下去的事實。

那次他能活下去是因為百。倘若如今再來一次,他也會因為百而繼續活下去的,只是靈魂殘缺的部分,靠百一個人是沒辦法的。

萬始終囚禁了他的一部分,他必須待在萬的身邊,才能夠回歸完整。


千正座在自己的床上,死盯著與萬的RC聊天畫面。百今天沒有久留,他跟後輩約好要一起玩就風風火火地離開了,他們吃了一頓熱鬧的飯,但獨留他面對這冰冷的聊天軟體。

   主宰他某部分靈魂的人現在對他極度冷淡。好想死。

等到十一點,十一點一到他就要打給萬。千默默想著,畢竟在他自主加班結束以前他也不會接電話。他們的聊天畫面往上滑是他問萬有好好吃晚餐嗎?接著就是他傳了他跟百一起吃晚餐的照片,然後他努力想要引起對方的注意因此又傳了好幾張百的照片,中間混入一些他也有入鏡的。

裊無音訊。

這樣不行,他是不是該拍一些性感照?他把上衣脫掉,拍了幾張擺著魅惑姿勢的照片傳給百,百馬上回說親愛的好性感好帥,小百真是太幸福了!他儘管開心可還是不滿意就又把衣服穿回去。

千糾結了好一陣子,時間緩緩地過去,終於來到決定打電話的十一點,他幾乎是在十一點的第一秒就撥打萬的電話號碼。響了幾聲後,萬冷淡的聲音接了起來:「我之前就想問了……你這傢伙是不是有在事務所裝監視器啊?」

「疑神疑鬼的萬我也很喜歡喔。」

「……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不能打給你?」

「一般是這樣沒錯。」

「我們又不是一般的關係。」

「雖然你應該已經聽膩了,但千你真的變得很噁心欸?百都沒說話嗎?」

「他就喜歡我這樣。」

「那真是恭喜了,團員間感情好很重要。」

「你喜歡我這樣嗎?」

「我覺得很噁。」

千倒在床上,他按下擴音鍵,讓整個房間都充滿萬的聲音,像以前一樣,他可以把他的聲音當成歌。

「你吃飯了嗎?」

「吃了。」

「騙人。回答得太快了。你要來我家嗎?我多做了。」

說謊的人是他,他沒有多做。就算有,百也會全部吃光,他想讓萬到家裡來,吃他煮的新鮮的飯菜,料理的人是他,千可以無限拖長做菜的時間,他跟萬就得以再多相處一段光陰。或許他還能找到機會把萬灌醉,萬就被迫要在自家留宿了──千準備了周全的計畫,只等萬說好。

「不了,我去便利商店買個消夜就好。」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來我家喝點小酒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你每次都像是要灌醉我一樣在斟酒啊?」

「因為我真的想灌醉你啊。」

「不要隨便把那麼恐怖的事情說出來,你是偶像。」

「偶像又怎樣?就不能灌醉萬了嗎?」

「……週末再說。」

「明明週末也只會自主加班。算了,我現在帶食材去萬的家裡,你趕快回家。」

   他準備離開床,卻聽到萬斬釘截鐵的答覆。

   「不可以。」

   「我想見萬,不行嗎?」

另一端陷入沉默。

千認為這陣沉默只有兩種可能的結局,一種是萬受不了自己的撒嬌,最後通融,另一種則是萬在想拒絕的話。大神萬理這個人,即便平常總是颯爽的形象,骨子裡還是有原則的,否則他五年前也不會就這樣說走就走。

萬的原則不容牴觸,無論是他,或是誰都一樣。

「你真的覺得這樣好嗎?」

萬會這麼問,那答案就是『不』了。千沒有回答。

   「我是真的想知道,千。你覺得這樣好嗎?」

「什麼意思?」

「跟百在一起的時候你的腦袋清楚多了。」

「……我倒覺得是萬總是想太多了。」

   「喔,是嗎?」

這句話帶著挑釁,千太理解那個語氣,高中的時候他也時常被這句話激怒。譬如他倆在寫歌上面的意見不合時、他跟萬保證自己隔天絕對不會賴床時、萬因為又被女友劈腿所以敷衍他時。

「難道不是嗎?」千沒忍住回嘴。

想不到事隔多年他仍舊會被這個人的這句話所激怒,他已經是大人了,照理說這句話該對他不痛不癢,畢竟出道以來激怒人的話他也沒少聽過。但這個人是萬,面對這個人,他就像回到當初血氣方剛的少年。

「……對不起。」出乎意料地萬先道歉了:「因為是對千講話,所以忍不住又用起了以前的口氣。」

千的怒氣倏地被冷卻,驚慌了起來。不是的。他不想要萬的道歉,一如他完全不想道歉。他們該道歉的事情太多,一點拌嘴根本算不了什麼。

   「萬沒有錯,不需要道歉。」千一瞬間說不出什麼真正想說的話,萬的道歉在他的腦中揮出一片空白,他只想趕緊掛掉電話,他沒辦法好好地回應。

   「反正你別來,明天有錄影吧?跟我們家的孩子?」

   「嗯。對。」

   「快睡吧。」

「晚安。」

千宛如落荒而逃般掛掉電話,短短不到十分鐘的電話他發現自己搞砸了,然而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搞砸的東西原本是不是好的。

洗漱後,千熄燈把自己深深埋進被窩裡。他希望等等睡著可以夢見把萬殺掉的夢,畢竟方才萬的那句道歉,不費吹灰之力地抽走他體內的所有氧氣。

 

「千你的黑眼圈好重,昨天沒睡好嗎?」百捧著千的臉左看右看,就算兩人的節目即將開始錄影,也沒有影響兩個人親暱的舉動。

「不帥了嗎?」

「沒有的事!千當然是最帥的!」

「百的笑臉總是給我滿滿的力量,睡不好也沒關係。」

「呀啊──!千好狡猾!小百沒有心理準備啦!」百的反應引得某些現場工作人員笑出聲,和睦的氛圍下,百悄聲對千說著:「不要太勉強喔。」

   「沒事的。」千對百說道。

他讓百擔心了,他感到有些自責同時又認為自己的情緒在百面前本來就無所遁形。昨晚跟萬通過電話之後他失眠了,起床寫了一下歌,倒在客廳的地上像他當初在萬家裡做的一樣。

不同的是,睜開眼睛萬也不在身邊。

節目再幾分鐘就要開始了,他看到一旁已在來賓席就座的Idolish7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樣,他五年前也是這樣的嗎?萬離開之後多少取走了他的底氣。初生之犢的鋒芒,多可愛啊。

他們的背後有著彼此的愛情,然後逐漸成長起來。

「好險我身邊有百呢。」千伸手握住百的手,百的臉倏地紅了起來:「千、太帥了啦小百真的會爆炸喔!」

「爆炸我會很困擾的。今天就牽著手開場吧。」

「千千跟百百怎麼偷牽手!小壯!我們也不能輸他們喔。」環注意到坐在主持座的兩人牽著手,他趕緊也牽起壯五的手。

「對前輩太失禮了!環!而且……這又不是比賽。」壯五對環說著但也沒有放開對方的手。

   「不然你們也一起吧!牽手會讓大家的感情更好喔。」百提議道:「我跟千沒事也會牽手的!」

「你們感情太好了吧?」大和忍不住吐槽。

「大和也想要跟我牽手嗎?可以喔。」千勾起自己的嘴角。

「完全不想。」「千千不要連我們隊長都搶!」「達令不可以外遇喔!」三者的聲音熱烈地重疊。

千覺得自己其實沒有什麼好不幸的。他被愛所圍繞著,甚至抱怨些什麼都顯得奢侈。節目錄影在全體牽著手的狀況下開始了,過程中因為牽手造成的不便好幾次逗笑在場的工作人員,但莫名地像是競爭似的,兩團誰也不願放開自家團員的手,節目效果十足。

過程一切順利,直到千往攝影棚外瞄一眼,不偏不倚與萬的眼神對上為止。

他下意識地握緊了百的手,他看著百與自己緊繫的那隻手,不禁想著他跟萬有牽過手嗎?回憶不起來了。千的表情上沒有任何的波紋,然而他從心裡發出的那陣顫抖依舊沒有被百所遺漏,於是百主動放開了千的手。

「啊!百百放開手了!」環第一個大喊。

「真的欸!達令!你怎麼沒有牽好!要注意在小百身上啊!」

千回過神,他回望進百體諒的眼神裡,再次理解百無論何時都是自己的英雄這個事實。因為個人私情影響到工作實在太不專業了,他認真地檢討自己,並迅速回復心情。

「剛剛不算,再一次好嗎?百?」千拉起百的手,往指節親了一下。

「天啊……千好像王子……」

「那個,可以不要無視來賓擅自進入兩人世界嗎?」大和再次吐槽。

「前輩們感情好是好事啊,我也因此難得有機會可以跟一織牽手呢。好開心!」七瀨笑著說,順道大力晃了一下兩人的手。

「這、這是因為節目效果!」一織收回自己的手。

「啊,一織害羞了。」

「哥哥!」

「後輩間的感情很好我們也感到很開心喔。」百笑著說。

「不過絕對比不上我跟百呢。」

「呀!千好帥!但我們不能被美色耽誤呢,趕快進入下個環節吧!」

在百的引導下,剩餘的節目繼續進行且無事落幕,沒有再出什麼差錯。千感覺得出來百在壓抑自己的情緒,他在節目中不專心,百儘管體諒但肯定是不開心的。

平常並肩而行的他們,在回休息室的路上百卻走在前面一次也沒有回頭,千感到些許寂寞。兩人回到休息室後,千對百說:「百,剛才……」

「我是想生千的氣的。」百轉頭對千說:「我知道萬大哥會影響你的心情,也知道萬大哥沒有錯,千那一下子的分心也沒有大礙,所以算了。但是在節目裡面你要好好看著我啊!」百紅著眼眶對千說著。

「對不起……」

百握緊了自己的雙拳,然後放開。

「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不會像這樣跟千直接坦白我的心情,可是因為我已經改變了,我相信千對我的愛喔,所以我可以好好地告訴千我的心情。千呢?」

「我也相信百。」千走向百,用自己的袖子壓了壓對方的眼角,然後雙手在百的臉上流連:「我沒想到萬會在……所以才嚇了一跳而已。可是真的太不專業了,不會再發生了。」

「肯定會發生的吧?千才沒有能夠冷靜面對萬大哥的能力呢!」百任由千對自己的臉又捏又揉的:「所以我才說要千在節目錄影的時候好好看著我……啊!小百在生氣你不要擅自幫我做怪表情!我會笑出來啦!」

「對不起,因為我家的百太可愛了……」

「也不准因為這件事道歉!真是的!千越來越知道怎麼哄我了!好可怕!」

「一回來就看到你們在做好可愛的事?」岡崎推開門一頭霧水地說。

「其實是在被罵喔,小岡。」千悠悠地說著。

「你看起來一點也沒有在反省!」

「我有喔。」千真心誠意地說,百也就沒有想要再追究的意思了。

「好的好的,兩個人感情很好,太好了!」岡崎說著,查完手中的行事曆後他對百說:「那接下來已經只剩下百的工作了,千可以先回去了。」

「……小百就要在這邊跟千分開了嗎?」百抱住千演起小劇場,千知道那是和好的暗示。

「百不要太想我喔,想我的話要記得我隨時都在你的心裡喔。」

「哇難怪小百胸口總是暖呼呼的!」百摀著自己的胸口說。

「千要坐便車嗎?」岡崎沒有裡會兩人的夫妻相聲,逕自詢問。

「沒關係我搭計程車回去就可以了,請小岡護送我們可愛的百安全抵達下一個攝影棚吧!」

「那千再休息一下吧!這個休息室還可以再用半小時左右。」他推了一下眼鏡,叮嚀後帶著百先行離開。

千揮了揮手,告別自己的經紀人跟搭檔。他一個人留在休息室安靜了一會兒,突然有些難過,偌大的空間剩下一人時容易胡思亂想是他的壞習慣,以前從未在意過孤獨的恐懼,經過旁人給予的那些劇烈的愛,他才知道愛的模樣是付出及接納。他總是沒能讓百好好依賴,百的堅強是自己永遠跟不上的,而他也追不上萬愛人的方式,周全又無聲無息。

他太晚領會、無法實踐,他身邊那些太好的人所展示的全都成為他的憧憬。

好想見萬……沒有來由的他就是想要見萬,或許在他的潛意識中,認定了徬徨時萬往往可以給他解答,那段沒有萬的日子他自己摸索答案實在辛苦,雖然兩人昨晚鬧得不愉快,他還是想見他。千站起來決定去Idolish7的休息室晃晃,身邊熱鬧一點可以把孤獨趕跑,何況萬也在那,尷尬也罷他就是想待在同個空間裡。

他聽到清脆的敲門聲,萬的聲音傳了進來,他宛如被聲音所束縛,動也動不了地站在原地。

「打擾了……怎麼只有千啊?」萬挑眉一臉不解:「你要去哪裡嗎?為什麼站著?」

「沒有。」千抿了一下嘴才說得出話。

「百呢?」

「他們去下個錄影的地方了。」

「原來錯過了啊?我們家的孩子說……」

他聽不進去對方說的話,為什麼這個人可以這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沒有看到預期的尷尬,兩人昨晚所發生的任何對話彷彿未曾存在,他不想要這樣。

若無其事的萬,大度的胸懷跟颯爽的態度,千一點也沒有因此感到身心舒暢,反而更加鬱結宛如打結梳不開的毛髮。

過去已成定局,譬如他跟萬那些年的演唱會,他再也不會從身邊聽到萬說自己是Re:vale的聲音了,只是那段時間不是消失,萬也沒有消失,為什麼萬總是不明白呢?他們的時間不是被抹去、不是成為一段空白的荒蕪。萬一直想裝作他們現在的感情變淺了,沒有什麼深刻的羈絆了,每個人都有自己處理回憶的方式,這是合情合理的範疇,千不會置喙。然而如今他們兩個共有的這份感情分明不是萬可以單方面決定的。

而萬凡事都擅自定奪,他的意見就不重要嗎?

「我剛剛跟百吵架了。」儘管是他單方面做錯事單方面挨罵,他就是想說是吵架,表達微弱的抗議。

「……為什麼?」

「因為你……」

頃刻間萬的表情發現變了,而千瞬間說不出口他原先想推到萬身上的話。他看著萬便足以想像接下來的發展,閉上的嘴也只是拖延走向受傷的時間。

「是因為我嗎?」

「不是。」

千知道萬壓根兒沒有相信自己的話,雖然也不是事實。他想起百對自己說相信,萬相信自己嗎?或是,他自己相信萬嗎?

「……」萬沉默的時間不長,千等萬說話的同時焦慮將自己千刀萬剮:「所以我才問你,你真的覺得這樣好嗎?」

「什麼?」

「全部。私底下聯絡、約出來、或是那天那個吻。」

「是萬覺得不好。」

「哈……」萬扶額發出了介於笑意跟無奈的聲音,放下手的時候千看到了萬的傷疤,他恐怕不能再待在這個休息室,他承受不住。

「為什麼你不懂呢?」

「我也正好想問萬這個問題。」

太過無能為力,千看著萬忍不住眼眶裡面的淚。

過多的問題都淤塞起來,千現在找不到解決之道,肯定有的,他跟萬不可能找不到辦法的。他愛著萬,萬肯定也愛著他,愛情是他們唯一的路,倘若連愛人都行不通,他們就什麼也成為不了了。

千看著萬注視自己的眼淚落到衣衫上。

萬沒有住口。第一次,萬要面對面殺死自己了,跟夢不一樣,跟他想的不一樣,跟五年前不道而別也不一樣。


「我們還是各自過自己的人生吧,千斗。」

千閉上眼睛,彷彿聽到巨響,他早已因淚模糊視線,看不清楚萬的表情。眼淚一次性的滴落,再張開眼睛的時候,萬已經離開了,他吐出隱忍在軟肋的那口長氣。

也好。

他上一次沒看到他離開的背影,這一次則是不願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