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布拉格之春


#松林说史# 布拉格之春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二战之后,世界格局处在深刻的变革之中,世界被划分为两大阵营,美苏开始了近半个世纪的争霸角逐。东欧是苏联与美国抗衡的前哨阵地,苏联时时处处加紧对东欧国家的控制。


1968年,捷共中央第一书记杜布切克发起了布拉格之春改革,有脱离苏联控制倾向。 苏军决定武装干涉。6月下旬,华约在捷境内举行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迟迟方撤。7月之后,局势有所缓和。8月3日晚华约在捷签署联合声明,危机似乎已经过去了。


1968年8月20日晚11时,布拉格机场接到一架苏联民航机信号“机械事故,要求迫降”没有理由不同意。客机一降落,数十名苏军突击队员冲出机舱迅速占领机场。几分钟后,苏第24空军集团军巨型运输机开始降落,一分钟一架。1小时后,一辆苏联大使馆的汽车引路,苏军空降师直扑布拉格。


于此同时,苏陆军总司令帕夫洛夫斯基大将指挥4个苏军装甲师,1个空降师,1个东德师从波兰直捣布拉格。(西方向第一方面军〕驻德4个苏军师,1个东德师切断捷西部边界。(西方向第二方面军〕驻匈苏军8个师,匈军2个师,保加利亚军一部从南部进攻。(西南方向第一方面军〕苏波合成军4个师进攻北部。(西方向第三方面军*同时苏军对北约与捷军开始全面电子压制。


1968年8月21日拂晓,苏军占领布拉格,逮捕杜布切克。


在进攻开始6小时后,苏军控制了捷克全境。几十万捷军被全部缴械,北约也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 这是苏军一次典型方面军群进攻战役。西方向主攻,西南方向配合,共动用4个方面军,1个坦克集团军,4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26个师,约30万人。但由于进攻过快,两个战略方向的后备坦克集团军群均未出动,只动用了各集团军,师,团的直属坦克,共有9000余辆。这就是著名的“布拉格之春”事件。


布拉格之春是一次有重大意义的国际政治事件,标志着华约内部的裂痕已经渐渐显现,可视为东欧剧变的前奏与导火索。虽然说捷克斯洛伐克的民主化运动,在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中受到苏联的镇压;但是国内对捷克共产党统治不满的知识份子仍然以地下方式活动,并且于1977年提出要求政府遵守赫尔辛基宣言中人权条款的七七宪章;而继任胡萨克出任第一书记的雅克什,企图推动经济改革与民主化,不过为时已晚。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正常化时代尽管没有带来暴力镇压或者物质上的破坏,它在道德层面上产生了深刻的烙印。经过了1968年华沙条约军队的入侵,毫无疑问的是与共产主义有关的幻想和理想已经破灭。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受到克里姆林宫授权和控制的共产党政权开始和人民之间达成了没有写在纸上的协议。人民需要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形式上的认可,从在重要场合挂苏维埃旗帜到在不同组织中的成员身份,到参加严格控制的各种选举等。作为回报,他们可以得到好的位置,孩子们的教育,夏天到南斯拉夫度假等。遭到社会大部分成员信任的政权从形式上得到这种交易的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道德困境:人们对自己的作为感到羞耻。正是这种羞耻感让这个政权能够维持下去。人们内心充满了对于相互之间的不信任,都变得孤独。


捷克斯洛伐克在1989年之前就有不少要求民主的游行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