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公主AU》后续(第七章)简述

《人鱼公主AU》后续(第七章)简述

大师兄救命

《第七章》

 

 接续上一章结尾,韦德脚疼昏厥,状态栏改「残血」,被抬到专用医护室休息,暂时无法胜任王子侍女兼护卫的工作。

 这时弗兰克与亨利、马特正在会议室里交换关于火药、奴隶走私、雇佣骑士团等事件所有的情报,最后将走私奴隶船与改良黑火药的可疑目标指向神秘岛和以雇佣骑士与商会组成的新兴自治城邦,为此马特想到卡索王国主城去探查神秘岛停泊的贸易商船。

 亨利说这几天刚好是他们固定停泊的时间,也许可以下个特殊命令暂时支开所有船员方便潜入调查,但因韦德脚痛赶不上停泊结束前,亨利也得在王子公主都不在的期间管好城堡里两国的侍女跟仆人,只好让弗兰克和马特这两个倾向眼见为凭与亲自调查的奇怪贵族自行前往。

 在决定任务后马特忽然提出,虽然他的四贴身个侍女频频反对,不过他颇有想把韦德带回国的意思,他愿意用数个随行厨艺好的厨师和本事高的侍女交换,不然暂时让韦德随他回去也行,他对韦德的来历和才能很感兴趣,如果韦德感到抗拒的话他能制造个假「盲约」*场合约他出来,借机会多了解对方(一方面挺欣赏那种不畏身体残缺且努力向上的精神,一方面假如韦德来自神秘岛那能藉此多了解关于神秘岛情报)。

 「不。」弗兰克不假思索的拒绝,担心韦德去那「见过世面」之后就不会想回来这个小破城。

 「抱歉公主,这回我同意我家王子。」亨利也应和,但他的出发点显然不同:「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跟两国间的友好关系,还是别让她跟您回去的好,坦白说她的厨艺有些『捉摸不定』…」想起昨日晚餐推出的「公主特餐」,亨利到现在还余悸犹存,昨天半夜还因为梦到大王具足虫而吓醒。

 「嗯…好吧?」马特微笑:「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不会强迫,但如果想到更好的交换条件随时可以找我谈,这项承诺到我回去还有效~」

 于是弗兰克跟马特独自驾马进城,韦德在无聊的医务室里听到细微的,弗兰克专属黑马的嘶鸣声,忍着疼痛走到走廊,趴在石墙上的小方窗望外看,亲眼见弗兰克与马特并驾入森林,露出「QmQ」的表情,忍着刀割般的脚疼和心疼一手撑着墙壁一路扶回医护室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亨利在弗兰克与马特离开后若无其事的安排所有侍女与仆人日常整理与清洁工作,最后走到医护室,看着瘫死在床上的韦德,不满的说:「感谢上帝!幸好在没出什么大事前先让妳倒下来,妳知道昨天闹的事弄不好会让我们被灭国吗?不是我要危言耸听,但像妳这种不听话的仆人在罗马时代是会被拖去喂鳗鱼*的!」

 韦德不屑的撇嘴,心道:「到了水里还不知道谁吃谁呢!」

 亨利说完深深一叹,走到床边坐下,询问在旁照顾韦德的侍女,关心韦德的身体状况。

知道韦德没什么特别的状况就是跟过去一样经疼欲死后,开始单方面跟韦德闲聊,内容不少是关于马特的好话,例如知识丰富、口才极佳、行侠仗义、遵守公定法律等等,他还说了一些轶闻:「公主她有时候是比较霸道,像是揍一些目中无人又漠视联盟条约的贵族,大喊:『滚出我的城镇!』接着对方只能逃到千里外的东欧才离开公主的势力范围。」

 要是一般的状况韦德一定会笑着说这家伙真好玩,但此时他对马特实在没好感,于是想:「这公主也太霸道了…艹,我恨死这种只能听不能回嘴的感觉,终于体会小模的痛苦了…」

 见韦德神情不屑,亨利暗忖:「好吧,看来劝她陪公主回去这条路是不可能了,真可惜,待在那一定会比现在的生活条件更好…」想着无奈摊手,叹气说:「你也不用把公主当成假想敌,当然他俩能在一起对我们国家各方面都有莫大帮助,但他们两个相处上有点…怎么说…原则问题?平时两国互助合作一起抓犯人还行,但在面对对待犯人的态度…反正如果没有我或者佛吉们在侧,很容易因为这个话题起争执甚至打起来…」亨利哪里知道韦德早已将注意力转移到回忆里其他自得其乐的海洋娱乐上,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另一头在主城中弗兰克已经把特殊命令发下去,让全贸易港口的工人都去参加城内的自由娱乐犒赏会,名目是感谢港口商贸为国家带来的大部分税收,强制所有参与商贸的工人或商人都得放下手边工作,到城里去吃喝玩乐,所消耗的饮食跟娱乐都记在领主帐上(但实际是马特公主出钱),于是所有人都欢天喜地的到城里游玩了。

净空港口后两人到神秘岛的木船边,端详与讨论这几艘以当代造船技术来说庞大到不合理的船。

 弗兰克先解释,据亨利派人探讨与研究,应该是改良了船的拼接法,还有重新计算了船桅与风帆等因素才能建造出如此庞大的船体*,马特对此持怀疑态度,让弗兰克上船走一圈,下来转述船上的配置跟使用材料。

 弗兰克下船后转述所见的状况(且用肘宽与腕尺作为单位*),整艘船外观上是用木头建造的,但马特却说弗兰克转述的重量和吨位与船在水面上该有的浮沈声音不符,可能材质有异。

 弗兰克:「可能是神秘岛出产的『特殊材质』,他们一向用那种材质制作商品。」于是到附近神秘岛摊位「借」一个产品来研究,马特接过并亲自放在水面上,说:「神秘岛的商品之前我让修道院研究过了,轻巧、可塑性强、能浮在水面上、完全隔绝水,但很可惜我们比对多种材质都无法对应,除了跟恶魔做交易*外我们得不出任何关于这项材质的结论…」说着仔细听物品浮在水面上的声音与计算船体重量,最后说:「可惜也不是这艘船的主要材料,它太『轻』了…」

弗兰克接过商品擦干后放回摊位上,忽然想起过去看过贸易登记名册,回来对马特说:「我想起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当作思考线索?」

苦思中的马特奇问:「什么事?」

弗兰克回想说:「虽然我们都习惯以『神秘岛』作为称呼,但他们正式申请的国名叫『普罗维登斯』*,实际统治者名叫『内森·萨默斯』…」

「嗯…」马特努力的回想关于名字或姓氏的讯息,最后无奈说:「很可惜,没有卵用(?)…」

弗兰克:「…好的,没有卵用…」

马特最后决定:「只剩一个判断方法,你直接朝船体用力敲击,我听回音判断内容跟材质。」

 「……」弗兰克依言敲击,但只传回木头的闷声。

 「…好吧,也许我事前应该先确认一下…」马特忽然问:「确认附近没人对吧?」

 弗兰克环顾四周:「对,看上去港口只剩下我们两个。」

 马特:「那么,这里是你的国家领地对吧?」

 「是的,我确定。」弗兰克奇怪问:「为什么问这个?」

 「我只想知道你不敢使劲敲的原因。」马特一脸无奈:「好不容易把人都撤走了,这里又是你的地盘,你还有好什么顾忌的?难不成怕砸坏了船?敲击力道放重一点,我没办法光靠这种程度的声音判断。」

 「……」弗兰克迟疑半晌,只好依言使劲敲击,这次回声伴随诡异的金属音响了半个码头,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

 马特忍着头疼欲裂的不适,从这特殊的回声中彻底扫描船只结构、材料,与其中装载的物品,回声彻底结束后捂着头疼蹲在地上,惊愕的连连抽气:「这…这些到底是…」

 弗兰克俯身关心状况,但也忍不住问:「妳听出了什么?」

 马特缓过来后撑着导盲杖勉强站直身子,却依旧捂着头说:「虽然跟我原本预料的一样,他们拥有当前最先进的炼金术集团,因为不是基督信仰范围,所以也没与欧陆的修道院有所交流,但他们起码比我们先进五六百年,这基本能确定黑火药不是出自于他们岛上…难怪他们从不愿跟我们达成联盟协议,态度一直很高傲,原来是真有本事…」

 弗兰克一头雾水:「你说他们炼金术先进,却又说改良的黑火药并非他们所造…能不能说些我听得明白的推论?」

 「也是,没有亨利在身边,这些东西不能说得太简略…」马特没理会弗兰克在旁偷做的鬼脸,径自走到船边,敲击船身表面的木板说:「这艘船木头材料只有掩人耳目的外层,里头全是由合成金属拼接而成,整艘船就是座移动机器,填充煤炭或某种轻质油料(石油)就能行驶,船上的风帆只是障眼法,帆桅实际是金属烟囱,用来排放燃烧燃料的废气。而这艘船决定航向的部分非常精密,倘若能确定世界的边界疆域,只要靠着燃料就能航行到任何欲前往的地方,而最让人不安的是…」

 马特说着沿船轻摸,终于摸到了一处松动的方块,他让弗兰克拿随身匕首撬开,弗兰克依言照做,木板被移开后一座大炮口赫然对着来者,弗兰克本能的感到危险,向旁边移了两步,问:「这是什么?」

 马特解释:「精良的强力火炮,船身整体被设计来承受这种大型火炮,炮弹部分将火药、木屑、砂土的配比计算到最有效率、最不易误触或爆膛的比例。就我刚刚听出来的,火药的细微震动声与黑火药不同,可能是更先进的改良火药,并用精炼金属包覆,在金属尾部则放置另一种未知材质,也没有引线,照物理原理评估应该是靠压力自爆的物质,虽然骇人听闻,不过以武器结构来说没有其他可能*…」

 看着马特凝重的神情,弗兰克也不免屏气凝神,听他说出最可怕的结论:「而说到最令人惊恐的地方…并非我危言耸听,但照这个设计跟射程,发射炮弹后要横跨你们国家主城不是问题,更何况这武器的威力足够在几发攻击内破坏军事城堡,要攻下一个国家连半个小时都不需要。」马特说着顿了一顿:「以这样的造船技术、炼金术、冶金的精密度、科技与计算、物理原理运用,就算是我的团队分析、推测、实行,还有实验改良的速率,三百年内也追赶不上,对其他国家的科技来说,少说也要六百年才能普及。所以我才说改良火药『不是』他们造的,我们费尽心思研究造出的改良火药,对他们来说只是一项不屑使用的落后科技而已…」

 「……」心情沈重的两人沉默许久,最后弗兰克先问:「那么…基本可以确定这次案件他们并未参与了?」

 「是,幸好他们在国际事务上属于中立…」马特苦笑:「光是这艘『商船』就够歼灭我们一支部队,起码知道以后不能随意开战,这倒是此行最难能可贵的收获…」

 

 两人回到海边小城堡中,马特勉强恢复精神不让侍女们察觉,并且很快计画国内部属,锁定欧陆上几个常进行非法买卖商会或雇佣骑士团购买建立的新兴自治城邦,让仆人当急件送回去。

 「就目前线索能做的只有这样了,只差掌握关键证据,就能确定是哪个城邦,并且合理联合邦联各国进行道德谴责、出兵讨伐,并制止他们下一步作为…」马特心中正这样盘算,忽然听门外弗兰克呼唤,起身上前应门,从装备敲击声中判断弗兰克全身背着各种冷热兵器,情绪跟心脉的起伏显示可能准备出远门,只听对方询问:「可疑的城邦名单有哪些?我一个个去闯一定能找…」话未说完马特重重关门,五秒后才重新开门,对着因背着重物走没两步的弗兰克问:「冷静点了?」

 弗兰克态度坚定:「并没有,我可没办法像妳被动的等待对方再度犯罪才能确定目标,战士就该主动出击…」

 「你要名单?可以…」马特淡定提出条件:「拿你的哑侍女来换我马上给你。」

 弗兰克:「……」随后默默低头把兵器扛回武器库。

 

 正巧从梅铎王国来的厨师跟食材在下午赶到城堡,全面接手城堡晚餐伙食。卡索王国的领主也因为上午的「犒赏宴」事件得知马特来访,赶忙派了吟游诗人团到海边城堡供宴会娱乐,于是顺理成章办了个同乐晚宴。

 

 伴随着乐队的壮阔乐声,装饰着绚烂羽毛、华贵无匹的贵族餐点烤孔雀*被搬上桌,与其他艺术品般的菜肴并列,并由仆人按顺序递上供王子、公主享用,但这些食物除了好看跟昂贵,并不称得上美味,弗兰克跟马特都想,这还不如韦德准备的好吃。

 但不同于直接摆出兴致缺缺表情的弗兰克,马特依旧很礼貌的赞美负责菜肴的厨师,能不远千里运送如此食材实属不易,希望让在场的侍女仆人---无论来自卡索王国还是梅铎王国,都能一同享受菜肴,于是允许仆人将餐桌上一部分的食物象征性的分给众人,尽力做到宾主同欢。

 而在侍女与仆人忙碌于取桌上部分餐点送往底下众人并列长桌的过程中,马特亲自选了两道桌上最华贵的菜—烤孔雀与黄金馅饼*,各拿了半盘,让身边原本就在海边城堡服务的侍女带去给医护室的韦德,虽然马特从未感受过生理痛或生理期的困扰,但听女性同伴说过难受起来确实很痛苦,于是请侍女顺道替他传话:「帮我带个话,祝福她能早日恢复精神~」

 

 在医护室的韦德收到这盘料理时,挑眉看着这两道奇怪的食物,考虑这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忍痛撑起身子来吃。

 递食物来的侍女热心介绍:「吃吃看,这是梅铎公主亲自为你挑选的食物!这个烤孔雀可是非常名贵的料理,只有贵族重要宴会时才吃得到呢!」

 韦德将信将疑,但不忍拂了侍女朋友的好意,努力撑起身子拿一块来吃,但孔雀肉又粘又韧,即使沾了生姜酱也改变不了口感糟糕的事实,韦德艰难的吞下肉块,喉咙略感撕裂,暗忖:「贵族重要宴会的主餐怎么可能这么难吃?一定是故意选难吃的部位给我!啊好气…但馅饼看上去不错,吃块馅饼消削气(?)…」

 然而拿起来咬了两口却觉口感更奇怪了,馅饼当中似乎夹有奇怪的光滑薄纸,韦德勉强咽下,这时侍女才惊呼:「呀!这个金箔不能吃的!」说着替韦德将馅饼撕开,用小夹子小心夹出金箔放在一旁,彻底分离后将馅饼递给韦德:「这样可以吃了!」

 韦德表面虽微笑接过,心里却越想越气:「什么!故意在饼里面放不能吃的金属片给我吃,是在报上次晚餐的仇吗?!可恶!等我脚好了走着瞧!我这次绝对…嗯?但除去金属这馅饼吃起来还可以…」

 

 宴会上,卡索王国领主送来的吟游诗人乐团*已经在阁楼对着底下的贵族、观众表演赞颂武力的武功歌,以及传唱两邦结盟的深刻情谊与好处。

 宴会过程中,听觉过人的马特发觉一旦自己打算与弗兰克或亨利谈事情时,楼上某个吟游诗人会些微不正常的降低音量或数秒停顿。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他故意找话题跟善于言词的亨利聊天:「你们护城河的野鸭是谁在养?咦,那是天鹅?」确定对象后向身后的佛吉一号打暗号,意指「楼上的执笛者」,随后佛吉隐没在热闹的宴会中,并不影响宴会流程。

 

 宴会结束后马特和弗兰克亲自照着佛吉一号的观察与情报在城堡暗门前逮住脱队逃跑的吟游诗人(执笛者),两人合力揍了这名身怀武艺的间谍,随后在他身上搜出欲带出去的情报记录,包括附近地形、卡索王国主城的绘制图、国政决策等,并且确定近日走私奴隶、改良火药、雇佣骑士团,都是出于新兴自治城邦领主「金霸王」(金并)之手,马特说他早就注意到金并野心极大,总想伺机挑战梅铎王国与联盟的和平安全,这回总算是找到关键证据了。

 这里两人有一段对话,是马特公主在屋顶跳来跳去然后下来揍人后,弗兰克看着压制住吟游诗人的马特说:「妳知道妳这些举动是我儿时的心理阴影之一吗?」

 马特:「你当时放暗箭重伤我们城堡的仆人,作为公主,我必须有所作为。」

 弗兰克皱眉:「我说过了,他偷东西,手脚不干净。」

 「这个我们城堡有自己的法律跟规矩,还不至于要你动手。」马特接着说:「你也该放弃出去其他地方法外制裁了,看看你自己国家的状况,周围发生了那么多事,居然还掉以轻心的让这种低等间谍混进城堡?是时候正视你自己的责任,只有负责的统治者才能让人民生活安稳幸福…」

 「……」弗兰克无言以对,确实自从圣战结束城邦改商贸走向后,他的父亲逐渐降低了身为骑士(军人)的警觉性,加上那些新兴城邦的野心,这样下去对维持国内和平可不太妥当。而憋了许久不想当面赞同马特的弗兰克只好转移话题:「我们在娱乐表演上确实未善尽慎选人才的责任,那么妳还想看其他表演吗?想看的话我明天去城里请另一个表演团,内容是一个人在身上涂满蜂蜜,接着从场外拉来一只表演用的熊*…」

 「不了,既然已经知道敌人是谁,我们那边也要尽早防备才行…」马特将被压制的吟游诗人交给前来接应的佛吉们,离去前对弗兰克说:「在我回去前把另一件事解决吧,我尽力找过你说的救命恩人,但如果连我派下去的人都搜集不到相关情报,你可能得做好永远没机会见到救命恩人的心理准备。但如果你执意想找下去我还是会帮你,在明天我回去之前你都能告诉我你的决定…」

 「…我会好好考虑…谢谢你,为所有事情。」弗兰克迟疑半晌,最后真心道谢,马特报以微笑,转身与佛吉们压制吟游诗人到城堡地下小牢房。

 马特离开后,弗兰克在暗门前的星空下伫立许久,夜晚的城堡外安静得能听到悬崖下海浪拍打礁石的声响,偶尔有几个特别明显的涨退潮大浪,但听久了也像是无限重复的规律循环,想不出任何值得等待的意义。

 

 

【第七章完】

 

 

本章备注:

◎盲约梗:漫威官方兵人动画剧情,某次贱贱上网「盲约」,结果对象是DD(大概是在开「盲」约的玩笑,DD还带一束花到贱贱家找他),结局是两人共进晚餐。

 本篇有个隐藏剧情,是上一章在DD公主跟罚叔谈到人鱼的时候说出他曾经在海边度假时靠着瓶中信花几个月「盲约」过住在附近的女孩(想找朋友),终于在回去首都前跟对方约了一天会,对方个性挺好声音也很好听,但就是无法离水,回去后他思考很久,也怀疑对方是人鱼,但一直无法证实。这段后来为了不让剧情过于拖杳而删除,变成看状况提出的梗。

◎罗马时代的喂鳗鱼刑罚:传说在罗马时代富贵人家有种私刑,养一池满满的鳗鱼(在当时是炫富的观赏性鱼类),让它们饿上几天,最后把不听话或犯错的奴隶丢进去当鱼饲料,等它们把人吃掉后再捞起鳗鱼烹煮,这样就能品尝到新鲜的鱼肉跟人肉。

◎改良船的拼接法,重新计算船桅与风帆:跟中世纪的大部分船只比起来,这些相对先进个一两百年的科技确实是西方船只变得更庞大的几项原因之一,当时中世纪船只大多是靠桨手划船(有留下关于义大利的战船由32个桨手划船,速度特别快的记录),虽有帆船但不大,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16世纪)有三四桅的大帆船才在发达国家、欧洲强国使用。

另外,在十四世纪初已有在船上安装火炮的战船(为了抵抗海盗),但船只稳定性跟灵活性都还不行,直到16世纪初「全索具帆船」的科技改革让其成为大西洋上最主要的帆船,除了承载量更大,设计也更能承受发射炮火带来的冲击力,也比较接近我们印象中动画电影里出现的「海盗船」,但在本篇故事中这些相对先进的船都还是属于「近乎不可能的科技」,更何况神秘岛的船直接是现代战舰科技的伪装版,难以理解在情理之内,亨利已经是不世出的天才参谋了。

◎肘宽与腕尺:圣经里的单位,分别是掌到手肘的距离与一掌的距离,在中世纪很常用,常记录成「几肘几掌/腕尺」

◎跟恶魔做交易:这材质其实是塑胶,会说跟恶魔做交易的原因是基督教普遍认为上帝会藉由活水进入人的身体使其净化,而塑胶制品怎么样都浮在水上且彻底防水,在本文中被怀疑为「被神性拒绝的材料」。

◎普罗维登斯:即漫画《锁链和死侍》搭档刊中阿内的圣殿岛,整座岛用未来科技跟岛主本身特异功能推动运作,包括前文的「乐于收留政治难民」、「不跟其他国家协议或签约(漫画中阿内甚至当面威胁、警告过各国总统、领袖,霸气至极)」、「科技超越现代一千年」,这几项设定被我搬到文中转化引用,因此神秘岛的运作科技比现代还要再更超前一点(大约在二十四世纪,因此会有些幻想跟推论的科技产生),文中令DD公主丧气的那座军舰其实是岛上因科技太旧的淘汰品,但直接丢掉太可惜于是上了层木板当作商船使用,目的是跟欧陆换取黄金白银等金属,黄金的作用非常多,包括当作导体、晶片、线路等科技用途,而对岛上来说只要能造出塑胶或可分解环保塑胶等工业制作产品就好,成本很低。

◎神秘岛船只的武器结构:其实就是现代军舰的材质跟配置,包括迫击炮系统跟近代炮弹结构。

◎烤孔雀:先前某章注释提到,十字军东征将生姜酱传往西欧,让很多新兴料理得以出现,其中一道料理就是「烤孔雀」。这道菜在14世纪左右开始在贵族间广为流传,象征着「声誉与美丽」,上桌时插满孔雀生前的羽毛,肉沾着生姜酱吃。但据说「肉本身具坚韧与粘性」,算不上美味享受,只是为了吃虚荣与名声(而且被端上桌同时还会奏乐展现排场)。但也因为实在不好吃也不算流传太久,只剩一些14世纪的食谱还记载着料理方法(直接引用网路书籍资料):「研磨生姜、长辣椒与藏红花,加入少许丁香与醋、烤面包,一起煮沸。酱汁涂抹在孔雀全身,炭火250度,烤到孔雀内部达到190度即可。醋中加入香料与蕃红花烧开。使用打蛋器慢慢加入面包粉,直到想要的浓度。可以加少许胡椒调整风味。」

◎黄金馅饼:中世纪后期贵族的贵重食物之一,制作馅饼时在馅里头放上金箔,但不是真的要吃,而是当时相信黄金这类贵金属有神奇的力量,放在一起料理能让食材也附有黄金的能量,并藉由饮食摄取入人体,如光泽(精神)、万年不锈(青春长驻、永远健康)。吃法是食用前先拨开,拿夹子夹出金箔方便下次再利用,吃剩下没有金箔的部分。本篇中DD公主的本意是祝福,但到贱贱那显然因不小的文化隔阂造成误会。

◎吟游诗人乐团:这似乎是先前注释里没填的坑,其实吟游诗人的第二个主要作用是当「间谍」,由于吟游诗人属于城堡军人演变,过去受过些军事教育,除了有弹唱韵文等才华,他们也因为常游走各国参与贵族间的宴会而有较多机会能打听到国政级的情报,在当时没户口的状况下也不清楚吟游诗人的原籍和效忠王国,非常适合从事间谍工作。

至于在阁楼走廊对中空的城堡宴会场合弹唱是中世纪的传统,据说是为了展现阶级差别,认为王公贵族还是要与吟游诗人保持一些距离。

◎一个人在身上涂满蜂蜜,然后场外拉进来一只表演用的熊:这是中世纪杂耍团常见的表演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