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公主AU》后续(第八章+第九章(上))简述

《人鱼公主AU》后续(第八章+第九章(上))简述

大师兄救命


《第八章》

 

 也许是黄金馅饼确有奇效,韦德晚餐宴会后瞬间复原,马上就能下床自由走动。

 但此时的他正因马特公主对他晚餐「恶作剧」在气头上,能起身后马上独自到仓库里找出那三桶易把东西弄脏又刺鼻的砂土(黑火药),趁公主跟那四个讨厌的侍女都不在房里(正在外头伏击吟游诗人间谍),靠着人鱼优异的夜视能力摸黑把公主的床铺、用品、行李、地毯都洒好洒满,正打算打开行囊灌满黑火药时,却意外翻到弗兰克寄给马特的信件。

 韦德呆楞当场,弗兰克挑灯写这些信件时他就在旁削鹅毛笔,因此知道他们书信往来的频繁程度,以及弗兰克有多重视这些信件(主因是请马特帮忙找人与行文间需避免引发外交危机的可能)。

 韦德放下手中最后半桶黑火药,拿起信封端详却不拆开,许久后深深一叹,暗骂自己:「我在想什么呢?他们本就是鳑鲏贻贝*的关系,我一厢情愿为王子『阻挡抢婚』不过是多此一举,白制造他们麻烦而已。再说仔细想想公主个性还是不错的,至于怎么不错…唔…我可能需要时间说服一下自己…」韦德强压下心头抽疼,将信封放回包里,回头正打算打扫自己乱洒的黑火药,转念又想:「反正最后都会搬到主卧室吧?这房间的东西迟早会换掉,干嘛白费心力去整理?」想着垂头丧气的缓步离开,失魂落魄的在城堡里乱晃。

 韦德最后站在城堡后方的阳台边面朝大海,低头却看着弗兰克给自己的一枚金币陷入沉思。此时弗兰克正好从暗门上来,见韦德靠在那看金币,以为是思念自己,便轻笑迎上,简单关心韦德的身体状况后,弗兰克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弗兰克先简述他当时在海上被救的经过,最后说:「从那之后我就很想找到救我的人,当面谢谢她,如果可能,请她来当我婚礼上的贵宾。但事与愿违,这段时间不只没有关于对方的线索,甚至连对方到底存不存在都不能确定,所以我想…也许我该放弃这个打算,离开这座城堡,回去继续过生活…」

 韦德无声的叹气,此举并未被弗兰克察觉,即使是这种时候,韦德仍未打算告诉对方真相,只是在板子上写下:「好吧,那你还需要我跟你一起出去打坏人吗?」

 「不,关于这件事…」弗兰克顿了顿:「这次迁回去之后,我也该正式面对作为领土继承人的责任,使这一切安定下来…所以妳…怎么想呢?」实际想试探对方:「愿意跟我一起承担作为继承人的责任吗?即使那远不如现在的生活有趣。」

 「……」韦德以为他在说未来可能不需要贴身侍卫,对于恋情无望、失去贴身服侍王子的职位、离开海边城堡(不能随时下水找物资)、未来甚至没有理由陪王子看夕阳共度等待时间,韦德忽然对这里的一切失去期望,双手放在板子上许久,听细微的潮汐声不断传来,最后写下:「我希望你过得幸福,王子殿下…我会尊重你做的所有决定。」也许利用写字来交流对他来说还不错,韦德暗想,过去他说话总是不经大脑,但靠写字却能让他先思考,也有足够的时间隐藏自己的情绪。

 「谢谢。」满意于预料中的答案,弗兰克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马特,转身离去前,意外瞥见韦德裙摆上的黑色粉末,暗想可能是去仓库不小心沾到的,提醒道:「对了,假如你在仓库里看到装在桶里的黑色粉末,不要去动它,那是很危险的东西。」语毕缓步离开。

 「?」韦德不解的看向弗兰克,本想询问,但看见对方走往马特公主所住的客房方向,瞬间没了对话的心情,继续待在阳台边,考虑去留。

 

 另一头弗兰克提着蜡烛,走到客房前,这时马特才刚跟佛吉们在地下牢笼中审问完,让佛吉们整理所有可用证据,自己先回房间,正巧在门口遇到弗兰克。

 两人边聊边开门,过程不慎走火点燃满房的散落黑火药,虽没发生爆炸事件(黑火药散着点不会爆炸,但随着火星散布燃烧很快),却也烧坏不少贵重的东西,两人身上的衣物因此落下些烧痕,幸亏整座城堡由石头建造,火势并未蔓延,诸多仆人跟侍女赶来将火势扑灭,所幸动员反应快无人伤亡。

 韦德赶来时已经在扑火阶段,火势扑灭后被弗兰克狠狠教训(因衣物上的黑火药知道是韦德做的),大概是骂说这东西很危险,以及早让韦德停止对公主的恶作剧。

 马特知道韦德并非故意,只是不知道火药的实际作用,于是阻止弗兰克:「我们都没事也就别怪他了,但这件事肯定会传到我的仆人那里,他们可不是全部听我的,所以为了你的国家好,避免一些外交危机,你还是第一时间和我去安抚我的随行仆人比较好。」弗兰克同意,气愤离去。

 马特虽然想安慰自责的韦德,但现在首要确实是先压下弗兰克和随行仆人的情绪,当下留清理现场的侍女在此,领着弗兰克到仆人们暂居的大房间。

 

 「这是我造成?真的?」韦德跌坐在地,懊悔不已:「因为我对人类物品的无知造成这种伤害,竟然害王子跟公主陷于危险之境…」想起适才的火势与损坏,还有他俩身上的衣物烧痕,心里非常自责,在地上呆坐许久,直到侍女们把房间都清干净了,走廊上空无一人,他才默默起身离开。

 「如果我留下来,类似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发生,为了我尊敬的王子、所爱的朋友们,离开也许对他们最好…」韦德绝望的想,独自回去王子的房里,看着属于自己的那张小床上堆满陆上世界的装备、武器、用品,大多东西回去海里就毫无作用,自己也不需要这些看着就心疼的东西,仅只带了这段时间往返海中搜集的一大袋海珍珠。

 在整理完毕后韦德难过的看着手中的一枚金币,深叹口气,将其放在弗兰克的枕头底下。

 正当韦德兀自不舍的看着房里的一切,亨利忽然兴奋跑来,拉着他说:「找到妳了!快来!带上粉笔跟板子,有贵客要见妳!」

 韦德一脸奇怪的被亨利拉着跑,亨利边走边说:「最近王子真有老朋友帮忙的运气!南方国家的领主前来拜访,刚刚赶到,说要谈一些柠檬外销到我们这的事…」

 「柠檬?」韦德想起那种令他害怕的水果,忍不住皱起眉头,而亨利并未察觉,径自叙述南方国家的状况,南方国家存在的时间比较长,经历过各种战事,曾分别与X战警和复仇者联盟(?)结盟过,因此跟很多国关系都不错,但也随时都能打起来。自梅铎王国安定大半欧陆后他们决定改变路线走农作物外销,因为气候关系种植大量柠檬,连领主制服都是黄色的,不过销量成绩一直很普通,这件事搞得领主很头痛。

 亨利说:「现任领主叫罗根,家徽是狼獾(Wolverine),跟王子是多年的朋友了,虽然他们国家改走商贸,但文化上还是崇尚战斗能力,我跟他说了妳的状况,他对妳很有兴趣…」

 韦德一头雾水的被亨利带到罗根面前,这时亨利才将弗兰克打算替韦德找对象,并且出嫁妆的始末说了,并恭敬的给罗根介绍:「这就是我跟您说过的侍女兼王子贴身侍卫,如您所见她外貌条件不太好,也无法言语,但战斗能力可是能跟王子并驾齐驱…」

 罗根客气回答:「光是战力这点就很不错了,我们的民族相信,只要两厢情悦,必能携手相偕,超越表象,抵达梦之故乡,灵魂之归处---加拿大(?)」

 「唔?」韦德暗想:「『加拿大』这个地名为什么听着莫名有种熟悉感(??)」

 亨利询问:「所以妳的意思呢?他符合王子替妳征婚的所有条件,只要妳愿意,现在带他去城堡内的小教堂神像前发个誓,等他跟王子谈完柠檬外销的事妳就能跟他回去了!」

 「原来王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打算的…」韦德心中感慨,但他毕竟也在岸上生活一段时间,知道就一个下人的身分来说,弗兰克替他找对象的条件已经是仁至义尽,而眼前这位领主穿着一身柠檬黄(噫),身高不高但很有男子气概,看着也莫名亲切,思索半晌后,在板子上写下回答,举在胸前给亨利跟罗根看…

 

 「妈的我才不嫁!」

 

 亨利被这回答吓出一身汗,一向直来直往的罗根则直接气愤问:「凭什么不嫁?嫌弃我身高吗?作为一个女孩子是妳高得太过分了吧!」

 韦德飞快写下:「干身高屁事?你体毛那么多是在鄙视我没头发吗?是吗?还有你一身柠檬黄,我他妈-最讨厌-柠檬!」

 「那还真对不起了我们国家就是专门出产柠檬!」罗根镇重问:「再给妳个机会,嫁不嫁?」心想:「就是回答想嫁我也不娶了!」

 韦德不假思索的用大字写下:「不嫁!我他妈跳海都不嫁!」等他们看完后直接用膝盖把板子击成两半,连粉笔一起丢在地上,举起双手做一个「没什么屁话好说」的表情动作,转身奔跑向城堡外崖边,当着追出来的两人的面跳往漆黑一片的海面。

 

 

【第八章完】

 

 

备注:

◎《人鱼辞典》:鳑鲏贻贝

*人类语:青梅竹马

*意思解释:像鳑鲏鱼与贻贝的关系一样打小相识。

*生物解释:鳑鲏产卵时会产卵在贻贝腮腔中,得到暂时的孵化地,而贻贝可得到的好处是幼体可以附在幼鱼身上,出发寻找新领域。这里用来代指自小就认识的朋友。

 

 

 

 

 

《第九章》上

 

 

 弗兰克第一时间为火灾向梅铎王国的侍女仆人表示歉意,马特也出面作证说那只是偶然意外,背后并没有任何政治目的,让随行仆人们安心,回去不用回报任何状况。

 事情和平解决后,弗兰克在马特的劝说下回头找韦德,大概说法是黑火药这东西连弗兰克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更别说一般人。凭韦德对弗兰克的忠心,发生这种事定非他所愿,实在没必要这样凶狠对他。

 弗兰克叹气接受,回头却找不到人,只见亨利和罗根急急忙忙的派人到海边寻找,问起始末,才知道发生什么事。

 罗根歉仄说:「这事我也有责任,我会派我的人帮忙找,找到人后再讨论其他事…」

 「不必。」弗兰克出乎他人预料的一点都不着急,反而一脸不在乎:「不用特别去找,她会回来的。」

 马特听了不可置信,他可不知道对弗兰克来说看韦德跳海一个下午又上岸是常态,忙问亨利:「她跳下去多久了?」

 亨利错愕回答:「也快一个小时了…」

 马特听弗兰克没想找人的意思,转头对弗兰克说:「既然你不想找,就当她自愿离开城堡,我的人找到她算我的!」

 「妳认真的?」弗兰克见马特不像开玩笑,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派人轮流守在海边,看到人再回报。

 亨利抹汗:「我的主子好淡定啊…」

 

 

 水底下,一路飙速回海底的韦德正在模仿大师店里情绪激动的诉苦:「呜呜呜他们甚至想把我嫁给一个像丝绒蟹*一样多毛男!」

 模仿大师深叹一口气,拿出自己的笔记调药,只听韦德带着哭腔继续说:「岸上的一切根本不值得我的牺牲跟付出!这趟上去毫无收获,除了体验过像章鱼那样用两脚走路的感觉*…」

 模仿大师:「不,我很确定章鱼走路时只是用随机的触手。」

 「我确定那两只是脚,我记得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我不记得最后是谁赢了…」韦德说着习惯性抹去泪水,但啥也抹不到,继续难过说:「但我实在想不透!我怎么会这么蠢呢?现在回想这件事一开始就太荒谬了!不是王子不迷人,是我居然妄想融入一个我完全没接触过的文化,只靠自己随便猜想就一古脑儿胡乱作事,白白耗费力气还造成别人麻烦,到最后…」说着声音消失,停下来喝一口魔药。

 模仿大师顺势回答:「借用东方鲛人说的八字命理,女命流年伤官会让妳遇到自以为条件不错的对象就急着想嫁人,但这期间不只感情波折多,就算撑过了,妳也会发现你们根本不适合,这事在世界上总是不断发生,屡见不鲜。再说妳有三百年的寿命,同样的状况会遇到很多次,早点习惯命运的考验吧。」

 韦德却说:「不,我相信不会有比王子更好的对象,我不想嫁人了!」

 「这件事等妳冷静了再考虑,说不定在海底多待两天就遇到真爱了呢?」模仿大师舀起一瓶魔药递给韦德:「妳也有段时间没回家了,这瓶是半个月内让你恢复声音和原貌的药水,回去看看吧…」

 韦德红着眼眶接过,问:「谢了,多少钱?」

 「这次就算了,当正式复原药的试用版。」模仿大师收起笔记:「等妳真想复原了,我们再谈价格。」

 韦德吸了吸鼻子:「哇喔…这听起来真像某种虚拟商业模式,可能叫『手机应用』什么的…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未来一定会发大财!」

 

 

 韦德跳海后过了四五天,城堡里完全没有关于他的线索。

 马特派人守住附近国家的海岸线,罗根则派人驻守森林,只有弗兰克不时看看房间、医护室,问问城堡里的人,像笃定韦德一定会回来。

 第一个礼拜过去,马特不得不回国处理新兴城邦的犯罪问题,但允诺会多派人寻找,就算韦德真的跳海身亡,也要亲眼看见尸首才算准。

 虽然表现得云淡风轻,但弗兰克这几天一直睡不好,某天辗转难眠时摸到枕头下的一枚金币,惊觉是韦德留下来的,不解的想:「她是闹脾气还是玩真的?她把金币留在这,没有旅费,能够去哪?」回想起近日搜寻无果的情形,恍惚间忆起韦德曾说过一句:「天使任务完成就回去了,在人间找不到的!」终于开始不安起来。

 

 翌日弗兰克让亨利悬赏找人,从仓库里抓一大把白胡椒当悬赏金,亨利惊呼:「这也太夸张了吧?其实三颗就够让半个城的人拼命寻找了…」亨利接过那把白胡椒,再放掉一些,想了想,又放掉一些,最终决定:「十个!这个赏金已经绰绰有余了,太多你不怕她被绑架?」

「我确定以她的身手不会那么容易被绑…(应该吧?)」弗兰克把落下的白胡椒粒全扫回来:「这些!」在弗兰克的坚持下,真的以一把白胡椒粒当赏金。

 但三天后仍没有任何消息,他们这种小城邦定居人口撑死三千五,让全城治安官每个看一眼都不用那么久(而且毁容这么好认),弗兰克气闷道:「她是存心要躲着我吗?」

 「我觉得她不是有意躲你,而是真的跳海身亡了…」亨利不确定的说:「就算她水性好,常人可能在水里待一个多礼拜吗?」

 「……」这句话戳中了弗兰克心中不安,半晌后起身说:「帮我备船跟物资、足够的船员,我要亲自搜海。」

 「船?王子你不是怕出海吗?」

 「我说过我不是怕出海。」弗兰克难得颓丧:「如果最后我没找到她…那我回来后接着准备她的丧礼…」

 「王子,等等!」亨利此时从桌旁拿出一套配色与外观极其诡异的服装,看着就像一颗移动的人形南瓜*,认真说:「这是占卜之后对你最有利的配色跟幸运植物,除了这些我不知道还能帮上什么忙。出海的时候穿上这套,说不定能让你更容易找到她!」

 「……」弗兰克神情复杂的收下服装。

 

 

 韦德复原回家后在海底过得不错,就像过去那样受人欢迎、受到亲友疼爱,远嫁在外的姊姊们还因听说他回家花了两三天赶回来,要替他接风洗尘,听他说异域游历的故事。

 韦德这才知道这段离开家的时间模仿大师不断代替他寄信回家,将他每次到店里讲的岸上奇闻写成另一个偏远海域的游历经验,文书工具用的是海底的鱼皮布跟处理过的乌贼墨汁(粘性极强),而一封信的材料费跟寄信费用差不多一颗珍珠。

 韦德见了心生感动,暗自后悔:「他帮了我这么多忙,我居然还说他是磷虾…我真的得为这件事认真忏悔了。」

 (这段原本设计了五个姊姊的人物性格与嫁去的大洋特色、特产,包括文化、科技、特殊海洋生物等,但仔细想想并不是漫威原本有的角色也就没想特别着墨,脑洞形式下也就不赘述了,大概就是她们带回来很多礼物,以及很多食物,包括大王鱿鱼跟抹香鲸,国王吐槽:「你们的小妹是很爱吃,但毕竟不是深海咽鱼*,妳们带来的这些够我们全国人民吃半个月了…」)

 

 姊妹间聊着忽然聊到了恋爱对象,说起韦德的信里说到「可能可以嫁的对象」,韦德瞬间脸红似受伤的螫虾*,姊妹们说笑:「你可别因为这个话题像花园鳗一样躲到地面下*!」

 韦德只表面的说那个对象还不错,但自己显然不够了解对方的个性跟文化,当下举了些在岸上发生的事(化用成海洋文化的习惯跟状况),听得姊妹们捏一把冷汗,纷纷劝:

 「小妹,虽然你一向很大胆,但择偶这事得当心!就像那句老话:『你永远不知道会从海面的海浪跟漩涡中带来什么*』…」

 「对呀!万一他是条像鲑鱼*一样的人鱼呢?或者只是表面看上去像装饰蟹*,但其实是只雄性深海鮟鱇鱼*呢?」

 「听姐姐的话,看男人一定要小心,最好选择像海马*或机板机鲀*那样的男人共组家庭,一定要遇上值得妳跟对方清除彼此身上的藤壶*的关系才能嫁…」

 「但不管怎么选择,都不能跑到海面上找人类!」

 韦德一愕,问:「为什么?人类很糟糕吗?」

 「不只是人类糟糕,还有人鱼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些为了长出双腿的人鱼据说会失去语言能力,外表还会变得像生绒丽鱼*病的人类那样,还要承受脚如刀割,可怕极了!」

 「是呢是呢,我之前还听说有人鱼后悔了,变回原貌的条件是必须用爱人的心头血涂抹双脚,不然得一辈子维持那样子,太可怜了…」

 「?!」韦德吓得险些尖叫,心想:「那我还是一辈子用试用版吧…」

 宴会后国王笑着对韦德说:「虽然妳的姊姊们这样建议,但如果在异域遇到愿意一生跟随的人,想留在那也行,只不过偶尔要记得回家,像姐姐们那样…」韦德点头说好,心中却犹豫着是否该从此认命,找另一条人鱼共度漫长的,三百年的寿命。

 

 在海底悠游自在的熟悉生活与亲友们的相劝最终让韦德下定决心,眼见半个月期限已至,身上的皮肤逐渐红肿、发皱,是该去模仿大师那讨论正式复原药…或成为长期付费会员的时候了。

 

 

【第九章(上)完】

 

备注: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丝绒蟹」

*人类语:类似嘲笑人像猩猩、金刚

*意思解释:形容人体毛旺盛且个性凶悍

*生物解释:丝绒蟹浑身毛多,而且以螃蟹来说,他们算是比较凶狠的

◎像章鱼那样用两脚走路:章鱼在海底时有时会用「两只脚走路」的方式移动,另外六只触手卷曲悬空,而海洋生物学家对于那两只是以「固定触手」为脚还是「随机触手」临时做脚则分为两派,各有支持者。

◎南瓜装:梗出漫画《红心之王》,这部漫画大纲是贱贱被诬陷纵火被罚叔追杀,但后来发现是误会反过来联手合作。其中有一段是当时作为罚叔背后骇客的亨利给罚叔准备了一套高科技「神装」,说罚叔会喜欢的,结果罚叔死都不愿意穿于是赤手空拳跟贱贱搏斗,结果打架中误会解开,之后罚叔帮贱贱的忙,暂时因断后清怪让贱贱先走,随后穿着这套南瓜装追上助阵(这套能飞到半空中)。但因为这套服装实在太毁形象,我看《红心之王》看了三次没发现那是罚叔,只能说为了帮忙罚叔也真是拼了。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深海咽鱼」

*人类语:近似「饿死鬼」

*意思解释:像是永远都吃不饱的样子。

*生物解释:深海咽鱼嘴非常大,满嘴利牙,看构造就觉得是为吃而生,然而身体细长干瘦,看上去永远都很饿。

◎《人鱼辞典》:形容人「红得像受伤的螫虾」

*人类语:红得像苹果

*意思解释:用于人害羞或脸红

*生物解释:螫虾活着时身体为蓝色,但感到痛的时候会变红

◎《人鱼辞典》:形容人或事物如「花园鳗」

*人类语:形容人或事物如「含羞草」

*意思解释:形容害羞的事物,花园鳗经过就缩起来或躲藏起来,迷之疗愈的海中生物,在海底的地位很像含羞草,经过就会整个缩下去。

*生物解释:花园鳗日常将身体三分之二埋在土里,有东西经过会整群、整只缩进土里。

◎《人鱼辞典》:你永远不知道会从海面的海浪跟漩涡中带来什么

*人类语:福祸相依,世事无常

*意思解释:生命无常

*生物解释:波浪跟漩涡日常把氧气带进海里供给海洋生物所需,如浮游生物等,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人鱼辞典》:形容人像「鲑鱼」

*人类语:见色忘友

*意思解释:

人类看来:逆流而上,非常上进

人鱼看来:为了打一炮没什么做不到

*生物解释:鲑鱼为了繁衍后代历经磨难,到达目的地后精尽魚亡。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装饰蟹」

*人类语:花枝招展

*意思解释:形容人装饰得很花俏,什么东西都往头上、身上放

*生物解释:装饰蟹会拿来各种东西就往头上放(海草、干珊瑚、碎贝壳等),因为背上毛刺旺盛,通上放上去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雄性深海鮟鱇」

*人类语:小白脸、吃软饭的男人

*意思解释:形容雄性鱼像是赖住雌性鱼生活的小白脸。

*生物解释:当雄性深海鮟鱇遇上雌鱼时会用牙齿咬住雌鱼不放,像寄生虫一样吸血过一辈子。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海马」

*人类语:警觉性高、盔甲完整、顾家的好男人

*意思解释:海马本身警觉性高,又因为有外骨胳所以身体坚硬,又代表顾家的好男人

*生物解释:海马两只眼睛可以自由分开转动,可以一只找食物一只观察猎食者;海马身外骨板坚硬,可用来形容骑士装穿戴完整;另外是由公海马负责「怀孕」(母海马产卵在其身上)所以又代表顾家的好男人。且海马在哺育期会保持忠贞。

*延伸词汇:「海马文」(形容男性怀孕设定的文章)

◎《人鱼辞典》:形容人如「机板机鲀」

*人类语:好父亲

*意思解释:保护孩子的好父亲

*生物解释:孵卵的机板机鲀雄鱼会为了保护卵攻击人类

◎《人鱼辞典》:帮忙彼此清除身上的藤壶的关系

*人类语:关系紧密,可通用于密友、夫妻。

*意思解释:人鱼彼此间帮忙彼此清除身上的藤壶,意指亲如手足或夫妻恩爱。

*生物解释:藤壶习性问题,易寄生在海洋生物的表面上,一些抵抗力较弱的海洋生物(如鲸鱼、海龟)身上容易被藤壶寄生,用在人鱼身上类似于猩猩为彼此除跳蚤、虱子,并且通用于中世纪妇女帮丈夫或爱人抓身上的跳蚤(当时的人不太常洗澡,衣服也不太常洗,常有跳蚤),形容关系紧密。

◎《人鱼辞典》:绒丽鱼病或形容人类长相如「绒丽鱼」(奥斯卡鱼、孔雀丽鱼)

*人类语:暂无对应

*意思解释:形容患上痲疯病的西欧人的外观

*生物解释:「奥斯卡鱼」,又称绒丽鱼、孔雀丽鱼,生活在南美洲河流,身上有一块一块红红的斑点,乍看像息肉,用来形容中世纪时期流行的痲疯病人的外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