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二十四名少年网民被判重刑 - 揭露中国大陆侵犯人权大案的惊天黑幕

大陆二十四名少年网民被判重刑 - 揭露中国大陆侵犯人权大案的惊天黑幕

佚名

2020年12月30日上午,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戒备森严,杀气腾腾,周围布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九点三十分,该院对二十四名少年网民进行宣判,其中9名未成年人,5名被抓时不满20周岁,10名是在校学生。这些风华正茂的孩子只因翻墙上网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十四年、五年、四年、三年……

据这些孩子的家长反应:他们的孩子因翻墙上网(而且互相之间不认识)就被堂而皇之的定为“恶势力集团犯罪”,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贻笑大方。

因本案导致多名孩子的母亲精神失常;还有的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有的身患重病做了手术;还有老人因此冤案而离世;有的家长为救孩子被骗的倾家荡产……这种例子不胜枚举,令人惨不忍闻。

其中一位女士讲述,自己的孩子在暑假期间突然失踪,家人们特别是爷爷奶奶心急如焚,几乎丧命,数日后才得到品学兼优的孩子竟然身陷囹圄,还成了公安部督办的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扣上了汉奸、卖国贼、精日分子、与反华势力勾结等荒诞的帽子。


事件起因

2019年初,现居澳洲的华人李某和支纳维基网站的管理员在网上对骂而怀恨在心,便在此站网页上贴了国家领导人及家人的户籍信息和个人信息,只为嫁祸于该网站而打了举报电话。引起高层震怒,遂成立了由公安部督办,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局经办的专案组。一时间国内血雨腥风,警察开始了疯狂的异地抓捕。结果他们抓捕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网民,并没有抓到网站的实际掌控人。


令人毛骨悚然的“1902136”专案

据大陆知情网民反映:因为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掌控者在国外,警方难以抓获,产生压力,他们在抓捕的未成年人凡凡(化名)那里获取了恶俗维基的会员资料,其实此网站并没有涉及国家领导人的任何信息,为向上级交一份圆满破案的答卷,便快速成立了部督“1902136”专案组,即中国公安部以公网安(2019)706号(《根据将广东“恶俗圈精日群体涉嫌利用公民信息实施网络暴力案列为部督专案进行挂牌督办的批复”》)号批复成立的第三代恶俗维基部级督办案件。为邀功请赏,将案件上升到极其严重的程度。

2019年7月20日,茂名警方再一次向全国展开抓捕行动,大陆的上空再度阴云笼罩。几十个家庭及孩子面临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

2019年10月,茂名警察将从各地抓捕来的孩子由茂名市第一看守所秘密转移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并剥夺了他们的律师会见权,同时不准家属送衣服、不准孩子们向监室的人讲案情、不准说自己的姓名,若有人提出要尊重人权,便会遭到更加残酷的对待。看守所系统上根本查不到他们的名字,家长在“粤省事”程序上根本存不上国家规定的每月区区500元顾送款。他们的孩子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些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且大都是在校学生,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虐待,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在佛山看守所期间,他们在极度恐惧中被迫按照办案人的要求写下所谓的罪行,并签字认罪认罚。最终办案方荒谬地给本案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然而这些孩子之间大多互不相识,根本谈不上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会员在这个平台上创建和编辑词条均是自发行为,并没有所谓的首要分子去组织、策划、指挥和强迫网站的会员。


为寻找“主犯”而妄生穿凿

办案方在侦查过程中发现顾某是所谓主犯,该网站实际操控者,于2019年10月就上了网逃,(如图),因其家长是人大代表且身价百亿,是阿里股东,背景深厚,同月16日被抓后,次日就被放掉,为去国外读名牌大学,家长帮他下了网逃,另外还有宋旺霖因其爷爷是省部级高官也被释放。

在逃人员登记表(手机拍摄)
在逃人员登记表(系统)

为寻找一名新人来当替罪羊,茂名办案人经过精心策划,选定了一个叫潘潘(化名)的穷小子,可是发现这个孩子胆小懦弱,虽然他签字认罪,可还是担心事情败露。最后终于锁定了一个令他们感到满意的孩子萌萌(化名),这个孩子是网络精英,且父母离异,没社会背景,于是威胁恐吓萌萌认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是这个孩子始终坚持不认罪。

从国内的判决书上显示看,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1月22日,萌萌被警方带出看守所,秘密关押。据有关人士透露,他被关小黑屋刑讯逼供,导致多次住院,一只手残疾。详细情况由于未联系到其家长不得而知。就是这个孩子被制造成了主犯,替达官贵人的孩子当了替罪羊,被判重刑十四年。

而同案韩磊、钱亦辰、宋旺霖等人传讯后被释放;张泽曦发了二百多条推文(推文被转发二万多次被点赞五万多次)但也只被判了十个月徒刑。恶俗维基九百多名会员,本案只抓到了二十余人。

还有许多孩子如上海的匀匀(化名),只因警方为给新主犯萌萌网罗证据,以其几年前免费赠送给素未谋面的萌萌一个域名(且时间在恶俗维基没开之前)为由,将其判刑。类似这种情况被判刑的很多,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结语

此案24名同案孩子中(9名孩子是未成年人,另有5名成年孩子被抓时未满20岁,11名孩子是均是在校学生),执法机关却为了“立功”,为了“掩饰批捕错误”,无视法律,欺上瞒下,制造出了一个惊天大冤案。为一己之私不惜侵犯人权,牺牲这些孩子的青春为代价,换取金钱和升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