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政体的教育是培养奴性的教育

专制政体的教育是培养奴性的教育


#法学笔记#


孟德斯鸠认为,专制政体需要绝对服从,人民是愚昧、怯懦、沮丧、麻木的,法律是残酷的惩罚,教育是培养奴隶、压制思想与自由的工具。他说,君主国家的教育所努力的是提高人们的心志,而专制的教育所寻求的是降低人们的心志。专制国家的教育就必须是奴隶性的了。甚至对于处在指挥地位的人们,奴隶性的教育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在那里没有当暴君而同时不当奴隶的。绝对的服从就意味着服从者是愚蠢的,甚至连发布命令的人也是愚蠢的,因为他无须思想、怀疑或推理,他只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意愿就够了。


在专制的国家里,每一个家庭就是一个个别的帝国。那里的教育主要是教人怎样相处,所以范围是很狭窄的。它只是把恐怖置于人们的心里,把一些极简单的宗教原则的知识置于人们的精神里面而已。在那里,知识招致危险,竞争足以惹祸;至于品德,亚里士多德不相信有什么品德是属于奴隶的。这就使这种政体的教育范围极为狭窄。因此,在这种国家里,教育从某些方面来说,是等于零的。它不能不先剥夺人们的一切,然后再给人们一点点的东西;不能不先由培养坏臣民开始,以便培养好奴隶。