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NC17)

回家 (NC17)

湖底月圆

“跪下。”

Lex说。

Eduardo抬了抬他漂亮的的上睫毛,露出未燃尘埃的,琥珀色的眼睛。

多干净啊。Lex踏着皮鞋走到玄关,站在台阶上,像多年前俯视皇家博物馆收藏的一颗无价的宝石。我很快就能能弄脏它了。

“你知道的,你随时可以走出这扇门,找你的Mark,然后呢?”

然后Mark就要失去一切了。

Lex快步走下台阶,不去指使Mercy而是亲自打开了那扇门。

那扇Eduardo曾经无数次在梦中离去时打开的大门。

“Choose.”

外面大雨滂沱,他步行过来时还没有想过带伞,路上就下起雨来。

It's raining.

他就这样被猝不及防的意外彻底打湿。

Eduardo垂了下眼睛,他有些艰难地弯下腰,寒冷甚至还让他痉挛了一下,如同一只被大手握住的麻雀。

Lex冷眼看着,什么都没有说。

一只膝盖触碰到地面。

Lex捏紧了抓着门的手,甚至用力到指尖发白。

然后就轮到另一只。

“Now.”Lex喉结蠕动了一下,“向我展示诚意。”

有极大的风摇动着远处的白桦树,以连根拔起的气势。

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一切回到原点。

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happy ending.

Eduardo终于俯下他从前总是骄傲地挺得直直的背,然后不停地被一直看不见的手压低。

压低到Lex的脚尖。

Eduardo亲吻了Lex的鞋尖上的灰尘。

“我将永远……永远忠诚于您。”

Lex嘴角撕开一个扭曲的笑容。

可怜的,无知的爱情啊。

让人低贱到尘埃里。

“忠诚这个字对你而言太过于讽刺。”Lex留下一句,收下了Eduardo的示忠。

他一边大力地将这扇敞开太久的门紧紧关上,一边阴鸷地盯着湿透了的Eduardo.

“Mercy,为他拿条毛巾。”




“Eduardo,不,不要穿衣服,过来。”

Lex忽然闯入浴室里,对着浑身赤裸的
伴侣说。

“我需要你过来。”

甚至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

Eduardo或许在Mark身边的这些日子过于轻松了,以至于当他看见床上的衣服时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一件黑色的,过于暴露的,蕾丝裙子。

“顺便说一句,你不会还以为,你现在还享有我伴侣的荣光吧。”

“不,”Lex贴着Eduardo的耳廓留下一个色情的,湿漉漉的吻。“你现在是个真正的妓女了。”

Eduardo缓慢地转过头看向Lex。

命运是能更糟糕一些的吗?

“放心,”Lex笑着说,“我特意找的是真正的妓女穿过的,我验证过,非常淫荡。”

看来,可以。

“非常,配你。”




Eduardo抖得不成样子,脑子仿佛被一场大雨搅和得彻底报废了,他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好像挣扎了,又好像没有,或者失败了。

所以他才会穿着这件肮脏的裙子,他甚至能闻见上面廉价的脂粉味和糜烂的性的味道。

“Eduardo,不得不说,”Lex兴奋地压他在黑色的地毯上耸动着,手指从胸前的开口肆意进去抚弄他胸口的两点,“你穿上这个后,真是性感极了。”

Eduardo被Lex的指甲划伤了很多道口子,但好像都没有这件衣服给他带来的伤害更严重。

“天哪,Eduardo,你真是一个好婊子,如果你去接客,一定会赚得比你的Mark还要多……”Lex随意将他翻过来换一面继续操,“Mark真是个蠢货,为什么要对你这样的婊子上心呢?他不知道别人的婊子就是别人的吗?”

忽然,Lex把Eduardo翻过来,简直要握碎他下颚的力道般握着Eduardo的,“Eduardo,Mark是怎么操你的。”

Eduardo果然闭上了双眼,几不可查地颤抖起来。


“他是从背面操进来吗?”Lex泄愤般掐了一下Eduardo的一边的乳头,满意地看到他吃痛地缩紧了身体。

他用力地顶了顶下面,喟叹于爱人的紧致,“还是说正面?”

Eduardo什么都没回答,只是颤抖着摇了摇头。

忽然一阵风驶过,一记耳光扇了过来,受虐者被重重地打偏过头。

“Eduardo,你为什么要犯这种错误呢?”Lex此时显得格外滑稽,他一边在狠狠地顶弄着一边又严肃地进行他的家庭教育。

“我从前真是疏于管教你了,明天开始,我会好好监督管教你的……”Lex忽然仰起头,阴茎狠狠地扎在了身下人的体腔内。


那件妖艳的裙子早被Lex扯得七零八落,Eduardo狼狈地躺在其中不停地痉挛着,他好像从此哑了似的,无数的伤痕再也不能使他发出声音,只有泪水不停地从眼眶溢出来。


我可怜的,不懂事的爱人。


“噢,Edu,我的小婊子……”Lex忽然温柔下来,亲吻着爱人的脸颊和布满伤痕的躯体。

“我当然爱你,请别怀疑,我当然会爱你……只是我得等会爱你,过一段时间才能爱你。”他抱着布娃娃般抱着Eduardo的躯壳轻轻摇晃。

“你做了很不好的事,所以当然要受惩罚,我父亲也是这么教育我的……不过等我惩罚够了,你就不用当个小婊子了,你就能爬上我的床了。”

所以,快点好起来吧。



从此以后,Lex每晚会在他们新婚的那张床上,狠狠地惩罚了他曾经不忠的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